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转基因在中国的发展阻力,是公众依然对此疑虑重重

Amie Tsang and Cao Li2016-10-21 11:47:50

即使中国成功打造出了一个充满活力的产业,它仍然需要努力使其担惊受怕的公众相信,转基因食品不是另一个即将到来的中国食品丑闻。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香港电 - 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转基因食品”一词会让人联想起一桩桩噩梦:毒种子、被污染的农田、一只鸡八条腿的段子。

中国和全球农产品行业正在信心满满地投入几十亿美元资金,用于改变这些公众印象。他们首先找到了以李开顺(音)为代表的一批农民。

39 岁的李开顺在中国山东省东部种植小米、玉米和花生,他具有超前的农业思想,迅速接纳了能够提高产量的各种新技术,比如在播种之前将种子和农药混在一起,以减少农药的总体使用量。他还从当地农民手中租用土地,这使他在一个平均农场面积只有 0.1 公顷的国家里拥有了 40 公顷土地。

他的下一个创新目标是转基因农作物。这一想法引起了美国种子巨头杜邦(DuPont)的兴趣,该公司为李开顺和他的家庭提供了价格优惠的种子、农药和肥料,以鼓励这些技术的发展。

不过,杜邦公司无法提供最为重要的转基因种子,尽管他们希望未来某一天能够做到这一点。在中国,会入人们口的大部分食品基本都禁止使用转基因原料。

“如果有更好的种子和更好的技术,我当然会使用。不过我从未见过一粒转基因种子,而且也没有听说过有人用转基因种子播种,”李开顺说。

2011 年,两个转基因水稻品种被批准在中国中部湖北省武汉市的一家农场进行旷场实验。官员承认,多年来,转基因水稻一直在中国非法传播。图片版权: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中国有意成为转基因食品领域的重量级选手。一家中国国营公司正在用 430 亿美元竞购瑞士农业公司先正达(Syngenta),这笔交易如果成功,将成为中国迄今为止最大的对外收购案例。中国正在逐渐提高研发投入,以支持这个新兴本土产业,希望未来某一天能够涌现出像孟山都(Monsanto)和杜邦这样的公司。国家主席习近平在 2013 年的一次讲话中表示:“我们不能让外国公司主导我们的转基因农作物市场。”

许多中国官员将转基因生物科学看作一种提高产量的途径。在中国,大规模耕种仍然非常少见——这是将地主的土地分给农民带来的后果。此外,中国也希望更好地利用本国生产的粮食养活不断增长、日益富足的人口。

一名研究人员在北京先正达生物技术中心(Syngenta Biotech Center)的一个实验室里测试某些玉米基因。图片版权:Kim Kyung Hoon/路透社

不过,即使中国成功打造出了一个充满活力的产业,它仍然需要努力使其担惊受怕的公众相信,转基因食品不是另一个即将到来的中国食品丑闻。

中国转基因种子开发商、杜邦公司合作伙伴奥瑞金种业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威廉·S·尼布尔(William S. Niebur)表示:“我谨慎地相信这一天能够到来。不过,改变公众对于转基因食品的感受仍然是一项重大挑战。”尼布尔还说,公众希望获得透明度、可以查询的信息以及更多选择,但是“如今这里人们的感性因素仍然强过理性事实”。

在这个异见常常被打压的国家,许多激进人士对正在进行的先正达交易进行了公开批评。包括 93 岁的中国化工部前部长秦仲达在内的数百名公民向最高领导人和准备收购先正达的中国化工集团公司发送了署名信,称先正达的交易将使中国粮食作物遭受难以控制的污染。他们还说,中国消费者的健康、国家食品供应的安全性以及中国农民的生活都将遭到严重的破坏。

其中一封信上说:“中国化工必须停止这种毁灭国家的自杀式收购。”

最近几周,转基因食品受到了更加严格的审查,因为官方媒体报道了中国农业科学院转基因动物测试中心伪造检查记录、允许不够资格的人员开展测试的新闻。在一位前博士生上月于网上曝光了关于农科院问题的言论后,农业部对该组织进行了调查。

面对关于非法播种问题的一连串报道,农业部一位负责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和知识产权的官员向《京华时报》记者表示,该部门正在努力将非法种植转基因种子的行为列入刑事犯罪范畴。

对于许多反对者来说,中国目前还没有做好准备。中国传媒大学反对转基因生物的积极分子崔永元表示:“只有管理才能实现安全性。许多中国科学家似乎并不理解这一点,他们觉得安全性可以在实验室里创造出来。”

这种怀疑论具有深刻的根源。人类对食品细胞核的操纵远远无法与中国许多令人震惊的食品丑闻相比。牛奶制造商将某种化学物质添加到牛奶中,使之看上去富含蛋白质,这种毒牛奶导致六名婴儿死亡,数十万婴儿受到伤害。此外,人们还对水果使用了化学物质,以促进水果生长,并且使之看上去更加新鲜

公众对这些事件的恐惧与中国口无遮拦的在线社区结合在一起,制造出了许多谣言。去年,在中国颇具人气的炸鸡连锁店肯德基(KFC)对三家中国互联网公司提起诉讼,说它们在网上宣称肯德基用长有六个翅膀和八条腿的转基因肉鸡为顾客提供食物。

即将出版的《转基因中国》一书的作者宁波诺丁汉大学教授曹聪表示:“研究界一直在努力向公众普及转基因生物的知识,不过公众目前仍然不想接受这种知识。”

先正达总经理迈克尔·德马雷(Michel Demare,右)和中国化工集团公司(简称中国化工)总经理任建新。中国化工正在试图收购瑞士农化巨头先正达。图片版权:Michael Buholzer/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中国已经种植和购买了许多转基因农作物,其中大部分不用于人类食用,这使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中国农民正在种植转基因棉花,中国肉类和乳制品公司正在从国外购买转基因玉米,用作猪和牛的饲料。中国政府也允许用转基因种子种植木瓜。

由此,一些人指控说,转基因农作物已经渗透到了中国的农田里。今年一月,“绿色和平”(Greenpeace)环保组织表示,他们在中国东北的玉米作物中发现了转基因物质。中国官员随后宣布加强了检查措施。

中国人民大学能源与环境研究员文佳筠表示,中国食品供应链的其他地方也存在未经批准的转基因食品。例如中国南部海南岛种植的许多木瓜就不是政府批准的品种,其他一些农田里还出现了转基因水稻。

文佳筠表示:“理论上讲,中国对转基因生物的监督比美国还要严格。农业部说他们会对所发现的每一个案例进行惩罚,但实际上这种惩罚力度很小。”

许多农民仍然完全拒绝使用转基因种子,或者对这类技术没有任何兴趣。

44 岁的石广智(音)在中国东北部黑龙江省巴彦县大约 73 公顷的土地上种植玉米,他表示:“种子、农药和化肥市场比较混乱。”

“我们没有能力判断哪个好,哪个不好。我只能从别人的口中得知今年哪个品种的种子表现不错。第二年大家就都会用同样的种子播种,”石广智说。

他几乎没有时间去畅想政府所规划的转基因生物的未来。“我听说政府不允许种植转基因作物。这样一来,我就很难销售转基因种子。”

因此,对于转基因生物的支持者来说,像山东李开顺这样的农民显得更加重要。李开顺表示,他对转基因种子还不是很了解,但他愿意进行学习。

“什么是转基因生物?既然你说转基因种子具有优势,你能为我提供一些吗?”李开顺向《纽约时报》记者问道。

翻译 熊猫译社 刘清山

题图来自 US News Health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