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英国颁布《图灵法》,要赦免数千获罪的英国男同性恋

Sewell Chan2016-10-23 07:10:34

对于当年人们被逮捕并起诉的现实来说,具有追溯效力的赦免能弥补什么?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伦敦电 - 数千名英国男性曾经犯下过鸡奸、猥亵和闲逛等罪名,他们被捕的地点有酒吧、咖啡厅和公共浴室,有时候也会在自己家里和同伴一起被捕。在许多情况下,他们唯一违法的举动就是和另一个男人发生了亲密关系。

同性恋在英国合法化已有数十年,周四,英国政府宣布,将赦免数千名男同性恋和双性恋男性的罪名,从犯罪的本质上讲,他们当年所犯的罪其实就是同性性行为。自 2012 以来,曾经犯过这些罪名、现在依旧健在的男性就已经可以申请为自已正名。

这部赦免罪名的法律已经得到了保守党政府的支持,可能会在数月后生效。该法律被命名为图灵法,用以纪念英国数学家阿兰·图灵。他曾在二战期间破解了德国的恩尼格玛密码机,为英国立下卓著功勋,他还在计算机的发展进程中发挥了核心作用。

1952 年,图灵被指犯了同性恋罪并被判刑,后在 1954 年自杀。英国政府在 2009 年就其对图灵的所作所为道了歉,2013 年,伊丽莎白女王正式赦免了他的罪名。4 月,英国信号情报机构政府通信总部(GCHQ)的主管也为其过去对男同性恋的歧视道了歉

1928 年,时年 16 岁的英国数学家阿兰·图灵。图片版权: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尽管和其他国家一样,英国也在其针对同性恋的态度问题上经历过急剧的转变(2014 年之后,英国的同性婚姻就合法化了),但此次的声明并没有得到人们的一致赞誉。为 LGBT 人群争取平等权利的倡议组织 Stonewall 称,政府做得还不够,因为它依然要求对在世获罪男性的赦免申请进行逐案审核。其他人则说,他们想要的是道歉,不是赦免

93 岁的乔治·蒙塔格(George Montague)是一名男同性恋倡议人士和作家,目前住在英格兰的布莱顿,他曾在 1970 年代犯过猥亵罪。他在 BBC 的《新闻之夜》(Newsnight)栏目里说:“我没有犯任何罪,只是因为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就被判有罪。我的名字上了当时警方手里的‘酷儿名单’(queer list)。我不会接受赦免的。”

蒙塔格说图灵是英雄,但他反对这种死后追授的赦免。他反问道:“他犯了什么罪?他犯的罪和他们给我安上的罪名是同一个:天生就会爱上另一个男人。”

1967 年,两个 21 岁以上的男性之间两厢情愿的性行为在英格兰和威尔士被定义为合法,1980 年和 1982 年,苏格兰和北爱尔兰也认定这类行为合法。2001 年,发生两厢情愿男性同性性行为的合法年龄被调低到了 16 岁,与发生异性性行为的合法年龄相同。(女性同性性行为在英国并没有被明确定义为违法,不过女性同性性行为偶尔也会根据一些子法规被起诉。此次赦免只适用于男性。)

图灵法是由约翰·沙基(John Sharkey)提出的,他是英国上议院一名支持赦免图灵的议员。据他预计,在因为男同性恋性行为获罪的 6.5 万人中,还有 1.5 万人在世。

在已经去世的获罪人士中,有一位有资格得到赦免,那就是爱尔兰剧作家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1895 年,他因发生同性恋性行为被判两年的强迫劳役。他被控鸡奸,但由于案情复杂,案件的真实情况不明。他出庭的次数不只一次,而是有两次,不过后来他撤销了针对指控他的人的刑事诽谤诉讼。

从 2012 年 10 月起,被控犯有已经不再违法的性侵行为的男性就可以向英国内政部提出申请,根据人称“忽视流程”(disregard process)的程序抹去自己的罪名。到目前为止,这项政策一共收到了 335 例申请,有 84 例获得了批准。

根据周四公布的计划,以上人士将自动获得赦免。

主管监狱和缓刑的议会副大臣萨姆·吉玛(Sam Gyimah)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些人以前犯下的性侵行为在今天是完全无罪的,因此政府赦免他们是非常重要的。”

根据图灵法,赦免只适用于那些所犯罪名不再成立的有罪人士。那些和不愿意与自己发生关系的人发生性行为的男性、或者发生关系时不足 16 岁的男性将无法被赦免,以及那些“因在公共卫生间里发生性行为而获罪”的男性也不会被赦免,因为这种行为依然是违法的。

最后这一条将会成为很多男性获得赦免的重大障碍,因为在 1970 年代,公共卫生间常常会成为男性寻求同性性行为的地方。

约翰·尼科尔森(John Nicolson)是苏格兰议会议员,他提出了一条法案,建议给犯下同性性行为罪名的男性授予自动一揽子赦免。议会计划在周五讨论这一法案,该法案得到了倡议组织 Stonewall 的支持,但很可能会被在下议院占多数的保守党否决。

吉玛说,尼科尔森的提议太宽泛了。“在没有根据忽视流程由内政部进行调查之前就给予一揽子赦免,会让那些犯下今天依然属于犯罪行为的人也被赦免,”他说。“这会给犯罪行为的受害者带来过度的、不必要的痛苦。”

伯明翰大学文化史教授、《酷儿伦敦:1918 到 1957 年之间性感大都市里的危险与欢愉》(Queer London: Perils and Pleasures in the Sexual Metropolis, 1918-1957)一书作者马特·胡布鲁克(Matt Houlbrook)说,他担心赦免可能会简单化地处理男同性恋历史和图灵等男性的性别认同。他在自己的书中描述了 20 世纪初的城市男同性恋生活,说它比人们所理解的情况更有生机、更加开放,那是一个性行为和性别认同尚未融合的世界。

胡布鲁克写道:“酷儿城市文化最显著的一点在于,它在很大程度上是由那些压根儿没把自己看作酷儿的男人们构建和打造出来的。”

在周四接受采访时胡布鲁克说,对于依旧在努力为自己正名的男性来说 ,政府的声明“有着象征性的实际意义”,但他也说,从某种角度上看,此次赦免有点儿无关紧要。

他说:“对于当年人们被逮捕并起诉的现实来说,具有追溯效力的赦免并不会弥补太多过去的错。”

耶鲁大学历史教授乔治·昌西(George Chauncey)说,在美国,在试图结识另一个男性时被逮捕的人通常会被判鸡奸、堕落行为不检或者其他罪名,而他没有听说过类似的一揽子赦免政策。他说,2011 以来执政的奥巴马政府的政策是最接近一揽子赦免的,它允许因为同性恋而退伍的军人提出申请,把对自己退伍的描述从“不受欢迎的”调整为“体面的”。但这一调整决定也得进行逐案审核。

翻译 熊猫译社 葛仲君

题图来自 IS301.com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