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人们在看美国史上最受关注电视辩论的时候,都在关心什么?|美国大选报道

文化

人们在看美国史上最受关注电视辩论的时候,都在关心什么?|美国大选报道

Selina2016-09-27 15:57:32

好奇心日报会持续关注美国大选。这一篇文章先告诉你,现场发生了什么,人们有何反应。

对于纽约人来说,9 月 26 日坐地铁上班的时候,肯定不会错过站台上一则 CNN 特别制作的广告——作为总统候选人的希拉里和特朗普,第一次出现在了一起。画面看上去杀气腾腾,倒有点像电影《蝙蝠侠大战超人》的海报。

整个夏天,尽管美国人几乎厌倦了继续听到两个人相互攻击的新闻,但大选的首场辩论谁都不想错过,这是两个人首次正面交锋,也像是正式决战的开始。经历了漫长拉力赛后,希拉里 9 月初对病情的隐瞒,令选情瞬时逆转。辩论开始前几项民意调查都显示,两个候选人的支持率已经非常接近。

当晚为时 90 分钟无广告的首场辩论,注定成为美国历史上收视率最高的电视辩论。整体收视人数最终达到 8400 万,超过了历史上最高的卡特和里根辩论的观看者数字 8000 万。这像是回到了电视的黄金时期。还不算有无数数字频道可以观赏。作为首场辩论主办方的 CNN,推广的劲头的确赶得上超级碗。

辩论当天,距离最终大选结果出现还有 42 天。

Doug Rogers 觉得这一切太疯狂了。他听说有人早晨四点就出门了,为了能够在电视上露个面。他所在的 Hofstra 大学是辩论的主办地,四年前也曾办过一场。“那个时候只是大家都知道有这回事,但不会像这次全都跑出来看。今天所有的课都停了。”

2016 年第一场总统辩论在 Hofstra 大学举行,预计吸引 1 亿人观看

校园和周边交通也受到严格管制。Doug Rogers 和他的同学们都接到通知,不允许校园之外的人今天探访,一旦要开车离开校园,只能乘坐公共交通工具重新进入。“比四年前安保级别严格多了”。Rogers 说。

作为主办地的 Hofstra 大学为这些安保措施花费了 800 万美元。几个毕业的校友捐赠了这笔费用,让这个学校成为了第三次大选辩论的举办地。

CNN 在 Hofstra 大学校园内的广告车
CNN 在 Hofstra 大学内架起了直播台,Anderson Cooper 的出场总能引起尖叫

接近上午十点,媒体中心的 760 个座位几乎都卖掉了。任何愿意报道这场“演出”的记者不仅要在几个月前申请证件,还得掏 75 美元才能在这里办公。如果要接入 wifi,还需要额外支付 200 美元。这些座位仍然不能满足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需要,另一侧又开设了超额的媒体中心。

预计有数千名记者参与了总统辩论的报道

辩论最终在美国东部时间晚上 9 点零 2 分正式开始。按照总统辩论委员会(CPD,Commission on Presidential Debates)的事先指定,这场辩论的关注点是创造就业、美国未来和国家安全等三个议题。整场辩论被划分为六部分,每部分 15 分钟。两个候选人各自发言两分钟,随后进行交锋辩论。它最终在 10 点 38 分结束。

三个问题基本覆盖了美国人现在最关切的议题。特朗普看上去的确没做太多准备。他重复提到了以往演讲中的那些说法,也没有正面回答主持人提出的问题,比如一些美国公司把工作机会流失到中国等海外国家,汽车公司福特又被他点了名。希拉里再次嘲笑了特朗普对抗 ISIS 所谓的“秘密计划”,认为他的秘密其实就是没有计划。

双方在争论“特朗普为何不公布纳税情况”的时候气氛激烈。特朗普说,如果希拉里愿意公开她的电子邮件,“我就不顾律师反对,公开我的纳税情况。”希拉里承认了邮件门的失误,并愿意为此完全负责。针对控枪问题,两者有些纠缠不休。

“希拉里是真懂,川普是真不懂”,脱口秀译者谷大白话这样对《好奇心日报》评论。但他也觉得特朗普的支持者会喜欢这种风格——“总习惯打断对方的谈话,在论述的时候没有什么切实内容,还总会人身攻击”。

“错错错”,特朗普习惯性用这种短而有力的固定用语。希拉里则搬出了米歇尔·奥巴马在 DNC 发言中一句流传很广的话来回应,“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大多数情况下,希拉里的表达依然让人觉得四平八稳。

作为主持人的 NBC 晚间新闻主播 Lester Holt 几次请特朗普不要打断别人讲话。Lester Holt 是多年来首次主持大选辩论的黑人主播,他个人也是注册的共和党人——这被认为是特朗普同意让他主持的原因之一。他也为此准备了数周之久,任何一个和特朗普有关联的媒体人都会觉得充满压力。

在这场辩论开始之前,希拉里的“幕僚们”认真研究了特朗普的个性,预测他可能做出的回应。这些人当中包括她多年的助手 Philippe Reines,他在几次模拟辩论中都充当了特朗普的角色。特朗普传记《交易的艺术》的影子写手 Tony Schwartz 也在其中,他如今是特朗普的一个主要的公开批评者。

特朗普也吸引到几个老共和党人来筹划对策。包括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刚刚因为性骚扰丑闻被迫离职的前福克斯新闻总裁 Roger Ailes 以及一个保守派电台的主持人 Laura Ingraham。

辩论之后,大多数媒体并没有结束自己的工作。NPR、Bloomberg Politics、CNN 和《纽约时报》,这些媒体整晚都在做另一件事——事实核查。尽管很多媒体都拥有这样的设置,但它们第一次如此公开强调这一点。辩论当中,希拉里还提示人们上她的竞选网站,“进行事实核查”。特朗普还不忘补上一句,“也请上我的网站”。

来自纽约有影响力的作家 Dave Winer 说,当谎言中电视辩论中变得司空见惯,这些“第二屏”上的社交媒体就像是实时的事实纠察部门。

一些人认为,两个候选人都不值得相信。9 月初调查显示,大概还有 8% 的注册选民还没拿定主意。面临选情的胶着局面,无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可能要吸引的就是那些举棋不定的人。

年轻人怎么想始终很重要。因为对两人都不满意,很多年轻人正计划把票投给第三方独立参选人,比如 Gary Johnson。整场辩论期间,Gary Johnson 正坐在 30 英里之外 Twitter 位于纽约切尔西的办公室内,直播辩论。特朗普这个推特的狂热使用者,终于少见地在一个半小时内完全无法发送推特——与此同时,他的团队还在迅速谨慎地修正特朗普的推特,不得不删掉与他辩论中观点相左的一些过去的表述。

Christopher Neives 觉得,这两个候选者都离自己心目中的总统离得太远
Doug Rogers 不喜欢希拉里,但是也不支持特朗普
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希拉里的支持者在街头开始辩论起来

Rogers 甚至都不太相信媒体。“如果说大学四年我学到了什么,就是不要太相信媒体。它们都有自己的立场。教授会建议我们看看国外的媒体,我会看 BBC,外国媒体视角会比较客观。你肯定不可能看到 Fox 支持希拉里,也不可能看到 MSNBC 去支持特朗普,它们都会说寻求真相,但是它们谁讲的也不是真相。”

大选结果将在 11 月 8 日诞生。即便希拉里最终胜出,这可能也是最勉强的一次胜出。Rogers 打算临近那个时候再做出最终选择。“我不支持希拉里,但我也不喜欢特朗普。对于现在看到的情况,我很不开心。”他身边的朋友有非常支持特朗普的,也有希拉里的狂热分子,但彼此遇到还是可以拥抱。

在充满媒体直播台的广场出口,Rogers 遇到了他的两个朋友 Tayloa vrisko 和 Michael Rooney。他们和一群希拉里的支持者争执了起来,引来了很多媒体围观。一方说,“我不喜欢特朗普的理由是他没受过多少教育,总是喜欢鼓动情绪,但也没什么解决办法”,另一方回应,“问题是不存在什么中间选择,他们代表了现实中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

几小时后,根据 CNN 和 ORC 对观看辩论的投票者的调查,希拉里中在刚刚过去的周一中表现更出色,以 62% 的成绩压倒了特朗普的 27%。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