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文身在纽约非法的时光,听听一家40年的老店怎么说

马宁忆2016-08-30 07:03:34

一项因为 B 型肝炎大爆发,而在 1961 年的纽约实行的禁令。

1961 年,Vlad Marco 走进了纽约的一家文身店,他在肩膀、前臂、后背上总共文上了 7 处蓝绿花色的文身,原本还打算过段时间继续文的。但在那一年,乙型肝炎在纽约大爆发,当地医疗部门决定禁止纽约市内一切利于血液传播的活动,包括文身。一时间所有相关的行为都等同于犯罪,这项禁令持续了 30 年直到 1997 年才解除。

当时有不少文身师从纽约迁往了临近的新泽西州,也有留下的,甚至正值那段时间开业的文身店。Fineline Tattoo 就是其中的一家,上周,这个见证了纽约文身产业的老店刚刚庆祝了自己的 40 周年。

1976 年,Fineline Tattoo 在纽约东村恶名昭著的 Bowery Street 开张,文身师兼艺术硕士的 Mike Bakaty 找到了一间不大的复式住宅,以一种半隐秘的方式运营着这家在当时算是非法的小店。

Mike Bakaty 在早期的复式住宅里。

纽约东村(一般指位于格林尼治村以东,格拉梅西和史岱文森镇以南,下东城以北的区域),这个在二战之后涌入了大量波兰人、乌克兰人和波多黎各人的区域在 1940 年转变为波西米亚风格的艺术家街,之后,这里陆续迎来了“垮掉的一代”、嬉皮士、朋克一族。这些人的到来让东村成为了一个鱼龙混杂同时丰富多元的地方。这一方面保护了包括 Fineline Tattoo 在内的文身店在那个特殊的时期安顿,另一方面,这些店也持续定义了这个城市区域。

40 年后,仍旧落户在东村的 Fineline 成了纽约历史最悠久的文身店之一,而它也已经在 1997 年后搬到了 21 First Ave 的沿街门店,合法经营。

Mike Bakaty 也退休了,他把生意交给了同为文身师的儿子 Mehai Bakaty。但在 Fineline Tattoo 接近一半的经营时间里,它都处在一个地下、半隐秘的状态里,接待的顾客包括警察、毒枭、流浪汉等等。

搬到 21 First Ave 后的文身师合影。

回望过去,Mehai 的记忆中多少有一些文身在纽约发展的痕迹。他对 VICE 说 1970 年代那会儿,根本就没有像现在那么多人想着要文身,而随着纽约这个世界文化中心在 1997 年终于解除禁令之后,Mehai 觉得文身在大众群体中的流行也好像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

他还回忆起了一个让他感到诡异的顾客。“大概是 10 年前,有个人来到店里,我们都觉得他应该是流浪汉或者怎样。我们没人想为他服务,但我父亲同意了。这个人想在他腿上文一些裸体女性的照片,在谈好价钱之后就开始了。在 7 月,这个人慢慢地把套着的四条裤子脱下来,他身上的臭味很重,我们得一直开着门。当然我父亲还是完成了那个文身,我想他大概要不付钱走人了吧。但那个人从裤子口袋里丢了一个揉成团的一百美元纸币出来。”

但这样的人 Mehai 已经很少再见到了,从十几年前的底层社会文上一些带有“性暗示”的图样,或者是作为黑社会成员的符号,又或者作为任何非主流文化的身份象征,文身在如今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认为是一件流行、趣味性也利于服装配搭的事了。

按照搜集了 300 多张资料照片,并且撰写了《百年文身》的作者 David McComb 的说法:“今天绝大多数的身体艺术都只是一种装饰,或者被文身者用来作为一种个人声明。”

当然,文身本身也不再是非法的了。

题图来自 Fineline Tattoo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