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阿富汗战火纷飞,欧洲却达成协议要遣返阿富汗难民

Rod Nordland and Mujib Mashal2016-10-09 07:12:29

这份遣返协议是在一个国际会议上宣布的。会议上,与会政府还承诺,未来四年将会每年向阿富汗提供 37.5 亿美元,用以支持阿富汗的发展。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布鲁塞尔电 — 周三,欧盟阿富汗宣布达成协议,遣返数万到达欧洲的阿富汗难民,将他们送回危险的战区。

这份协议是欧洲为转移——或者说遣返——来自阿富汗和叙利亚等战火不断的国家数十万难民最明确的一次努力。今年早些时候,欧盟与土耳其也达成了一份重要协议,土耳其将会接收更多的叙利亚难民,不过此次欧盟与阿富汗达成的新协议有所不同。新协议将会强制遣返避难申请被拒绝的阿富汗民众,直接把他们送回严重影响平民生活、越来越激烈的战火之中。不过这一举措似乎与国际难民公约存在抵触。

这份协议上写道:“为了组织不满足留欧条件的阿富汗国民堂堂正正、安全有序地返回阿富汗,欧盟和阿富汗政府想要开展紧密的合作。”

这份遣返协议是在一个国际会议上宣布的。会议上,与会政府还承诺,未来四年将会每年向阿富汗提供 37.5 亿美元,用以支持阿富汗的发展。不过,部分主要发言人暗示,近几周阿富汗的安全状况正在逐步恶化。而且他们并未公开讨论这份据称周日签署的遣返协议。

去年希腊莱斯博斯岛上一处临时营地里的阿富汗难民。根据一项新协议,欧洲数万避难申请被拒绝的难民将会被强制驱逐出境。图片来源:Sergey Ponomarev / 《纽约时报》

会议发言人表扬了阿富汗的进步,但阿富汗主要城市也能得到安全保障这一观点受到了人们的直接抨击。

周三,塔利班武装分子袭击了阿富汗安全部队。这是阿富汗安全部队参战的第三天,他们想要保住昆都士主要政府大楼的控制权。昆都士是一个重要的省会城市,去年叛军曾短时间占领过这座城市。阿富汗南部的赫尔曼德省还有少数地区仍处于政府的控制之下,不过本周叛军占领了其中一处。2001 年美国入侵阿富汗以前,塔利班从未控制过阿富汗更多的领土。

去年,一个阿富汗家庭在莱斯博斯岛上一家难民营里。被欧洲驱逐出境的阿富汗人将会被遣返,回到塔利班越来越猖狂的阿富汗。图片来源:Mauricio Lima / 《纽约时报》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亚洲区负责人布拉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援助者只顾盘算着如何阻止难民涌入,但其实他们应该关注安全部队和塔利班的残暴行为,以及孩子们难以获得教育的问题,说明一下为什么人们不顾一切地想要离开那里。”

仅 2015 年一年,就有 21.3 万名阿富汗人到达欧洲。欧盟数据显示,当年共有 176900 人申请避难。到目前为止,有 50%-60% 阿富汗人提出的类似申请被拒绝。也就是说,根据此次协议,被遣返回阿富汗的民众将高达数万人。

有人认为,这份遣返协议是欧洲向阿富汗提供援助的交换条件。这一说法遭到了欧洲官员的否认。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费代里卡·莫赫里尼(Federica Mogherini)告诉记者:“不论我们对移民做什么,都永远、永远不会和我们的发展援助举措有任何关系。”

然而,阿富汗非政府组织阿富汗公正观察(Integrity Watch Afghanistan)负责人、阿富汗赴欧布鲁塞尔会议代表团成员艾克拉姆·阿夫扎里(Ekram Afzali)称,代表们被阿富汗和国际官员告知,这份遣返协议是欧洲援助阿富汗的交换条件。3 月 3 日欧盟一条遭到泄露的备忘录公开讨论了本周会议上用援助承诺换取阿富汗遣返协议的事宜。

会议上,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Secretary of State John Kerry)周三表示,美国对民用项目的资金支持将会继续“维持当前平均水平或接近当前平均水平,直到 2020 年”。据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约翰·科比(John Kirby)称,本年度的此类资金支持约为 11 亿美元。

欧洲承诺每年提供 13 亿欧元的资金援助,这也成为了单笔资金最为庞大的援助。英国官员则有望提供一年超过 9 亿美元的援助资金。

2012 年在东京召开的一场国际援助会议对阿富汗提出了一些目标要求。欧美的援助承诺虽然和阿富汗的安全形势无关,但却与阿富汗政府在这些目标上取得的进展有关。为了评估阿富汗依照东京框架的标准取得了多少进展,援助国召开了一系列会议,今年这场会议正是其中之一。

去年,主要来自叙利亚和阿富汗的难民穿过匈牙利布达佩斯。图片来源:Mauricio Lima / 《纽约时报》

此次会议的参与者似乎决定要往光明的一面看。

“过去四年(阿富汗)情况比较艰难,”克里说,“但是阿富汗昂首向上的势头仍在继续。”

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提到了阿富汗在多条战线上取得的成功:“我们和美国全新的发展合作关系是有条件的,而我们已经符合了所有的条件。”

但是让今年的会议更受人们关注的,却不是会议上公开讨论的内容,而是那些没有被公开讨论的内容——其中就包括了判断是否向阿富汗提供援助的衡量标准。

比如透明国际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就批评了阿富汗政府在反腐方面的进展。该组织指出,阿富汗政府此前在反腐措施方面提出了 22 项主要承诺,但真正施行的只有两项。而反腐正是东京会议上提出的衡量指标之一。

会议讨论的其他衡量指标还包括阿富汗在女性问题、人权问题以及选举问题上取得的进展。当时阿富汗计划在 2015 年以前举行议会选举,最终确定未来选举的程序,而这两项承诺都没有达成。这也是克里提出了温和批评的一个地方。

他说:“我催促他们任命选举官员,公布议会选举的合理时间安排,把这当成一项紧急要务。”

此次会议上,包括克里在内的几位领导人反复称赞说,阿富汗政府改变了 2002 年塔利班被轰下台以前女孩不能上学的局面,让数百万女孩得以进入学校接受教育。不过一直以来都有人质疑说,阿富汗政府夸大了入学女生的人数。而且近来有报道指出,由于安全顾虑的增加,阿富汗如今正在逐渐关闭女子学校。

去年在莱斯博斯岛临时拘留所的阿富汗难民。一些阿富汗官员和非政府机构工作人员称,欧洲继续援助阿富汗的举措与难民驱逐措施有关。欧洲官员则对此予以否认。图片来源:Sergey Ponomarev / 《纽约时报》

阿富汗在人权和女性权利方面的成绩也受到了严厉批评。广泛在阿富汗参与工作的人权观察组织研究人员希瑟·巴尔(Heather Barr)说:“东京会议把人权纳入衡量指标后,我们(国内的人权状况)实际上反而发生了倒退。”

在这样的背景下,阿富汗与欧洲达成的全新遣返协议立即惹怒了阿富汗官员和国际援助人员。其中一些人表示,无论以什么样的标准来衡量,阿富汗都是个危险的地方。

这份被称为“共同前进”(Joint Way Forward)的协议并未说明具体会有多少阿富汗人会被遣送回国,不过目前已知的细节信息显示,欧盟会为一场大规模的人员遣返做好准备。

一份详述这项协议的文件资料写道:“双方都会研究是否有可能在喀布尔机场建设专供(难民)返回阿富汗使用的航站楼。而且双方都表示,愿意在最方便的时间(为遣返难民)安排临时航班。”

阿富汗政府同意签署这份协议的决定必然会惹怒许多阿富汗民众,更何况许多政府高级官员的家人都住在国外。

“我们呼吁欧洲国家停止驱逐在欧的阿富汗难民,”参与布鲁塞尔会议的代表、阿富汗公民社会研究所(Afghan Institute for Civil Society)的迈万德·拉赫亚伯(Maiwand Rahyab)说,“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坚持他们的原则和欧洲价值观,尊重阿富汗难民的权利,直到阿富汗成为一个和平的国家。”

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阿富汗情况高级研究员蒂莫·沙兰(Timor Sharan)表示,欧洲之所以想要把寻求避难的阿富汗人民驱逐出境,并不是因为阿富汗的现实情况,而是因为欧洲的反难民情绪。

沙兰说:“这是人道主义形势在政治上的反应。”

挪威难民委员会(Norwegian Refugee Council)亚洲和欧洲地区保护官员丹·泰勒(Dan Tyler)表示,欧洲有一种被称为移民敏感型援助(migration-sensitive aid)的“特别令人担忧的”趋势,而这一协议正说明了这种趋势。

泰勒说:“(衡量阿富汗情况的)每一项指标都在恶化:人们目前的处境特别糟糕,许多人营养不良,在国内流离失所,而欧盟却在敲定协议,遣返寻求避难的人们。”

现在,甚至连一度声称是安全的阿富汗部分地区和公路干道也遭到了塔利班的威胁或蹂躏。除此之外,从欧洲返回阿富汗的难民还将回到悲惨的经济危机之中——目前,阿富汗失业率约为 35%,每年约有 40 万名年轻人进入就业市场。

“他们的逻辑是,省会城市就是安全的。但事实上——看看昆都士、赫尔曼德、乌鲁兹甘乃至最近发生自杀式炸弹袭击的喀布尔吧,显然这些地方一点儿都不安全,”沙兰说,“昆都士有近 10000 名士兵,而政府却无法保证省会城市的安全。”

尽管主要干道上卡有塔利班设下的路障,但周三仍有越来越多的居民选择逃离昆都士。据邻省塔哈尔省的管理人员称,有超过 1000 个家庭到达了该省。

昆都士的商店都还处于停业状态,这个城市断水断电的情况已经进入了第三天。

昆都士中心医院主治医生马尔齐亚·萨拉姆·亚夫塔利(Marzia Salam Yaftali)表示,塔利班的路障拦下了许多身上有伤无法离开的人。即使她工作的医院也已经不再安全:这天下午,几枚迫击炮弹击中了医院大楼,工作人员不得不将病人转移到了地下室。

“反对派组织拿下这座城市只需要一天,但是政府竭尽全力三天时间都无力重新夺回这座城市,”昆都士省议会成员塞伊德·阿萨杜拉·萨达特(Sayid Assadullah Sadat)说,“这就是一场逐屋争夺的巷战。”

翻译 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来自 english.alarabiya.net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