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在 90 分钟的大选辩论里,希拉里和特朗普都是怎么互相伤害的?

Patrick Healy and Jonathan Martin2016-09-28 07:06:34

来,我们快速温习一下这场唇枪舌战。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在永无休止、充满敌意的辩论中,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 Trump)和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碰撞围绕着贸易、伊拉克战争、特朗普拒绝公开他的退税单、希拉里则使用私人邮件服务器等话题展开,特朗普频繁显示出了他的不耐烦和政治上的经验不足,而希拉里则迫使特朗普为过去诋毁妇女和总统奥巴马的言论进行了辩解。

在 90 分钟的大选辩论中,特朗普反复打断希拉里,还不时插话进行激烈的抨击,这当然逢迎了他的共和党队伍,却让女性选民和犹豫不决的选民感到厌恶。特朗普最终也没有对希拉里对其多年未缴纳联邦税款的指责做出回应。

希拉里这边则反复谴责特朗普捏造事实,指控其隐瞒了他在华尔街和外国银行的债务问题。

特朗普在一开始占了上风——他指出希拉里支持自由贸易协定会让美国损失就业机会,从而迫使希拉里为此辩论。

但在种族和性别问题上,特朗普的底气就显得没那么足了。特朗普对奥巴马是否出生在美国本土的质疑也冒犯了许多人,当被问及将对这些人作何表示时,他并未给出直接回应,相反还要求奥巴马公开他的出生证明。

希拉里·克林顿。周一晚间。共和党民意调查员弗兰克·伦兹在 Twitter 上写道,希拉里“是我很多年来见过的接受过最棒辩论训练的人。”图片版权:Doug Mills/《纽约时报》

在提到出生证明时,他说:“我什么都不说,是我让他拿出证据的。”

希拉里也试图离间特朗普和总统奥巴马,目前总统奥巴马的支持率在不断上升。“巴拉克·奥巴马是一个有尊严的男人,我能看出这让他很困扰,”她在谈到这些争议时说道。很显然,她是在呼吁选民们去仰慕奥巴马,而不必对她投入过多的热情。

她还扩大了所谓的“出生主义”问题,她称之为“种族歧视的谎言”,还指责特朗普“长期以来一直有种族歧视的行为”。她指出,特朗普家族的房地产公司在 1973 年曾受到司法部种族歧视的指控。

特朗普并没有过多回应希拉里对他种族歧视的指责,相反,特朗普称他在近期看了部分 2008 年民主党初选阶段希拉里和奥巴马的大选辩论,称希拉里对当时的对手十分尖锐,“你对他的态度非常轻蔑,”他说道。但特朗普自己却反复在辩论中诋毁了奥巴马。他一度对希拉里说,奥巴马是“你的总统”,还嘲笑了奥巴马打高尔夫的爱好。

之后,希拉里回忆了特朗普多年来侮辱女性的一贯作风,一心想赢得女性选民的青睐。

“这是一个把女人叫做猪、懒虫和狗的男人,他说女人怀孕会对雇主造成不便,还表示除非女性也能像男人一样工作出色,否则就不配得到相同的待遇,”希拉里说道。在谈到一场选美比赛时,她继续道:“他叫一位女士‘猪小姐’,之后他又叫她‘家政小姐’,只因为她是拉丁裔,但是唐纳德,她有自己的名字。”

特朗普没能做出很有力的反驳,还表示他大部分的侮辱性言论都是针对喜剧演员罗茜·唐纳(Rosie O’Donnell)的,而他曾与此人有过分歧。“我对她讲狠话,是因为我认为所有人都会赞同我,认为这是她应得的,没有人会为她感到惋惜,”特朗普说道。

特朗普在这场辩论中有一个主要任务:让越来越多的选民开始相信他有领导这个国家的能力和气质。 图片版权:Damon Winter/《纽约时报》

但是特朗普神秘兮兮地表示,他要对“希拉里和她的家人”说“一些不太礼貌的话”,然后又补充说“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这样做”。后来,他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他很为自己忍住没有谈论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和他的婚外情感到自豪,因为当时克林顿的女儿切尔西就在观众席上。

这场争论偶尔会令人有一种超现实的感觉,譬如对关于“懒虫”这样的侮辱性用语的讨论会比对移民问题或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的讨论还要多。希拉里看上去就像一个有备而来的正经辩论选手,她分别在 19 个不同的时机,利用特朗普的纳税记录问题和他说过的话来攻击他,而特朗普的发言大部分时间则更像是在舞台上的即兴发挥。此外,特朗普在他的辩论中多了一些令人震惊的人身攻击,譬如质疑希拉里的精力问题。

对此希拉里回击道:“如果他试过赶赴 112 个国家进行和平协议、停火协议和持不同政见者释放协议的谈判,为在全世界各国寻求新机会进行协商,甚至是花 11 小时出席国会委员会听证,那他才有资格来跟我谈精力。”

特朗普还指出,希拉里对犯罪的立场不够强硬,严厉斥责了她拒绝说出“法律与秩序”的行为。

他还说,黑人和拉美裔美国人“生活在地狱里,因为他们的生活是如此的不安全”。

他从警察执法权力的角度攻击了希拉里,暗示她支持“ “拦截与搜身”(stop-and-frisk)政策,但为了不成文的政治原因才没有直接说出来。但为了降低她的黑人选民支持率,他又援引了她在 1990 年代用来形容年轻罪犯时说过的“superpredator”(超级恶棍)一词。他说:“我认为这真的是一个很糟糕的说法”。

这场辩论与之前电视上播过的总统候选人辩论都很不一样:来自主要政党的第一位女性总统候选人对阵一个没有政治经验的成功商界领导人,他们两个都具有世界知名度,却都非常不受欢迎。可能会有创纪录的 1 亿名观众观看了他们的辩论,期待看到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将对方击溃。

特朗普指责希拉里虽然从政 30 年,却并没有获得任何出色的成绩或成就,这时候的特朗普显得特别有自信。他试图将美国几十年来政策的责任都推到她身上,其中包括她的丈夫克林顿让《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成为法律的决定,以及希拉里过去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的支持。

特朗普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可能是全世界曾经签订过最糟糕的贸易协议。”这是一个在“摇摆州”非常不得人心的协议,随后他又补充称《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也将会是一样的糟糕” (摇摆州指竞选双方势均力敌、都无明显优势的州。摇摆州的选票一般都是竞选双方争夺的重点,译注)。之后希拉里回击说,她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时特朗普打断了希拉里,提高了自己的声音来盖过希拉里的发言。

他几乎在用喊的方式说:“你以前可是把它称为黄金标准的!”

而希拉里则以慎重的声音和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容给了他一记苛刻的回击。她说:“特朗普,我知道你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那并非现实。”

特朗普以如此激动的态度向希拉里发起了如此多的指责攻击,以至于他不得不经常停下来喝水。而希拉里也一度说:“我有一种感觉,在今晚结束时,有史以来发生的一切都会被(他)拿来责怪我。”

“有何不可呢?”特朗普反驳道。

希拉里回应道:“有何不可?对啊,有何不可呢,你就尽管继续在辩论上讲这些疯话吧。”

希拉里继续紧逼,指出特朗普始终未能公布他的纳税报表,民意调查显示,这一问题引起了很多选民的共鸣。希拉里认为,他没有公开的原因正是由于税单会暴露出“你已经很多年没有缴纳过任何联邦收入所得税了”。

特朗普没有就此进行争论,而是表示政府会浪费掉他交的钱。

他说:“我交了税也会让他们挥霍掉的,真的,相信我。”在另一轮里,他又辩称自己在事业初期就已经避免缴纳联邦收入所得税,是很“聪明”的做法。

希拉里攻击特朗普的财政政策只对美国富人有利,称之为“凭空捏造的、涓滴效应”政策,然后第一次进行了诱导特朗普出现过度反应的尝试。她表示,特朗普开始做生意的时候向父亲借了 1400 万美元作为启动资金,并断言,他“确实认为,给富人帮助越多,美国就会变得越好”。

而特朗普只是简单地回了一句,那不过是“很小一笔借款”,表明他一直准备着小心应对攻击。

希拉里还通过指出他认为气候变化只是一场“骗局”这件事来扰乱特朗普的情绪,惹得他插嘴打断道:“我没那么说过,我没那么说过。”(他确实这么说过,在 2012 年。

特朗普称自己为“一切能源形式的伟大信徒”,并表示美国债务太多了,没办法对那些或许可以保护环境的能源政策投入太多工作。随后他猛攻希拉里,称她是一个有着太多政策理念、却没有成功实施过哪怕一条的候选人。

特朗普说:“希拉里,你做这些做了快 30 年了。为什么你只是想出了这么些方案而已?”

希拉里回答道:“我已经充分考虑过了这些政策。”

特朗普则辛辣地回复:“是啊,考虑了 30 年。”

除了频繁的政策冲突以及鲜明的个性差异,两位候选人之间的敌意也是毋庸置疑的。希拉里始终目光冰冷、言辞尖锐,并且一直避免出现那种易怒反应,那样的反应在 2012 年与密特·罗姆尼(Mitt Romney)进行的第一次大选辩论中危及到了奥巴马的竞选前景,也是 2000 年阿尔·戈尔(Al Gore)与小布什首次辩论时因之而遭遇惨败的原因。

随着时间流逝,特朗普显得愈发焦躁易怒起来,当希拉里指出他最初支持伊拉克战争的时候,他失去了冷静。

“不对,”他说,“不对,不对。”

一开始,特朗普是表示支持美国入侵伊拉克的,不过当主持人、NBC 新闻主播莱斯特·赫特(Lester Holt)指出这点时,他却猛烈回击。特朗普说到希拉里时,说“这是由她引出来的主流媒体的胡说八道。”而当赫特表示“之前的纪录显示并不是那样”时,特朗普就细数了一番他对同盟国做出过的各种各样的反战言论,就像福克斯新闻频道的西恩·汉尼提(Sean Hannity)那样。

被逼到死角时,特朗普就会试图转移话题,批评希拉里担任国务卿期间使用私人电子邮箱。

希拉里回应道:“使用私人邮件是我的失误。”

特朗普说:“那是肯定的。”

希拉里又补充道:“如果能够再重来一次的话,很显然我不会再那么做了。”

特朗普却不放手,他表示:“那不仅仅是一个失误,那是故意为之。你让自己的员工以宪法修正案第五条来回避质疑(使用修正案第五条可以拒绝回答问题,译注),因此他们没有被起诉,你让建立非法服务器的人使用宪法修正案第五条,我觉得这很可耻。”

这场辩论是三场大选辩论的第一场;下一场将在 10 月 9 日圣路易斯举行,届时会采用镇民大会的形式,由未表态的选民提出一半左右的问题。第三场辩论则于 10 月 19 日在拉斯维加斯举行,形式与本周一的第一场相同。

翻译 熊猫译社 孙一 李秋群 乔木

题图来自 www.nytimes.com视觉中国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