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量化青年”是啥?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来做一个测试!

李哲2016-09-01 07:00:33

对他们来说,人生的幸福来源于“又用工具节省了一件事的流程”;人生一大痛苦来源于“上个月刚花了 300 块买的应用又限免了”。

“量化生活(quantified self)”这个词最早由美国杂志 Wired 的 Gary Wolf 和 Kevin Kelly 在 2007 年提出,核心是“通过自我追踪进行自我认知”,他们描述的这部分人热衷于用科技方式记录自己日常生活中的各种数据,作为优化生活的依据。

你身边可能也有这样的朋友:清早起来第一眼先看 App 的更新状况;刷牙前就要戴好 Apple Watch/Fitbit;出门前必看空气质量和温度,PM2.5 破百就戴口罩;用 OmniFocus 规划工作,光项目分类就有五六个层级;叫外卖通常只吃包装盒上有卡路里标识的鸡胸肉藜麦沙拉边吃边记账和记卡路里;下班前确保 Apple Watch 上站立、运动量和步行三个环都是完成任务而闭合的;回家路上先用家庭控制应用在回家之前打开空调和空气净化器,因为用的是小米还通常有点不好意思。

我们暂且把这样喜欢量化生活的年轻人叫做“量化青年”。

不确定自己是不是量化青年?先来做一个测试吧。

一些针对可穿戴设备的调查指出,可穿戴设备的用户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白领和学生占了 70% 左右,20-29 岁之间的人最多。这和我们对“量化青年”人群的预想也是一致的。这类年轻人大多在城市里工作,很可能单身或独居(比如我们介绍过的“空巢青年”),而且,总的来说比较喜欢尝试新事物。他们不一定懂计算机,但可以称得上是生活品质方面的 geek。

除了“记录生活数据”这种简单的量化行为之外,量化青年通常信赖通过技术手段进行个人管理;喜欢标准化的工作和生活;有一定的方法论偏执症,他们通常在了解做一件事的完整靠谱的方法之前绝对不开始做这件事;忍受无序的能力不太强,你如果把你未读邮件几万封的邮箱图标放在他们面前,可以欣赏到他们百爪挠心的痛苦。

量化青年们对这种生活乐在其中,但也有人觉得他们把生活过成了一堆数字。当然,我们上面描述的更接近一种绝对化的类型。现实生活中的大部分年轻人可能不完全是这个样子,但都有其中的若干习惯和偏好。

基于对广大量化青年的观察,好奇心研究所为这样的青年总结了 9 个关键词。

秩序敏感

量化青年对秩序通常非常敏感,这种秩序可能并非是表面上看起来的“工作台面井井有条”“家居清洁一尘不染”,而是符合他们心中对做事流程的节奏和规划。一个量化青年可能坐在乱七八糟的书堆中,却有明确的做事安排和时间表。

这种秩序敏感还体现在他们无法忍受“IPAD”这样错误的大小写,也无法忍受英文和数字前后不空格的行为。

信赖工具

量化青年希望用工具将自己的日常琐事体系化和简单化,他们通常是工具控,他们的手机里可能有各种最新最简约版本的番茄钟、月度计划、思维导图应用、睡眠追踪应用、记账和日记应用。为了获得这些应用,他们还会关注一批推荐应用的网站或者公号,及时获得限免资讯、更新提醒和新版本测评。在遇到任何可以变得流程化的事件,他们都会摩拳擦掌找出最合适的工具。对他们来说,人生的幸福来源于“又用工具节省了一件事的流程”;人生一大痛苦来源于“上个月刚花了 300 块买的应用又限免了”。

方法论偏执

量化青年笃信方法论,在熟知一件事情具体的做法和最佳路径之前他们无法开始行动,他们会需要花时间了解 Insanity 和 HIIT 的差别而推迟运动计划,他们会因为不确定买哪一本参考书而推迟学习计划,为了避免走弯路浪费时间和精力,“磨刀不误砍柴工”是他们有关方法论最执着的信条。

自律

比起所谓“成功学”,量化青年更喜欢知乎式的“通过个人管理,实现对自己生活的掌控”,他们也很信服“自律带来自由”的说法。比如与其担心钱不够花,不如设定好预算,记录开销,把没用完的 budget 拿去炒美股;与其时时担心发胖,不如靠记卡路里来管理自己的口腹之欲,知道今天还有 500 大卡没有吃,就可以欣然为自己加餐一只鸡腿。

购物理性

虽然为了高效生活会买很多东西,但面对市面上的各种商品,他们更能保持清醒和理性。消费的时候,量化青年追求可确定、可掌控带来的安全感。因为不想在消费的时候遇到雷区,他们信赖连锁店和大品牌。

比起情怀和浮夸的品牌故事,他们相信营销中科学化的论述和对产品功能的全面分析。

在买东西之前,他们也更喜欢看评测。

是的,他们在买一双袜子之前也会看评测。

订阅

量化青年喜欢订阅的概念,对他们来说,这相当于一个“制定好规则等世界运转起来”的机制。量化青年会尽量在一个应用或者终端上订阅所有想看的信息。

订阅还能解决“措手不及”的问题,因为不喜欢在饿极了的时候还要面对空了的冰箱和储物柜,他们希望商品能定期送上门。订阅式配送可以做到方便和质量兼得,他们不用穿过半个城市到精品咖啡馆,或者每周都上一次淘宝挑选,就能收到喜欢的咖啡豆;在忙得团团转的时候,也能定期收到一束鲜花,哪怕是自己买单。

可操作

量化青年中很大一部分可能是生活小苦手,但又享受一个人有品质的生活,因此他们希望生活中的一切都可操作、可执行。比如洗衣液上最好注明“3-5 件衣服使用 1/4 瓶盖”;食材包要把各种食材的分量比例都备好,并且写清楚烹饪方法,相比“盐少许”“淀粉若干”的中式食谱,它们会更喜欢可以精确计量的西式菜谱。

此前那些把生活的一切数据化、把优化生活建立在数据的基础上,用数据指导自己接下来生活的行为,也可以解读为追求效率、相信科技以及对“可操作化”的执着。

成就感

量化青年有时在意数字和社交网络带来的存在感甚至成就感,比如他们会晒自己的微信步数和运动打卡记录,更隐蔽一点的做法是晒一下自己的跑步路线。

陪伴

在产生足够多的信任之后,量化青年会依赖陪伴式的产品、品牌和服务。正如 App、可穿戴设备和智能家居是最懂他们的朋友一样,街角的随意的小餐馆不如“陪伴式品牌”来得现实。他们并不认识哪一个快递小哥和外卖小哥,但想到这群人背后体系化的送餐流程就觉得亲切;从没跟店员讲过一句多余的话,但看到井然有序的便利店就觉得舒适。

总的来说,和其他人相比,量化青年更想要便捷而有品质的生活。在这个基础上,独居经济、城市生活和消费升级也成为很多行为和消费习惯的背景。

The Conversation 报道过一个针对睡眠方面智能设备的消费者研究,发现了一些吐槽。比如,由于电池和可穿戴设备不舒服的原因,人们无法坚持使用;记录的数据有时不准确;人们能够收集到很多关于自己的数据,但并不知道多它们意味着什么;有了数据之后,他们也不知道该拿这些数据怎么用、怎么才能从数据跨到改善睡眠这一步。

结合这类调研的结果和“量化青年”的特点,我们也整理了一些关于如何吸引这部分年轻人的 tips。

1. 无论是 App 还是服务,不需要有太复杂的功能,但一定要精准地解决他们的某项需求(甚至小到刷牙、泡茶和浇花)。

2.  品质和便捷都很重要,而且这群人更加在意细节和用户友好,比如高质量和准时。

3.  对于包装和营销,强调情怀和故事,不如想办法让他们感受到产品的智能化和技术含量。

4.  对于产品说明,一切要向“直接拿来就能用”的方向努力。对健康类的产品,“你体重超标 10%”就比不上“每天 20:00 发送提示,点进来查看为你专门定制的运动课表,立刻开始运动”。

5.  “小包装”食品不仅是因为分量适合独居人士,也是能让热爱可计算生活的人知道自己吃了多少。

6.  有追求但也不太爱做选择(或有空做选择),喜欢根据各种精准的“猜你喜欢”来选择和购买。

总之量化青年们信赖工具,也不排斥用各种商品和服务改善自己的生活。更靠谱的品牌和服务最能帮到他们的就是,在不牺牲品质的情况下给他们提供更多节约时间和精力的空间。

好奇心研究所是好奇心日报的一个调查栏目,这是一个探讨各种生活方式问题的互动平台,它针对的可能是生活方式的变化和潮流,也可能是某个品牌的服务。你可以在这里投票、吐槽、表明态度。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