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这支乐队写了一首歌致敬《血源诅咒》,他们说自己的风格就是不能怂

娱乐

这支乐队写了一首歌致敬《血源诅咒》,他们说自己的风格就是不能怂

陈心怡2016-10-08 08:09:37

“大家经常说摇滚乐这,摇滚乐那,上选秀都要搞摇滚精神,其实都没什么摇滚精神。我觉得摇滚精神最重要的就是勇气和独立思考。”

王宇把《血源诅咒》这个游戏玩到了七周目,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去年 11 月乐队结束了第一次巡演后,王宇重新拾起了之前玩得直想摔手柄的《血源诅咒》。他在路德维希手下死了超过 100 次,还用光了所有灵视摇铃,后来在一个下午奇迹般地过了关。那一天太太不在家,王宇迅速用手机拍照向她报了喜。

《血源诅咒》是一款难度极高的虐心黑暗游戏,也是去年最热门的 PS4 游戏之一。从最开始不断地被电脑教做人,到后来沉下心来教电脑做人,王宇说游戏让他体会到了一种“冷静的愉悦感”。以至于在后来准备 EP 新歌的时候,王宇的脑子里转的还是这个带给了他很多震撼和共鸣的游戏。

“就是有一种,那个怎么说,就是勇敢面对所有的困难的感觉。要说玩玩你就玩不下去了,这我觉得有点怂。”最后,他把这些灵感变成了乐队 EP 的燃向主打——《Bad Blood》。

王宇请来了德恒、盛雄轩以及陈曦三位专业鼓手,加上自己以及乐队鼓手胡畔一起录制了歌曲中五鼓齐奏的底鼓部分。然后加上亚洲爱乐乐团的弦乐录音,在最终超过 100 轨的混缩后完成了这首歌曲。

在网易云音乐的歌曲页面,有人留下了这样一条评论:“可能你会以为这是一支英伦摇滚乐队什么的。”

除了向游戏致敬,这首歌更多的是想表达王宇自己现在的心境:有很多挣扎,但还是想前进。他在乐队的公众号中写道:“勇气和坚持的愉悦感是《血源诅咒》这款游戏带来的最大乐趣,二者也是埃莉诺的音乐一直想表达的东西。”

“其实我们的好多歌,包括我们自己做人的风格就是不太想怂。大家经常说摇滚乐这,摇滚乐那,上选秀都要搞摇滚精神,其实都没什么摇滚精神。我觉得摇滚精神最重要的就是勇气和独立思考。” 

“埃莉诺(Elenore)”的名字,来自海龟乐队(The Turtles)1968 年发行的同名金曲。这是一支来自北京的英式迷幻摇滚乐队,由王宇在 2009 年组建,中间几经周折,才终于在 2012 年确定了现在的三人组合:来自天津的主唱兼吉他手王宇,来自北京的鼓手胡畔,以及来自广西的贝司手龙飞。如果从最终成军的时间算起,现在的埃莉诺还是一支挺年轻的摇滚乐队。

但实际上三人都有着超过十年的乐队经验,他们最终因为热爱英式摇滚走到了一起。王宇是 Kasabian 的死忠粉,龙飞喜欢 The Beatles,有过英国留学经历的胡畔爱听 The Vaccines。更重要的是三人在音乐理念和做人方面都相当合拍。不过王宇觉得缘分这事儿太奇妙,最佳的证明是鼓手胡畔最终成为了自己的太太。

摄影 刘晓明

跟大部分独立音乐人一样,王宇有着双重身份。这位留着半长头发、看起来有些高冷但自称内心很萌的主唱目前还在一家男性时尚杂志就职,“很多都是我这样的,毕竟大家都是要投入,都是要吃饭的,所以大家都有饭碗,都有谋生的技术。”其他两名成员也都有各自的另一份职业,用来支撑乐队的运作。

不用坐班的杂志工作更好地为王宇的音乐梦想让了路,完成日常工作后他把重心都转移到了乐队的排练和写歌上。“我们现在其实在极力弱化自己这个音乐之外的这个身份,因为我觉得很多人都知道你同时还做着那个的话,他就不会拿你的音乐当回事,这个事也是切身经历吧。”

直到 2014 年的时候,埃莉诺签约了树音乐——一家签约了罗琦、野孩子乐队以及众多民谣歌手的音乐公司。这让埃莉诺看起来更加“职业”:“我们想淡化自己这种职业的这种东西,其次如果你签到一个唱片公司,别人会认为你是一个更职业的一个乐队。包括当时是要录一张专辑,所以出于这些考虑,也是做了这么一个决定。”

王宇很在意自己的音乐被别人认为是小打小闹,一时兴起的产物。“音乐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个玩的,也不是一个业余爱好吧,大家都是想在音乐上做出很专业的东西,然后做出成绩来。选择的方式是摇滚乐乐队这个方式,也不是说随便瞎胡闹的。”

但即便有了唱片公司,埃莉诺现在仍然是一支完全独立运作的乐队:自己创作编排歌曲、自己花钱请音乐制作人、找人设计专辑封面、自己掏钱办第二次巡演、联系场地和舞美,甚至是《Bad Blood》的 GMV 都是王宇自己剪的。最新的数字版 EP 《Into The Shadow》花了他们三四万元的制作费用。

封面作画 王祎 设计 白云

王宇不愿对公司做过多的评论,他说:“但是这就是独立音乐圈的一个现状,它就是这样。”

“你必须要先做出更多的成绩,然后再进一步经营,我觉得什么阶段做什么样的事吧 。”  他很欣赏自己的好朋友旅行团乐队的模式——自己做工作室,他认为这样能够最大化品牌,能够更快速地做出反应。“这个方式也是很累,但是这个时代也很快,你要想快起来只能这样。”

北京这座城市里,有着上千支乐队,能像“逃跑计划”一样走出来,每每演出爆满的乐队少之又少,更多的情况是像赌博一样有好有坏。“坏的一场就 10 个人,我们也有,很多乐队也有。在澳门,去年那次几乎站满了,都是老外。”王宇描述着去年第一次巡演的情况。这大概还是要归结于埃莉诺本身的音乐风格:小众,而且不怎么好传唱。

摄影 秦鹏

“喜欢我们的人远少于喜欢好妹妹乐队的人,我觉得这是非常正常,再正常不过了,没有什么可抱怨的这个事情。”王宇一直都在观察着排行榜和各种平台上的音乐,他觉得既然是音乐人,就要更明白时下流行的东西是什么。

但他还是想做自己的音乐,他相信慢慢喜欢这种东西的人也会越来越多,然后能够找到更多能够跟自己有共鸣的人。 

“我就是这样的人,我的表达方式、我的音乐就是这样的,那你就把这个东西做到极致。我比较相信你要把自己的长处做到极致,补短这事要看什么短,这种市场方面的这种短我觉得没有必要。因为你不是这样的人,你永远也做不出人家贴近市场的那种音乐。”

Q:好奇心日报

A:王宇

Q:这张 EP 为什么要叫做《Into The Shadow》?

A:“Into The Shadow”就是进入阴影,很大程度上是形容我们现在的状态,因为我们觉得自己现在可能是在一个阴影中。比如喜欢民谣的,流行歌的,觉得我们太躁;喜欢摇滚乐的,特别是很多人觉得摇滚乐就得很怪,或者很凶,很朋克,又觉得我们软,自己处于一个不讨巧的位置。但就像之前说的,我就是这种人,做出来的东西就是这样。但可能还处于阴影里不能被很多人看见,所以就叫《Into The Shadow》。既然你们看不见我,就来阴影里看看好了。

Q:你想通过《Bad Blood》这首歌来表达什么?

A:我觉得摇滚精神最重要的就是勇气和独立思考。这首歌里的歌词表面上看是跟这个游戏很有关系,但我其实想表达的就是面对这个世界,有时候你就是要妥协,或者说有时候你要怎么样怎么样去适应这个世界,但是我觉得每个人是要知道做什么事情是对的。

其实保持这份心其实还挺难的,因为比如你会发现大家都做的是错的,那不如我也做错。但是我觉得与这种事情、这种心境战斗也是需要勇气的。其实可能多多少少想表达这个东西,可能表达得比较晦涩,但是是想表达这个观点。

说实话,摇滚乐这东西我不觉得就是非得燥起来。你从最早摇滚精神这个概念兴起来,然后到后面的 The Beatles 或者说一直到现在到后面的 Oasis 之类的这些乐队,我觉得其实根本上表达的一种东西就是我要做自己。当然这也是一个很烂的概念,但是其实我觉得真没有多少人真正明白我要怎么做自己。别人都说好,这事不一定是好的。然后别人都觉得这事牛逼,可能我觉得这事不牛逼,或者我觉得这事有点不对,那你得自己想想,自己想的到底是对还是不对的。其实好的摇滚乐、经典的摇滚乐表达的都是这样一个东西。

Q:那你觉得你现在已经知道要怎么做自己了吗?

A:慢慢一点一点地知道得清楚吧,我觉得至少我觉得我不喜欢的东西,或者说我觉得不好的东西,别人再说好,我也能保持我的态度。

Q:你们很少用中文填词,但从市场角度考虑可能上中文歌更容易传唱。

A:这个我们也讨论过,但是怎么说呢,我还是我觉得怎么舒服怎么合理。因为音乐本身旋律来说,我觉得我们和很多国内的还不一样。很多人可能说你们很洋气什么的,我觉得是啊,从律动到音乐都很洋气,那很洋气的东西你配中文觉得很奇怪。就是你给我把 Oasis 配一个中文词唱出来让我听听,对吧?你怎么配怎么也不舒服,这个不是没有尝试过。

后来大家觉得无所谓,那就英文舒服英文来。但是也不是全都是英文,像这回那个《Lullaby》这首歌也是中文的,可能副歌的时候是英文的。反正我觉得整体上让人听着舒服和和谐最重要。如果硬填英文歌,你听起来可能你只会觉得不好听。

其实本身摇滚乐这个东西它的律动就是不太适合中文。它不像流行音乐,流行音乐有很多,其实我觉得中文特别是普通话是一种慢速律动的语言,就是你给它找一些律动性很强的东西,它搁进去就很奇怪。

Q:乐队近期的计划和目标就是第二次巡演?

A:对,近期的目标就是尽可能地让巡演做好,让这个钱的投入值得。我们之前还在考虑的就是有远大的目标,也有一些实际的目标,实际目标就是巡演要做好。

Q:远大的目标是什么?

A:在音乐这个环境里找到自己的一个位置。对,我觉得总会有这么一个位置吧。

题图来源:《Bad Blood》MV 截图《Into The Shadow》专辑封面(有裁剪)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