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题材陌生又敏感,《追风筝的人》差点没能出版 | 北京书展

曾梦龙2016-08-27 10:32:49

版权代理人眼中的《追风筝的人》

如果你有看过中国图书的畅销排行榜,那么你可能会记得一本名为《追风筝的人》的书常年位居排行榜前列。

这本讲述阿富汗富家少爷阿米尔与仆人哈桑故事的外国小说在中国的发行量已经超过了 500 万册,全球发行量则达到了 3200 万册,版权被卖到 61 个国家。 2007 年被改编成舞台剧。 2008 年,由梦工厂改编的同名电影《追风筝的人》在美国上映,全球获得 7320 万美元票房,提名金球奖。值得一提的是,因为阿富汗战乱,电影的拍摄景地选择的是中国新疆。

《追风筝的人》显然成为了一个还算成功的 IP 。而且它也似乎在国内开创了一股外国感人小说的潮流。 2006 年该书出版后,《偷影子的人》《一个人的朝圣》《摆渡人》《无声告白》《岛上书店》等这类型的外国小说引进到中国,都无一例外的畅销。

喜欢该书的读者大多会记得这样一句话“为你,千千万万遍”,被书中所蕴含的战争、历史、友谊、背叛和救赎等的故事感动。另一些读者则觉得《追风筝的人》“情节感到虚假,甚至矫情做作”、“人物刻画不够到位,其他人都好像只有一面”等。

但无论如何,它显然是个值得不断被开发的 IP 富矿。今年是该书中文版面世十周年,出版方世纪文景抓住机会又出了个十周年珍藏版,并收录了意大利摄影师路易吉·巴尔代利十多年间在阿富汗的拍摄照片和撰写的文章《灰尘,机枪,和友善的面孔》。

  巴尔代利拍摄的阿富汗照片,来自:luigibaldelli    

为了推介这本新书,世纪文景邀请了《追风筝的人》海外版权代理人钱德勒·克劳福德( Chandler Crawford )与中国版权代理人谭光磊先后来到上海书展和北京书展举办活动。

谭光磊称,因为作者卡勒德·胡赛尼不去任何国家做宣传,所以由他和钱德勒这两位版权代理人代为出席。

“版权代理人”听起来可能有点陌生,他们除了可以代作家在发布会上发言之外,传统的工作是和出版社联系、谈判,好让作家在版权收入上最大程度地受益,因此也叫版权经纪人。由于语种和环境的不同,一位作家可能会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找不同的版权经纪人,比如谭光磊,他通常从海外代理人拿到版权,然后卖给中国出版社,也开始向国外的图书市场兜售一些国内的作家。

版权代理人对作家来说到底有多重要?他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一本书的出版和流行?这些问题可能很难一下子回答清楚。但毫无疑问,版权代理人最清楚,这些书的第一批读者——出版社的编辑们是如何为当地的大部分读者做出选择的。

我们决定把两位版权代理人的部分对谈整理出来。他们分享了自己阅读《追风筝的人》的感受以及背后的版权故事。

来自:亚马逊
来自:qq

T:谭光磊;C:钱德勒·克劳福德

T:我是 2004 年认识钱德勒女士的,那时刚进入这个行业,当时我才 25 岁。非常非常嫩,也没有国外的资源。因为另外一本小说,我找到钱德勒(想代理)。她说,你谁呀?你有没有客户?我就坦白跟她讲,我是新人,没有客户,希望你给我这个机会。她人非常好,反正小说不好卖,就给我了,结果就卖掉了,价钱也非常低。但是个很好的开始,她也很高兴,我就说希望代理第二本。那个时候就是《追风筝的人》,它在国外还没有畅销。上网一查,有关阿富汗的历史。其实也没概念,拿不准,一来我手上没有别的书,二来看到消息,梦工厂要拍电影,所以还是值得一卖的。

2004 年 10 月,我和钱德勒第一次在法兰克福书展见面。当时我还大学刚毕业,留着马尾,西装还是借爸爸的,根本不知道在干啥的嫩小子。见面之后,回去她就把样书寄过来了。样书收到的时候,《追风筝的人》已经在美国一飞冲天,横扫排行榜。我是直到把这本书卖掉以后,才有机会看这本书。正常的不是应该先看再买吗?因为当时没有电子档, 12 年前,只有 3 本样书,可能有 10 家出版社要看。所以大家还要轮流,甲出版社看完给乙出版社,然后就卖掉了。

卖掉后,有次我从纽约出差回来,时差是 12 小时。我第一次去纽约,一个月的时间,每天都睡不好,半夜两点自动醒。下午看到半夜凌晨,看完后非常感动。当时我对什么样的书能畅销完全没有概念,但读完这本书后,觉得可以感动我,也许它也能感动其他人。但说实话,也没想到能卖到 500 万本。

谭光磊,来自:readmoo

C:我初读这本书是 2002 年的 8 月,那是个非常闷热的夏天,我必须赶快读完。读完后特别感动,非常喜欢,但有一点让我不安,最初的版本是哈桑的儿子自杀了,最后阿米尔在巴基斯坦的浴室里发现他的尸体。作为读者会想:啊,那个小孩死了。作为版权代理人想的是,这个小孩死了,怎么把这本书卖出去。还有就是,阿米尔的妻子在第一版是个受人憎恶的美国女人,特别让人讨厌,话多。当美国的编辑买下后,书会经过一些处理,我当时也比较担心,会改得比较花哨。最后发现他们处理得还是不错的,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样。

  钱德勒·克劳福德,来自:lizadawsonassociates  

T:我自己卖中文版的时候没有那么顺利,之前先卖给台湾,然后准备再卖给大陆。那时繁体版已经出了,很畅销,我以为简体版应该没问题。结果 2005 年的北京书展,我带着 3 本台版的《追风筝的人》来。其中有一家非常具有知名度的大出版社,他们看了之后,说我们组织了个评委会,找了一些资深的编辑和编审,编辑挑出了 100 多个政治错误。这里面牵涉了苏共,伊斯兰等。

另外一个出版社是,编辑看了,然后给他主编,主编看了。因为是民营公司,就需要和国营出版社合作,所以就把这本书发给国营出版社的老总,这位老总看到半夜三点。打电话说,我觉得这个写伊斯兰问题拿不准,还是没签。但那个编辑现在变成了我太太,现在她开玩笑说,书没买到,人弄回来就行。

C:其实在小说最终稿出来之前,要卖版权是非常难的。出版社说,当我们花时间把它翻译成当地语言的时候,当地人就不太关心阿富汗的情况了。其实最难的是挪威,挪威是在 2007 年才卖出去的,比中国和爱沙尼亚都要晚。当时我打电话给挪威所有的出版社,最后北欧邻国的出版社都给他们说要买,一家我不太知道的挪威出版社就买了。

题图来自:douban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