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日本語」怀旧都怀旧过了,不过筑地市场暂时走不了了

陈思吟2016-09-11 07:51:16

因为种种原因,代替筑地市场的新市场暂时还无法成为一个足以代表日本饮食文化的地方。

“原定 11 月 7 日搬迁的筑地市场决定延期。”在 8 月 31 日的记者见面会上,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宣布决定推迟将有着 81 年历史的筑地市场搬迁至丰洲市场,筑地市场搬迁问题至今还在发酵。

“选择 11 月搬迁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年底的 11 月、12 月是一年之中最为繁忙的时期,甚至有店家 40% 的年收入来自这段时间。”有筑地市场批发商如此表示。事实上,筑地市场位于环状 2 号线公路上。这条公路将在 2020 年东京奥运会时连接起东京市中心与东京临海地区的体育场馆,如果不拆除筑地市场,那么公路建设就无法推进。为了赶奥运会工期,筑地市场的搬迁时间选择在了并不合理的 11 月。

搬迁时间不科学显然不足以让小池百合子做出推迟搬迁的决定,设计构造不甚合理是原因之一。丰洲市场占地面积接近筑地市场的 2 倍,但前去体验过丰洲市场的店家普遍表示“新市场更小了”。

筑地市场每家店铺面积约为 7.2 平方米,面积增加到 8.25 米的丰洲市场看似变得宽敞了,实则不然。丰洲市场店铺纵深狭长,可向消费者进行展示的横向宽度却仅有 1.5 米,拆解金枪鱼的刀具刀刃一般长 70-80 厘米(有的甚至长达 1 米),这样可能一挥刀就撞上墙壁。“如果不能当着客人的面切金枪鱼,生意就做不了了。”主营金枪鱼等大型鱼类的店家“洸峰”的社长渡部峰夫十分苦恼。

说鲜鱼卸货是争分夺秒也不为过。为了提供更加新鲜的海鲜,将厢式货车车厢门横向侧开启卸货在日本十分普及,而丰洲市场却一反常态选择了老式的纵向开启。“运输效率太过低下。”筑地市场的一位工作人员显得极为不满。

代替筑地市场的新市场选址标准是:能确保大规模建设用地、有消费力且在现有市中心的周边地区、交通相对便利。再三考察后代替筑地市场的新市场选址工业发达的丰洲,可丰洲市场所在地前身是东京煤气公司工厂,建设用地被检测出含有苯(超出日本环境标准 4.3 万倍)、氰化物(超出日本环境标准 930 倍)等多种有毒化学物质。东京都政府额外花费 850 亿日元改善土壤问题,并引入地下水监测系统。

鱼市场需要大量海水,筑地市场所使用的海水取水泵设在面向东京湾的隅田川,经过滤消毒后用于水槽及地面清扫。那么丰洲市场附近的海水是否安全?位于银座的米其林二星天妇罗料理店“天妇罗 近藤”店主近藤文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他不会使用丰洲市场的海鲜。

要成为东京新“厨房”的丰洲市场,至今安全性存疑,“想把食品安全放在第一位,这是日本是饮食文化最重要的部分。向世界呈现安全的食品应当是东京都政府的责任。”2017 年 1 月发布的地下水水质监测报告最终版将成为知事小池百合子决定是否最终迁址丰洲市场的重要依据。

如果最终报告确定水质不存在污染问题,筑地市场最快也只能在明年 2 月搬迁。一系列问题随之而来。维持空置的丰洲市场每天需花费 700 万日元,延期 3 个月将产生高达 6 亿日元的财政负担;一些店家已经签订搬迁、购入冰箱等合约,违约金由谁来承担;如果无法在 2020 年奥运会前完成环状 2 号线公路建设又该怎么办?

筑地市场 80 多年来一直见证着东京的活力。日本美食评论家山本益博曾这样表达他对筑地市场的喜爱,“虽然筑地与丰洲只有 2 公里的距离,但心理上的距离无法测量。”对于美食评论家的惋惜之情,筑地市场的店家们倒是更能看开些,“虽然对筑地市场有着深厚的情感,但我们并不是一味地拒绝搬离已经老化陈旧的筑地市场,我们只希望在延期搬迁的这段时间里政府都能够好好倾听我们的意见。”

只要用心经营,假以时日丰洲市场或许也能够成为像筑地市场那样足以代表日本饮食文化的地方,但前提是:方便店家经营,并且没有安全之忧。

题图来自 Nico Therin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