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这个鼓吹过各种科技革命的人,自己的创业项目快要黄了

龚方毅2016-10-17 14:55:41

这里说的是他的无人机公司 3D Robotics。

谁能想到,只过了一年时间,3D Robotics 这家被《福布斯》杂志看作是北美最有希望的无人机公司就快不行了。

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很有名。他是《连线》杂志前主编,畅销书《长尾理论》和《创客:新工业革命》的作者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

安德森的存在,是 3D Robotics 被人看好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 2014 深圳创客大会( Maker Faire )上,他的受欢迎程度盖过所有实际上做了更多事的人,包括真正提出创客(MAKER)运动这个词的 Dale Dougherty,以及 Arduino 联合创始人 Tom Igoe。

在去年一次公开露面中,3D Robotics 创始人安德森正在向媒体演示他的 IRIS 无人机。图片来自:美联社

但让人可惜的是,3D Robotics 在 2015 年春季推出的第一款消费级无人机 Solo 没有获得市场认可,因为大部分人不愿意花 1600 美元,去买一台续航时间 20 分钟、飞行距离只有 1 公里,拍摄装置还需要另外购买的四轴飞行器。算上 GoPro 花销的话,消费者要至少掏出 1700 多美元。

在这个价位上,大疆的精灵(Phantom)系列是更好的选择,他们跟 Solo 同期推出的产品,精灵三系列旗舰在北美售价也不过 1300 美元,它比 Solo 飞得更远、更高、时间更长。

2015 年,美国市场共计售出超过 100 万台无人机,其中大疆占据 45% 市场份额也就是说共卖出 45 万台。而 3D Robotics 的销售数字是 2.2 万台,不及他们自己预期的一半。

这个销售成绩对几乎把所有钱都用在生产 Solo 上的 3D Robotics 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烧完融资后,他们没有资本继续开发、维持硬件业务。现在 3D Robotics 已经宣布退出消费级无人机硬件市场,业务重心转向开发无人机商用软件。

“我们退出硬件和消费级市场,一定程度上因为这是个艰难的市场,”安德森说,“大疆创新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不少公司被他们打败。”

图一和图二分别是今年二月和现在的 3D Robotics Solo 销售页截图。未降价前的一套 Solo(机体、云台、遥控器和背包)售价接近 1600 美元。

《福布斯》报道 2015 年,大疆曾提出收购 3D Robotics,被当时正准备 Solo 发货事宜的安德森拒绝。

鼎盛时期,3D Robotics 在湾区、圣地亚哥等四处地方设有办公室,雇佣超过 350 名员工。根据私立调查机构 Pitchbook 数据,他们总共从高通、Richard Branson 和 True Ventures 那里融资超过 3.6 亿美元。

但今天,3D Robotics 只能依靠发行债券和权证来维持公司的发展。美国 SEC 的一份文件显示,3D Robotics 在六月用上述方式筹到了 2670 万美元。

由于无力支付代工厂 PCH 货款,3D Robotics 跟 PCH 达成借贷协议。安德森拒绝讨论协议细节,两位熟悉此事的员工告诉《福布斯》,公司的 Solo 存货转给了 PCH, 并帮 PCH 做市场推广和销售。PCH 还获得 3D Robotics 董事会会议观察员席位。

另外,3D Robotics 裁员人数超过 150 人。首席财务官、首席运营官、首席收入官都先后离开公司。

3D Robotics 前首席收入官 Colin Guinn 和一台搭载 GoPro 摄像机的 Solo 无人机。Guinn 曾是大疆北美公司负责人,2014 年加入 3D Robotics。在 3D Robotics 决定退出消费级市场后,他于九月离开公司。图片来自:福布斯。

《福布斯》杂志采访了十位前 3D Robotics 员工,试图了解为何这家被诸多科技媒体普遍看好的公司,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有几位前员工说,他们是在去年 Solo 量产遇到问题时,感觉公司要出问题。

一个比较严重的产品问题是,Solo 量产机型的 GPS 工作不稳定,这导致无人机在飞行过程中会发生丢失或坠毁的现象,也就是俗称的“炸机”。Solo 在百思买开售后,不少 3D Robotics 的员工就意识到这一点。

“但产品发售后,根本没有相关的改进计划。”一位 3D Robotics 前市场部门员工补充说。

Solo 配套云台的生产,进行得也不顺利,交货延期了。这使得第一批购买 Solo 的消费者无云台可用。云台是无人航拍机一个非常重要的组件,它起到稳定相机的作用,使无人机在飞行拍摄过程中,尽可能地保持画面稳定,不产生抖动。消费者在 Solo 发售整整两个月后,才能在货架上选购云台。

但即使是这样,3D Robotics 依旧对自己产品有较高期望和销售预期。去年六月,他们在下了 6 万台生产订单后,凭借不到一个月的销售数据,草率地决定再追加 4 万台订单。

这里产生两个问题,第一是他们用来判断的销售预期的数字,是他们在经销商那里寄销而不是消费者最终购买的数字。经销商可以退回剩余的寄销商品而不用承担什么损失,届时库存消耗的压力都在 3D Robotics 这里。

第二是 10 万台生产订单合同对 3D Robotics 这样的小公司来说,资金占用太大。算上运费,一台 Solo 和云台的生产成本大概是 750 美元,全部 10 万台订单要耗资 7500 万美元。而他们在 2015 年总共融了 6400 万美元。

唯一的消费级产品销量不及预期的一半,50% 以上的毛利率也没有办法维系 3D Robotics 的资金运转。

“这是一场典型的硅谷式自大。”一位 3D Robotics 前员工这么评价公司的现状。

现实是残酷的。不管你来自传统认知中高科技公司扎堆的硅谷,还是可能拥有山寨工厂更多的深圳,库存积压、资金链断裂几乎是这些硬件产品公司都会经历到的。

3D Robotics 正在经历着这些。

题图和文中图片来自:福布斯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