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找来一群大师办全日制本科,这会是一个好生意吗?

胡莹2016-09-23 08:09:50

它的主办方,是北京几所著名高校的地产开发商。

9 月 21 日,当瑞士品牌战略设计师 Florin Baeriswyl 、以色列建筑师 Haim Dotan 、英国服装产品设计师 Patrick Gottelier 、中国音乐剧制作人李盾等人在上海松江一幢建筑物里一一登场时,一大群年轻人像是追星一般,用欢呼声、口哨声和掌声淹没了现场,甚至还有人自拍求合影。

这是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与德稻教育机构联合开设的 “SIVA•德稻实验班” 的新生开班礼。而这些设计师是这个实验班的领衔教授。

 “SIVA•德稻实验班” 2013 年创立,它与合作的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一样,均为全日制、四年本科教育,但其最大卖点,就是前述提到的这些签约至德稻教育公司旗下的大师资源,其母公司德稻集团是包括北京邮电大学在内的北京五所大学高校园区的地产开发商。

进入实验班的学生,就读期间将在“大师”领衔的学科专业建设体系下成长,除了每年有近 100 天时间可以接受大师面对面的授课及交流之外,整个四年的课程设置和课题设定也将在大师自全球招募、组建的专业教学团队的指导下完成。

在这样一种制度里,这些“大师”成了招生的最大卖点。从目前的效果来看,慕名而来的人正在逐渐增加。

2013 首次开设实验班时,仅有 Frog 的创始人艾斯林格(Hartmut Esslinger)开设的产品设计专业,及加拿大谢尔丹学院教授罗宾京(Robin King)开设的创意动画专业。而今年的招生规模已拓展至包括生态建筑设计、古典吉他表演、品牌战略与管理以及服装与服饰设计在内的 11 个专业,学生也由 2013 年的 50 余人扩张至如今的近 700 人。

德稻教育执行董事蒋岚举例告诉我们,比如艾斯林格的产品设计专业,今年本来计划招收 16 至 20 名学生,但报名人数却超过了 480 名。而随着这些大师影响力直线上升的,还有从 2.2 万/年跃升至 3.8 万/年的学费。

但是尽管有多种多样的人才背景,这个实验班还是有强烈的实用导向。几位大师在新生礼当天不断提到的一点,他们在这里教学想要实现的诉求很实际,“教育就是为了就业。”

Florin Baeriswyl 提到,如今那么多学生没法在毕业后找到与专业对口的工作,是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向未来的雇主展示他们之前做过什么东西。而 Haim Dotan 则重点提到了创新意识和创造力的重要性,称学生毕业之后就应该凭借相关技术与能力找到相应工作,才是合理的。

而 Patrick Gottelier 则对自己实验班的学生颇有信心,表示他们有能力在未来两年毕业后与全世界最棒的大学生一起竞争。

不过,授课只是德稻发掘大师资源的一种方式,它们更想卖出去的,是这些大师本身的工作能力。

在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北侧那幢最高的教学大楼中,德稻教育已为包括艾斯林格、丹麦工业设计师 Timothy Jacob Jensen、美剧《老友记》的编剧 Roger S.Christiansen、罗宾京以及 Haim Dotan 等 57 位各行业的人物开设了独立的大师工作室。

虽然德稻教育还与北京大学、中国传媒大学等院校合作,将批判性思维、创新性思维等大师课程以定制化的方式输出,但签约大师成本很高——为其开设独立工作室以及为实验班准备教室、教学设备、器材等方面的投入,比如艾斯林格产品设计工作室内耗资数千万的德国进口教学器材,比如罗宾金动画与数字产业工作室堪比好莱坞的布景陈设——短期内这显然还不是一门能够快速回本的生意。

为此,除了为每个大师工作室配备的教育、师资团队之外,德稻还为每个大师工作室另配有一支商业团队,开掘更有潜力的商业服务,比如为中小企业提供员工培训服务,甚至做一些具体的产品服务项目,来寻求一个与商业的结合点,更快找到一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在这方面,Haim Dotan 是个典型的例子。比如我们前段时间刚刚报道过的张家界那座世界最高最长的玻璃人行桥,就是其在中国的代表作,也在过去几个月频频曝光于各类媒体。

如今,关于 CNN 对张家界大峡谷玻璃桥的报道挂在德稻官网首页最醒目的位置,如何复制 Haim Dotan 这个成功个例,或是以其他方式开掘大师更多的商业潜力,可能是德稻正在探索的事。

图片来源:德稻官网、现场拍摄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