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LV 70 年来首次推出的香水系列,调香师说了它背后的故事

刘璐天2016-08-26 12:54:09

这位格拉斯第三代调香师认为,好香水的三个元素是:合宜的平衡度,合适的新鲜度,以及对天然原料之美的凸显。

我们之前报道过,今年 9 月,LV 将在 70 年来首次推出香水线。7 款香水产品将在它的 473 个零售店面中上架,每瓶 100 毫升,售价 240 美元。

在 1927 年、1928 年和 1946 年,Louis Vuitton 分别推出过 Heure d’Absence、Je Tu il 以及 Eau de Voyage 等三款香水产品。但它们的市场表现一般,很快就停产了;产品配方也已经失传。

这次,LV 投入了数亿美元发展它的香水业务,不仅买下了香水之都格拉斯的 17 世纪香水工厂 Les Fontaines Parfumees ,还请到了在格拉斯出生的第三代调香大师雅克·卡瓦利埃·贝勒特鲁德(Jacques Cavallier Belletrud)入主掌舵。

在售价 3000 美元的手袋以及 20000 美元的腕表不好卖的时候,选择香水生意自然成了一个聪明的举动。“奢侈品牌的竞争如此激烈,所以得制造点什么吸引顾客进到店里来。” MainFist 分析师 John Guy 说。他估计香水将在未来给 LV 带来超过 4.96 亿美元的年营收额。

香水生意还吸引了不少美妆品牌。欧莱雅上个月同意收购法国品牌 Atelier Cologne——后者以 185 美元的价格在哈罗德等高端零售商店出售;雅诗兰黛以及西班牙香水品牌 Puig 在去年也收购了一系列小型香水制造商。

就在不久前,贝勒特鲁德从巴黎飞到香港,为 LV 的 7 款新香水造势。我们梳理了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的关于香水创作的那些事,重点整理如下。

好香水需要考虑几个固定要素,但冲突反而更能带来惊喜

“对我来说,平衡度、新鲜度都要需要把握,要把天然原料本身的美感表现出来。”

但调香师也最好能带点创新精神,学会运用手头的材料制造对比。比如最经典的玫瑰,如果加入一点皮制品,反而能得出更有趣的味道。

贝勒特鲁德经常喜欢在调香时加入一些并非用作制造香水的原料。“比如中国人泡茶时也会有花茶的说法,这和本地文化风俗有关。我常把这些元素也放入香水中。”

有趣的是,格拉斯之所以能够成为香水之都也是因为“冲突”。14 世纪香水作为阿拉伯传统传入欧洲时,法国南部因盛产制香用鲜花而成为香水生意的中心,但格拉斯到 17 世纪才成为真正的香水重镇。

这里原本以制作皮手套闻名,因为皮革厂的味道总是很难闻,所以工人们开始用加了花草提取液和油的水掩盖手套刚出厂的臭味。带着香味的皮手套很快走红,反而拉动了香水的制造,让它反客为主成了格拉斯的主业。

7 款香水的基调都是鲜花,他说这是第一次 CO2 提取技术被用在花上

“虽然没有写在瓶子上,但这些香水的定位是女性化的。我打算把这个系列做成一个关于花的故事,因为花朵就像女性一样柔软、强烈、有力、美丽,我也一直很渴望能有机会把它们的美压缩到一只小瓶子里。”

在这个系列中,Rose des Vents(风中玫瑰)只用了玫瑰花,不过是三个不同的种类——洋蔷薇、保加利亚玫瑰以及土耳其玫瑰;Turbulences(湍流)是晚香玉和茉莉;Dans la Peau(沉醉)里有茉莉和水仙,还加了一点皮革;Apogée(巔峰)混合了多种花,以百合为主;Contre Moi(靠近我)用的是贝勒特鲁德最迷恋的香草;Matiere Noire(暗涌)把广藿香和野姜花配在了一起;而 Mille Feux(闪耀)则用了中国水仙和皮革。

鲜花的萃取过程被称为 CO2 提取技术(CO2 extraction)。它原本是用来制作无咖啡因咖啡的,用在花朵上则可以将田野中含苞带露的花香保存在瓶罐中。

“也就是说你不会像传统提取方法那样用沸水去煮花朵,而是捕捉空气中的二氧化碳,把它们变成液体,然后以 20 摄氏度的温度把液体与花朵混合,就可以把香味保存下来。”

贝鲁特说这个技术类似在微波炉里热一瓶昂贵的红酒:“它还是酒,只是加热后味道稍差一些。”

创意是瞬间的、感性的,但产品必须是持久的

“创作一瓶香水的时间从 1 秒到一个世纪不等。”贝勒特鲁德半开玩笑地说,“但如果你是认真的,最好花 2 年时间。”

“创意只发生在那么一瞬间……而且调香不仅是个理性的行为,必须学着把情感填入瓶中,得出的味道才能打动人。你调出的味道必须能在店铺里出售 10 年之久,得是能常青的产品。”

贝勒特鲁德举出的一个例子是 7 款产品之一 Turbulences(湍流)。灵感来自他的一个回忆——和父亲站在花园里,一起研究花的味道。他俩经常清晨起床闻香,有次闻到晚香玉和茉莉混合的气味,让他印象深刻。

父亲和祖父也经常会当着贝勒特鲁德的面讨论原料、香水的女性与男性气质,以及玫瑰和茉莉各自的魅力点之类的话题。“调香师的生活很简单,就是由这些组成。从一开始我就没有从事其它职业的打算。”

题图来自 scmp.com,配图来自 allure.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