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今年百度世界大会,谈人工智能的百度成功“扮演”了一个技术公司

智能

今年百度世界大会,谈人工智能的百度成功“扮演”了一个技术公司

朱若淼 周韶宏2016-09-02 08:35:36

想用人工智能变现的百度,时间不多了。

“移动互联网的下一幕,是人工智能,对于百度来说,这是核心中的核心。”9 月 1 日上午,百度 CEO 李彦宏在北京举行的百度世界大会上这么说道。

百度世界大会是百度的一年一度对外沟通的大活动。李彦宏本人都会在大会的开场演讲介绍百度未来的战略方向。

和各自在年度大会上强调人工智能的 Google 和苹果一样,百度同样将人工智能描绘为自己的未来。

不过这次大会,百度谈的东西实际了一些。会上,百度没有像 2014 年一样抛出一堆诸如检测地沟油的筷子、无人自行车、眼镜之类的新智能硬件,也没有像去年一样宣称语音助手可以重塑百度应用。

两小时的大会开场演讲,李彦宏花了一半时间来演示人工智能可以做什么,当中不少有直接的商业前景。

用人工智能解决实际问题,百度做了八个演示

今年百度现场的 8 个演示都有一个特点:用人工智能来解决实际问题。

听懂人话、给人建议的销售系统。

百度的第一个人工智能演示看上去就能帮它赚钱。

一个没经验的销售打电话卖服务给客户,百度的系统听着两人的对话,一边给出相关的客户信息,一边在屏幕上给出话术指导,告诉销售该怎么说服客户。

现场利用这个系统模拟销售人员与客户对话的展示

将张国荣的声音带回来。

李彦宏称,百度只要录你 50 句话,就能用算法模仿你的语调说话。

说着现场放了一段张国荣的声音,口音未必完美,但听着和一个人真在说话无异。稍晚百度外卖代言人胡歌登台读了段诗,百度的人工智能接下去合成了后半部分。

末了,李彦宏开玩笑说以后家人想念听你声音,你可以录了以后让家人和人工智能说话。不过现场似乎并不觉得。

无人驾驶汽车眼中的世界。

一段无人车驾驶视频,一边是行车记录仪看到的情况,模仿司机视角。另一边则是无人车的视角——边开边认出了周边物体,比如树木、楼房和其它车辆。

无人车眼中的世界

无人车被认为是人工智能改变我们生活的最重要应用之一。百度自去年年底开始宣传无人车项目,最近和福特一起投资了 Velodyne 激光雷达——Google 无人车的激光雷达供应商。

会上 Nvidia 创始人黄仁勋到场宣布和百度合作,将百度的无人驾驶技术与 Nvidia 的车用芯片结合,打包为汽车厂商提供无人车解决方案。

识别人脸。

现场把摄像头对准了观众席,识别出了第一排嘉宾的身份。

用百度应用扫描明信片大小的欧莱雅洗发水广告纸,手机屏幕上出现动画效果。

现场展示的欧莱雅中国 AR 广告

度秘语音解说篮球赛。

现场百度回放了 8 月“度秘”和篮球评述员杨毅解说奥运篮球赛的片段。大屏幕上放着篮球比赛的视频和两“人”对球员动作和比分的评论。

实时语音翻译帮人打车。

室外拍的一个视频。一个外国人想打车去机场,但出租车司机不会说英文,于是拿出百度翻译应用现场的视频演示是一个外国人和出租车司机用实时语音翻译,还安排了一个个 G20 来了的笑点。

最后是分析用户,帮着卖电影票。

发行魔兽电影版的传奇影业为百度录了一段视频背书。该公司高管称用户可以分三种:一定要去看的;不管怎么都不会看的;有可能去看的。

百度分析用户的喜好,建立了用户画像,帮传奇影业挑出第三种人投放广告。精准广告是搜索广告的基础。

百度学会了扮演技术公司的姿势,但好几个演示细看都很可疑

每一个演示都是人工智能与实际产品结合的例子,那些你期待在硅谷科技巨头发布会上看到的新科技,似乎也都在百度大会的现场出现了。

大会给人一种感觉,人工智能已经渗入百度的方方面面,并且做好了赚钱的准备。

如果现场的演示百度都能做到,这场大会还是挺出色的。但仔细看一下,你会发现不少演示很可疑。

比如“度秘”对篮球赛的解说。李彦宏在大会上点开一段奥运会篮球比赛的视频,与此同时度秘用语音播报赛事。从现场看起来,这就像是“度秘”识别球赛画面解说一样。

百度大会现场播放的“度秘”语音解说篮球赛画面

实际上,“度秘”的那场解说并不能看懂比赛视频。解说当天,评论员是对着手机输入文字,“度秘”接话:

这是当天杨毅和“度秘”在 B 站直播的解说篮球赛,没有比赛画面,杨毅在控制手机来把“度秘”调出来。

按照此前百度技术人员对《好奇心日报》的解释,度秘“解说”功能的实现,是“从全网各种各样的数据中找到所有跟直播相关的讨论、评论、新闻、图文等,然后汇集到一起,做整合处理,然后再做分析和理解,生成内容输出,再加上语音播报。”

总之就是百度的人工智能并不能像大会的演示一样,看懂直播并给出解说。

而帮外国人打车的百度翻译,出来的结果也和现场演示颇不一样。

以下文字是百度大会上演示的翻译记录,准确:

司机:您去几号航站楼?
翻译:Which terminal are you going to?
外国人:I need to go to Terminal 3.
翻译:我需要去三号航站楼
司机:您几点的航班呀?去哪儿呀?
翻译:What time is your flight? What is your destination?
外国人:I have a flight to Hangzhou at 11:50 am, so I need to get my boarding pass and get through security before 11 am.
翻译:我要坐上午十一点五十的航班去杭州,所以我十一点前必须要拿到登机牌并通过安检。

为了验证效果,我们将这些话逐一输入百度翻译,得出来的结果是这样:(差别较大的地方,用粗体标出)

司机:您去几号航站楼?
翻译:How many terminal buildings do you go to?(你要去几个航站楼?)
外国人:I need to go to Terminal 3.
翻译:我需要去三号航站楼
司机:您几点的航班呀?去哪儿呀?
翻译:What time is your flight? Where are you going?

外国人:I have a flight to handle at 11:50 am, so I need to get my boarding pass and get through security before 11 am.

翻译:我有一个飞行处理在一一一五日上午,所以我需要得到我的登机牌,并通过证券在上午十一点前

有两句翻译偏差较大,“去几号航站楼”翻成了“去几个航站楼”;“过安检”成了“通过证券”。

此外百度翻译目前不能很好地同时识别支持中国地名和英文输入。在如果你用英文翻译界面念中文城市名“Hangzhou”(无论是模仿外国人的口音,还是标准普通话),它都不会识别出对应的中文词“杭州”。

就机器翻译来说,上面这段的水平已经不算差,但它还远不是百度大会上播的演示视频的水平。

这已经不是百度大会上的演示第一次与实际表现脱节,不信可以打开手机上的度秘,再对着去年大会的视频看一下。

至于其它技术实际水平到底如何,大概也只有百度自己知道。

八个技术演示里,最实际的大概还是分析用户帮着电影公司做精准投放。靠着每天数十亿次搜索请求,百度对用户想要什么的了解应该比其它中国互联网公司更准确一些。这些庞大的数据基于百度那个占据 90% 营收的搜索业务。

百度证明自己技术未来的时间不多了

今年百度大会传达出的信号是,百度已经很明确地把自己的未来放到了人工智能的具体应用上。

百度做了许多切实推进人工智能应用的事。近期的投资加上与 Nvidia 的合作,也让它的无人车计划看上去靠谱了很多。

与此同时,驱动百度十多年增长的广告收入开始放缓。

从 2014 年第一季度开始,百度的数字广告收入的同期增长率就逐渐下滑。随着医疗广告被整治,百度 2016 年第二季度的广告收入只比去年同期多 4.4%。

而背靠朋友圈和 QQ 空间的腾讯却越追越近。今年二季度腾讯的广告增长依然维持在 60%,其中朋友圈和 QQ 空间的效果广告增长率在 80%。目前腾讯的广告收入已经接近百度广告收入的 40%。

在寻找另一个增长点的道路上,百度曾试图通过投入糯米和百度外卖,接管餐饮、电影票等线下生活服务的交易。

2015 年,李彦宏称要从公司账面的现金上拿出 200 亿,用于支持所谓 O2O 生态体系的建设。百度的投资者并不看好这个计划,它的股价在 2015 年十月暴跌。

从之后的发展来看,投资者的判断是对的。O2O 业务的收入没有显著提升,但它们造成的亏损却显著增大了。

在今年百度大会的主题演讲上,李彦宏已经不再提 O2O,只有百度外卖因为代言人的关系被提到一句,用来说明人工智能的效果。

与此同时爱奇艺私有化失败,没能回归 A 股。面对持续的在线视频竞争,百度的版权支出也越来越高。今年第二季度,百度的内容成本达到 16.99 亿,比去年第二季度多了整整一倍。爱奇艺烧掉这些钱用来购买版权、筹办自制节目。

更讽刺的是,以带来流量闻名的百度,现在的流量开支也越来越高,甚至高过它的技术研发开支。

影响研发的除了成本,还有人员流失。

这次百度大会所谈的“百度大脑”来自深度学习研究院(IDL)。

深度学习研究院是百度作为人工智能技术公司的招牌,2012 年成立,在 2014 年拉到原 Google 大脑负责人,斯坦福教授吴恩达加盟。

过去一年多,曾在深度学习研究院负责技术的大部分高管已经离开。2015 年 5 月,官网介绍的管理团队有 8 人:

现在就只剩 3 位。

离职的人包括 IDL 创始人兼常务副院长余凯、科学家吴韧、主任架构师黄畅、无人驾驶汽车团队前负责人倪凯、主任研发架构师和首席设计师顾嘉唯。

“百度是一个人工智能公司。”百度大脑的负责人吴恩达昨天在大会上说到。

问题是,到什么时候?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