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扎哈去世之后,她的事务所要如何继续维持魅力?

Joseph Giovannini2016-10-05 08:00:04

无论是管理方式还是公关策略,扎哈都是灵魂所在。现在该怎么办?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比利时安特卫普电 - 对于建筑师来说,至少对于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来说,轮回是存在的。9 月 22 日,在这位英国建筑奇才突发心脏病逝世(享年 65 岁)近半年后,她最大胆的设计之一——港口之家(Port House)在安特卫普刚刚命名的扎哈·哈迪德广场举行了开幕仪式。威风凛凛、富有动感、棱角分明的玻璃钢结构像一艘飞艇漂浮在一座富丽堂皇的砖结构消防站之上。一个合唱队和交响乐团共同演绎了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中的《欢乐颂》。随着第二幕“扎哈·哈迪德的事业”的音乐响起,背景浮现,就如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时期的歌剧一般。

扎哈·哈迪德设计的港口之家,在比利时的安特卫普盛大开幕。图片版权:Hufton + Crow

哈迪德的“高音 C”时刻预示着她身后事业的起飞,伴随着最近在意大利面世的另一项哈迪德的设计,还将有 50 座建筑物落成,与她生前完成建筑的数量相当。哈迪德在职业道路上大器晚成,但劲头十足,去世时共有 36 个项目正在施工或已经付梓,其他设计则在进行中。她的合作伙伴、目前事务所的负责人帕特里克·舒马赫(Patrik Schumacher)估计,这些项目未来十年中将在 26 个国家展开。即便是在他指挥下完成的项目也会保留扎哈·哈迪德的名字,“还会一直保留扎哈的基因,”帕特里克说道。

开幕仪式上,安特卫普港的负责人马克·范皮尔(Marc Van Peel)称这个多面的建筑为“钻石船”,既暗喻了安特卫普闻名的钻石贸易,也表现了整栋建筑俯视广大港口的气势。连出租车司机也观点鲜明:“我喜欢这座建筑,因为是一个女人设计了它,也因为我喜欢科幻小说。”还有人说,“它是有魔力的。”

九层的港口之家耗资 6200 万美元,这座建于世纪之交的消防站经过改造和扩建之后,变成了一座可以容纳 500 人的办公大楼,主要负责安特卫普港口的运行。图片版权:Helene Binet

明星建筑师通常不会在公开竞标中下这种高风险的赌注,但在 2008 年,哈迪德与百名建筑师共同争夺了这座世纪之交消防站的改造和扩建设计权,目的是使之成为一座可以容纳 500 人的办公大楼,主要负责安特卫普港的运行。

斯凯尔德河的对岸是欧洲最大的鹿特丹港。首都布鲁塞尔聚集了比利时以及欧盟国家最宏伟的公共建筑。安特卫普则更加努力。在哈迪德设计的这座耗资 6200 万美元的九层建筑完成之时,官方向外国代表团介绍了这个升级之后的港口——现在它是泊位最多、航道最深、技术最先进的港口。各路设计师在竞标时,还必须争得负责管理这个退化了的游艇港口的数个部门的首肯。据这个项目的建筑师朱利斯·鲍威尔斯(Joris Pauwels)说,“他们希望总部设在一座能够代表最先进水平港口的建筑中。”

城市规划师也希望为安特卫普居民区的增长设立一个目标。“他们想要的是一幢标志性建筑,使其成为北部不断增长的城区和南部不断扩张的港口之间的一个枢纽,”鲍维尔斯说道。鲍维尔斯在哈迪德的伦敦事务所工作,但他出生于比利时的安特卫普。

档案中的安特卫普港口之家设计图。图片版权:安特卫普城市档案

哈迪德为了这次竞标做足了功课。因为现存的建筑是仿汉萨同盟的结构,具有历史标志性,所以她聘用了一位文化遗产顾问,这名顾问透露,这座消防站曾经的设计中有一个尖顶,但是最终未建成,那么在四层基底之上作为“强调”的部分也就呼之欲出顺理成章了。舒马赫回忆说,当哈迪德看到这块场地的地图和一些图片的时候,她说,这样大规模的港口——安特卫普港口的规模是城市本身的 10 倍——应该有一个标志性的建筑来“强调它港口的性质,同时又向城市致意,任何欠缺都会让这座建筑泯然众人”。

鲍维尔斯回忆说:“扎哈的高明之处在于上层的建筑,她在原有的大楼上附加了一个新的结构”,这样既能使它在很远的距离之外就能辨识,又可以空出地面上的公共区域。帕特里克希望新的结构上部比下部更突出,并且立于一点之上。”

哈迪德与舒马赫审查并更换了无数种方案,大部分都是由鲍维尔斯根据最初的理念设计的。从她职业生涯之初,哈迪德就不断抬高她的设计、对抗地心引力:她的设计一直植根于天空。

从她职业生涯之初,哈迪德就不断抬高她的设计,对抗地心引力:她的设计一直植根于天空。图片版权:Hufton + Crow

建筑师们让这个四层楼高、面积 6 万平方英尺的新办公楼放置在了一个倾斜的、精雕细琢的圆形石柱之上,通过一个安全梯与地面相接,宛如红底鞋的鞋跟一样伫立在地面上,其支点就是从原有庭院内直升上来的电梯的中心。建筑新旧两个部分之间的空间,则是供人们观景和准备接待活动的步行平台。

在新建筑的内部,所有楼层的办公室都是开放式设计,一排排办公桌呈倾斜排列,三角形的玻璃展现了城市周遭的景致和广阔的斯凯尔德河口湾。在砖结构的消防站内部,建筑师们去除了几十年的堆积物,只留下了一座空壳,将里里外外都做了重建,新的玻璃屋顶将庭院转变成了一个接待场所(目前用来展出哈迪德的作品)。

在哈迪德广场上,哈迪德看起来不平衡的空中设计让人们不禁发出“哇”的感叹。首先,这个悬空的办公楼让屋顶庭院有了充足的采光,而且形状上的弯曲和拉伸让人觉得,似乎有股无形的力量在拉扯并扭曲它。

港口之家俯瞰安特卫普广大的港口。图片版权:Tim Fisher

附加的整个建筑像是一艘航行中的船,但看起来,它却一反常态地捕捉了一艘停靠在干坞里的船的运动状态。侧壁的平面镶嵌着反光的三角形玻璃,从而让平面显得活跃、让整个形状富有动感。建筑的边缘采用了切割和斜角设计,它们有的是为了观景,有的则是为了安置内部的楼梯。到了晚上,整个结构看起来像是悬浮在这座城市之上的巨大的灯笼,在与月亮争辉。

正如哈迪德的所有项目、特别是近年来的项目一样,这个设计是由她创设的一家公司完成的。舒马赫表示:“这是为了保留住最好的想法,这也是出于公司自己的私心。”尽管大部分人认为哈迪德是一个独立的设计师,就像一个歌剧的女主角一样,但是她却让公司保持了开放的状态。据鲍维尔斯称,公司的创意都是由民主讨论产生的,不是高层决定的结果。

在 35 年的从业生涯中,哈迪德总结出了一套通用的原则,哈迪德、舒马赫和其他的高级和初级建筑师总是一起头脑风暴想创意,之后再由年轻的建筑设计师做出提案和更进一步的设计图。“设计没有秘方,她总是想突破边界,”鲍维尔斯说道。

先锋建筑师扎哈·哈迪德,2014 年。图片版权:Jessica Hromas/ Stuart Weitzman /盖蒂图片社

哈迪德与舒马赫共同做出了最终的决定,他说,哈迪德生前曾提出要把他的名字写在公司的名称里,但他拒绝了:“把关注点集中在扎哈身上是更好的选择,如果名称里最终加上了其他合伙人的名字,就会降低我们的辨识度。”

哈迪德执掌数年的事务所是一家非正式、也很私人的工作室,如果说公司的设计流程上有过哪些细微的改变,那就是它的组织性增强了。在过去的 12 年里,公司员工的数量从 40 人增长到了 400 人。“我们不可能对数百名员工的等级毫无区分,我们重新做了组织结构的梳理,以合议式的方式管理不同部门的员工,”舒马赫说。事务所还增加了财政责任的事务处理机制。他强调说,尽管伦敦最顶级的设计公司会非常强势地来挖人,但没有一个人离开公司。他目前是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的负责人,但舒马赫表示,公司的所有权问题仍未最终敲定。

自哈迪德去世以来,事务所接到了几个重要的项目,其中布拉格的项目是一个混合用途的中央商业区的设计,有近百万平方英尺的办公楼以及零售商店,而位于莫斯科的项目则是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的总部科技园区,据说它将成为俄罗斯的硅谷。几座摩天大楼和北京的一个大型机场都正在建设当中。“因为规模的缘故,我们正在寻找新的领军人,使我们的建筑更加性格鲜明。同时我们也在探索新的组织和环境逻辑,让建筑拥有焕然一新的面貌,”舒马赫说。

舒马赫声明说,即便是在规模更宏大、科技含量更高、普遍均质化的设计中,哈迪德的基因也将依然得到延续:“我们希望将科技创意带入一个富有表现力的领域。扎哈相信研究的力量,当然,我们对于研究的兴趣也将会有所转变。我们已经探索了沙特阿拉伯的贝壳状建筑、伦敦的张力膜结构,以及迈阿密、纽约还有芝加哥的建筑构架新创意,我们现在正在研究亚特兰大建筑师约翰·波特曼(John Portman)在他设计的酒店中应用的巨大天井。”

他们也会遇到一些阻力。虽然舒马赫强烈表示他支持英国退出欧盟,将位于英国的事务所从欧盟的管制环境中解脱出来,但位于伦敦的事务所可能会因此失去在欧盟大型公共项目中竞争的权力。“英国退出欧盟对我们会有影响,可能会让我们受到排挤,”他说道。

之后就是盈利的问题:“目前我们只在少数项目中获得了利润,通常情况下是用上一个项目来支撑下一个项目的运行。如果公司处于稳定增长的状态,这样运营是没问题的,我们也确实在发展中,但业务收缩也是个问题,我们根本无法承担收缩的风险,”他说道。

哈迪德离开之后,扎哈·哈迪德公司的设计师们还面临着一个潜在的问题:失去了魅力领袖的公司对那些响当当的机构和文化单位还具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吗?“长久以来,我们采取分权的领导方式和集体设计的工作流程,这一点不会改变。但建筑项目市场中的客户们对我个人知之甚少。问题是,我是否有能力吸引到具有文化分量的订单呢?对我来说,没有了哈迪德,这将会是一个挑战,”舒马赫说。

翻译 熊猫译社 孙一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