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1.5亿美元设计费,或许可以说明纽约这座建筑物的野心

Ted Loos2016-09-18 07:04:08

“Vessel 将会受到争议和讨论,人们会从各个角度来打量这座建筑。”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周三清晨,纽约市下一座重要地标性建筑的外观正式揭晓,它可能也会成为最能彰显这座城市风格的一座建筑。

这座大胆宏伟、外形像篮子一样的建筑物叫做“Vessel”,高 15 层,重 600 吨,共有 2500 级可以攀爬的台阶。这座建筑物是颇受争议的 46 岁英国知名设计师托马斯·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的作品,此前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处于保密状态。届时,这座建筑将会在庞大的 Far West Side 开发区哈德逊庭院(Hudson Yards)拔地而起,成为一个到 2018 年才会开放的 5 英亩广场花园的标志性建筑物。一些人可能会觉得它像是一座立体方格铁架,另一些人则可能会觉得它像是一个蜂巢。

但是,斯蒂芬·罗斯(Stephen M. Ross)自己为 Vessel 起了个昵称叫“攀高枝者(the social climber)”。罗斯是一名亿万富翁,也是和牛津地产集团(Oxford Properties Group)一起开发哈德逊庭院的瑞联集团(Related Companies)的创始人兼董事长。那么罗斯私人控股的这家公司为这座建筑向赫斯维克支付了多高的设计费呢?超过 1.5 亿美元。

入口处有花园和水流的 Vessel 外观。图片来源:Visual House-Nelson Byrd Woltz

布满台阶的 Vessel 幕后,站着两位在许多方面都非常合拍的男人:一位是以有远大梦想著称的设计师,另一位则是愿意不惜一切代价打响名声的开发商。

目前,建造 Vessel 用到的镀青铜钢和混凝土组件正在意大利蒙法尔科内生产制造,并将于明年进行实地组装。不过周三,在安德森·库珀(Anderson Cooper)的主持下,瑞联集团公布了 Vessel 的设计和哈德逊庭院的景观图。当时,阿尔文·艾利(Alvin Ailey)舞团还在模仿 Vessel 内部多级台阶的舞台上进行了一场表演。纽约市长比尔·白思豪(Mayor Bill de Blasio)也在现场成百上千的参与人员之列。

“我们知道,Vessel 将会受到争议和讨论,人们会从各个角度来打量这座建筑。托马斯也会受到同样的待遇,”白思豪转向建筑师补充道,“对于你创作的美丽作品,100 位纽约人会有一百种不同的意见看法。别因此灰心丧气。”

今年夏天前往纽约时,伦敦赫斯维克工作室(Heatherwick Studio)的创始人赫斯维克想要好好阐释一下他的设计。

“我们得考虑一下,什么才能成为地标,”他说,“(我们觉得是)那些能够为这个空间增加特色和个性的东西。”

赫斯维克说,Vessel 的灵感来源之一是印度阶梯天井式建筑。他也会把它称为是一个爬架(也就是美国人口中的“立体方格铁架”)、一部“有许多台阶的巴斯比·伯克利(Busby Berkeley)音乐剧”(巴斯比·伯克利是美国电影史上最著名的舞蹈指导之一,译注)。

从 Vessel 内部较高的一层楼望出去。图片来源:Forbes Massie-Heatherwick Studio

这一设计反映了赫斯维克脑中“城市居民总是在探寻下一个锻炼机会”的理念。他说:“纽约人有一种健身情结。”(对于那些只能爬进 Uber 的城市居民来说,这可能是个挑战。不过届时 Vessel 里将会安装一部电梯,方便所有无法爬到顶楼的人使用。)

Vessel 内部交互连接的 154 级台阶,可能会让游客有种自己正置身于莫里茨·科内利斯·埃舍尔(M. C. Escher)画中的感觉,尤其是这座露天建筑还会设有 80 个观景平台。

从个人资料看来,赫斯维克一直以来确实不断在职业道路上攀登向上。此前,2012 年伦敦奥运会火炬 Caldron 等各种独创设计为他打响了名声。目前,他正和建筑师比雅克·英格斯(Bjarke Ingels)一起设计加州山景城的 Google 新园区,和多伦多 Diamond Schmitt Architects 建筑公司一起重塑纽约爱乐乐团(New York Philharmonic)的主场。

但是,赫斯维克的其他项目也曾面临过一些负面压力。他本计划打造一座花园桥,横跨伦敦泰晤士河。七月,这一计划因预算问题被搁置。不过赫斯维克称,这个项目已经重新启动了。上周,由另一位欣赏赫斯维克的亿万富翁巴里·迪勒(Barry Diller)资助的纽约哈德逊河岛屿公园项目(该项目名为“Pier 55”)则因为一场司法挑战而被叫停。(据迪勒所言,这场司法挑战的秘密赞助人是罗斯的一位房地产竞争对手道格拉斯·德斯特[Douglas Durst]。)

“从建筑物的规模上来说,这是一次信仰上的飞跃,”看过 Vessel 的透视图后,公共艺术基金会(Public Art Fund)会长苏珊·弗里德曼(Susan K. Freedman)表达了自己的喜爱之情,“我很欣赏这其中的追求抱负。在纽约,你可不能来什么小打小闹。”

赞赏之余,弗里德曼也持有一些保留意见。她说:“我觉得,人们都会想去 Vessel 亲自体验一下。”但由于这座建筑物将会位于高线公园附近,这是一处最北端部分蜿蜒环绕着哈德逊庭院的观光胜地,目前人流量已经较大,“更大的问题可能在于交通控制”。

Nelson Byrd Woltz 公司的托马斯·沃尔兹(Nelson Byrd Woltz)在赫斯维克的参与下设计了哈德逊庭院的公共广场和花园(Public Square and Gardens),把它建成了一个颇具地标性的胜地。这个广场上共有八栋建筑,包括办公区、零售商店、住宅区和一个新的文化机构 Shed,将会成为哈德逊庭院东区价值 2 亿美元的中心所在。东区横跨 30 街到 34 街、第 10 大道到第 11 大道,很大一部分是建立在西城调车场(West Side Rail Yards)的一个平台上的。

尽管名为“公共广场”,但实际上哈德逊庭院是一处私人开发区,Vessel 则是由罗斯一个人组成的委员会批准委任的。为了防止泄密,罗斯一直把设计模型放在瑞联集团办公室一个上锁的橱柜里。他微笑着说:“唯一一把钥匙在我手里。”

几年前,开始寻找一个地标性建筑物的时候,罗斯最早询问的是五位公共广场领域的知名艺术家(他拒绝披露这五位艺术家的姓名),要求他们提出详细的提案。他说,其中一项未建造的提案成本为 500000 美元,另一项提案成本则是 250000 美元。

Vessel 内部共有 80 个观景平台。图片来源:Forbes Massie-Heatherwick Studio

但他对那些提案都不满意。提到看到这些提案的反应时,罗斯说:“(那些提案都没什么新意,我以前)去过那样的地方,看过那样的建筑。”

一位瑞联集团员工提议找赫斯维克试试。赫斯维克此前曾来公司参加过一场会议,讨论哈德逊庭院一处亭阁未来要建成什么样。

赫斯维克和罗斯谈了谈。六周后,这位设计师寄来了他的提案。“我看着那份提案,说:‘就它了。’”罗斯回忆道,“它有一切我想要的东西。”那是 2013 年。

提到当时同事的反应时,罗斯说:“当时每个在这里的人都以为我疯了。”

尽管哈德逊庭院地理位置较为偏远,但是罗斯想要让哈德逊庭院成为纽约市的中心。把 Vessel 打造成高线公园北端一处引人惊叹的建筑,正是他这一宏伟计划的一部分。

圣诞节期间,纽约最重要的地方是洛克菲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罗斯说,“我想要一颗全年常青的圣诞树。”

赫斯维克设计这座建筑的一个主要目标,就是让人们站到比地面高出很多的地方,让他们能够以一种全新的方式看清这座城市和彼此。

赫斯维克说:“高线公园的力量就在于,它能够改变人们欣赏这个世界的角度。”

Vessel 的交互性特点,也响应了赫斯维克眼中公共事业工程项目此前存在的一些缺陷:为政府或公司广场、空间建设的公共艺术作品不适合周围环境或毫无吸引力。他说:“我们已经习惯了这些 1960 年代、1970 年代的广场,这些广场上一定会有一些伟大的艺术作品,而这些艺术作品往往显得很突兀。”

赫斯维克说,Vessel 地基直径只有 50 英尺,顶部直径则有 150 英尺。这也就是说,它有一个“小屁股”,不会占据广场的地面层。

罗斯说,Vessel 最初的估计建造成本为 7500 万美元,目前这一建筑的实际成本已经大大超过了这个数字。赫斯维克表示,建造钢制组件的过程异乎寻常得复杂。赫斯维克说:“我们的预算并非没有上限,但是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部分的预算被砍掉过。”他还说,Vessel 足够坚固,可以“经受飓风桑蒂斯(Hurricane Sandys)的来袭”。

Vessel 的造价问题似乎并没有给他的赞助人带来困扰。

现在罗斯已经聘请赫斯维克工作室设计了两处住宅大楼,其中一处在哈德逊庭院,另一处则在纽约切尔西。

对赫斯维克而言,Vessel 表现了他的公司对创造公众欣赏的创新作品的专注。“我之所以做这个项目是因为它是免费的,而且是对所有纽约人免费,”他说,“我非常渴望看见有很多人出现在 Vessel 里。”

翻译 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来自 www.designboom.com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