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如果你的住处也来了移民,你是打小报告,还是像他一样出手庇护他们?

Adam Nossiter2016-10-18 07:04:08

太多互相矛盾的说法和做法都说明,法国在移民问题上缺乏明确的指导方向。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法国鲁瓦亚河畔布雷伊电 - 在最近一个晴朗的星期日,十几个年轻的男人、女人和孩子围坐在 37 岁农民塞德里克·埃鲁(Cédric Herrou)的一张木桌周围,笑着谈论由谁来做晚餐。在法边境附近的法国阿尔卑斯山乡村地区,这一场面和其他家庭聚会没有什么区别。不过,这并不是家庭聚会。

在一些人看来,埃鲁是个英雄;在另一些人看来,埃鲁是个违法者。由于帮助非洲移民以非法方式穿越边境进入法国,他在今年八月被警方逮捕。他的计划是暗中将移民送到火车站,使他们能够继续前进。其中的一些人可能会留在法国,但大多数人希望去英国或德国。

移民穿过文蒂米利亚郊外一处红十字会营地附近的一条马路。文蒂米利亚是抵达法国边境之前的最后一座意大利城市。当局将大约 800 名男性移民安置在了这座营地里。图片版权:Pierre Terdjman/《纽约时报》

第二天一大早,在凉爽而多雾的山区环境中,埃鲁和他的一些“地下通道”志愿者就里维埃拉哪个火车站最容易通过的问题交换着信息。

昂蒂布?戛纳?“你在那个火车站见过警察吗?”他问一名志愿者。“每个关卡都有警察,”另一名志愿者插嘴道。他们仍然需要进行一番尝试。

“好的,我们走,”埃鲁做出了最终决定。他们出发了。

在海上拦截、收紧庇护规则、中止边境开放制度——欧洲尝试用各种方法来挡住难民,不过难民仍然不断向欧洲涌来。在意大利和法国接壤地区,警方正在不断巡查重要的关卡和火车站,但是种种迹象表明,这些政策往往无法起到预想的效果。

37 岁的农民塞德里克·埃鲁估计,他曾帮助 200 多名非洲移民从意大利非法进入了法国。图片版权:Pierre Terdjman/《纽约时报》

随着明年总统选举的临近,法国就移民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辩论,但是这个国家并没有制定出一项最终的政策:它应当照顾那些从意大利边境不断渗入的移民,还是应当将其驱逐出去?应当以人道方式对待他们,还是对其进行严肃处理?

这种混乱而缺乏明确方向的应对方式正在里维埃拉及其崎岖的阿尔卑斯山脉腹地上演。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里维埃拉也是世界上最受富人喜爱的游乐场之一。

就在这个由埃鲁个人打造的安全区以南几公里的地方,一些市民正在向法国警方通风报信。去年,法国警方拦截了数千名移民。

在与二战期间法国迫害犹太人的丑恶行径极为类似的场景中,一批批年轻的非洲男人被警察从火车上拖下来,其中一些人比孩子大不了多少。

另一方面,面对法国政府在危机中不近人情的应对方式,一些人感到极为愤怒,他们以一种类似于秘密抵制的方式对抗警方的拦截措施。在这个过程中,埃鲁已经成了一个低调的公民走私网络的实际领导人。

图片版权:Pierre Terdjman/《纽约时报》

在一次采访中,埃鲁坐在其“山区避难所”里一个残破的包装箱上说:“他们正在火车站拦截黑人,他们正在抓捕孩子,他们正在将他们遣返回去。”

“我要么闭上眼睛,要么有所行动。这些人没有任何证件,这意味着他们无法得到任何保护。我觉得我们没有理由袖手旁观,”埃鲁说。

于是,住在一座小棚屋里、以种橄榄为生的埃鲁将法律抛到一边,一次次顺着蜿蜒的山路走下来,穿过无人把守的边境,来到距离法国最近的意大利城市文蒂米利亚。在这里,当局通过延伸至城外的铁路线,将大约 800 名男性移民运送到了一座位于荒郊野外的红十字会营地里。

妇女、儿童和家庭被安置在文蒂米利亚市的圣安东尼奥·达·帕多瓦教堂里,这个简陋的现代派教堂位于一座公路高架桥下方。

为了将他们接走,埃鲁经常使用他那辆破旧的天蓝色面包车,他平时用这辆车将他那些吵闹的母鸡产下的蛋送到山谷里中世纪村庄曲曲折折的街道上。

埃鲁先生住所里的一位客人。在这里,移民可以获得罕见的安全感。图片版权:Pierre Terdjman/《纽约时报》

他将移民带到了他的家里。他在房子后面搭建了两个小帐篷,使他们能够在这个由鲁瓦亚河谷银色橄榄树环绕的地方睡觉和藏身。他们在他的住处散步,感受到了一种极为罕见的安全氛围。

埃鲁估计,他通过这种方式帮助了 200 多位移民。在这个由他以非正式方式领导的松散网络中,他的同伙为另外几十人提供了帮助。有时,在从意大利通往法国的陡峭的山间铁道上,他们会遇到一些迷路的移民并将他们接回来,当他们在阴暗的隧道中遇到火车时,他们会让这些移民紧紧贴在隧道墙壁上。

一堆堆衣物和被丢弃的人字拖是他们在这些险恶环境中短暂停留过的证据。他们没有地图、没有向导,不会说任何一种欧洲语言,常常在无意中越过边境返回意大利。

这一天,在与留守的苏丹翻译拥抱过后,埃鲁一行 14 人走下山去,开始了他们的下一段旅程。

他的鹅叫得很欢。一些移民笑了。对于他们来说,这仅仅是另一段旅程而已,而且还不是最困难的一段旅程。大多数人冒着危险穿越了地中海,然后沿着意大利半岛跋涉到了这里。

位于法国芒通市的警察经常将非洲年轻男人从火车上拖下来,然后将他们通过边境送回意大利。图片版权:Pierre Terdjman/《纽约时报》

下了埃鲁先生所居住的山包以后,移民们躲在面包车的后部,看着一辆辆开往公路的汽车从旁边驶过,担心某个过路的司机可能会将他们报告给警察。随后他们上了公路,疯狂地朝山下疾驰而去,然后穿过里维埃拉。其间每当公路上有警察经过时,他们都会低下头。

途中,埃鲁在走私同伙于贝尔·茹尔当(Hubert Jourdan)的住处停留了一阵。茹尔当在尼斯火车站后面的一个小办公室工作。

对于当地民众的分歧,茹尔当表示:“许多人被动员了起来给警察通风报信,这是一种令人震惊的氛围。”

移民中的一个女孩病了,因此他们叫了医务人员。埃鲁最终认为,14 个人有点多,不适合一次带上火车。因此他将团队削减成了九人,然后再次出发。

医务人员将这件事报告给了警方。过了不久,留下来的五名女性被逮捕并被送回了意大利。

移民在芒通火车站遭到拦截。法国警察表示,他们不喜欢这项任务。图片版权:Pierre Terdjman/《纽约时报》

对于跟着埃鲁离开的移民来说,他们需要整整一天的时间才能找到一个可以混进去的火车站,以便继续向北进发。

戛纳的铁路工人报了警。不过最后,在下一个行政区瓦尔(Var),列车长同意网开一面,允许每辆火车在通过时搭载三名移民。

埃鲁表示:“我们与列车长进行了协商。”他随后解释道:“这方面的管理并不严格。也许今天他们允许你上车,明天又不允许你上车了。”

在另一个场合他表示:“我没有全局性的解决方案。不过国家目前并没有把这个问题管理好,我想这是我的责任。而且我觉得让孩子们经历这种事情是不正常的。”

不过埃鲁所做的事情并非没有风险。该地区已经有数十名走私者因为在这种运输活动中牟利而被逮捕。埃鲁并没有从中获得好处,但在 8 月 13 日,法国警方还是将他逮捕了。

在埃鲁营造的保护网的支持下,移民们正艰难地向山下走去,以继续他们的旅程。许多难民希望抵达英国或德国。图片版权:Pierre Terdjman/《纽约时报》

警方跟着他回到了他的山间住所,用枪指着他和他刚刚接回来的厄立特里亚移民的脑袋,然后将他关进了监狱。移民们被赶回了意大利。

埃鲁的律师表示,48 小时以后,尼斯检察官认为埃鲁的行为源自人道主义精神,因此决定不予起诉。

警方知道埃鲁的精确住址和他正在采取的行动,但他们基本上对他采取了放任的态度,这又一次证明了法国在移民问题上缺乏明确的指导方向。

鲁瓦亚河畔布雷伊是一座由土制房屋组成的古老村镇,位于山谷中一个宁静的湖泊旁边,兼具法国和意大利特点。埃鲁成了这个镇子上的名人。在那个星期五晚上的当地议会会议上,小镇居民拍着他的后背,热情地欢迎他。那天下午,他还和镇长兼社会党党员在小镇的中央广场上喝了几杯酒。

镇长安德烈·伊伯特(André Ipert)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是的,我们当然知道。是的,他当然不合法,但这里是法国。”

同一天,三个迷路的苏丹移民走进了布雷伊小小的市政厅里。镇长并没有将他们移交给警察。

其他一些人赞同镇长的判断,而且采取了相同的做法。

巴黎著名律师弗朗索瓦丝·科塔(Françoise Cotta)在一年中的一部分时间里生活在布雷伊,她也是这个“走私网络”的成员。她表示:“我们认为我们正在做一个公民应该做的事情。我是合法公民,但我所做的事情是非法的。不过我仍然要帮助他们。”

实际上,如果这些移民有幸遇到埃鲁和他的伙伴,那么他们成功的可能性将极大地提高。

距离埃鲁所在农场只有 32 公里的芒通镇每天都在上演与埃鲁所做工作截然相反的场景。

在不久前一个星期日的晚上,你可以看到这样的画面:来自文蒂米利亚的 6:16 号列车缓缓驶入整洁的芒通-加拉万市郊站台,这是火车越过边境进入法国以后的第一站。

法国防暴警察立即在站台上摆好了架势。他们登上小小的市郊列车,找到了他们所寻找的目标:三个试图从意大利混入法国的非洲青少年。

警察将这些衣衫褴褛的男孩儿拉下火车、赶下月台,然后命令他们将破旧的背包里的东西全都倒出来。见此情景,穿着考究的乘客纷纷把脸扭向一边。很快,返回意大利的火车来了,这些孩子被送上了车。

警官们表示,他们不喜欢拦截移民并把他们拉下火车。“他们也只是无依无靠的未成年人,”一位警官愁眉苦脸地说。

许多列车长也不喜欢这种做法,但他们并没有提出抗议。“女人和孩子也不能幸免,太可怕了,”看到刚才那个场面的列车长低声抱怨道。

翻译 熊猫译社 刘清山

题图来自 www.breitbart.comMedia Presse Info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