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奥运落幕之后,里约的未来仍旧令人担忧

Simon Romero and Andrew Jacobs2016-08-23 10:55:03

和平的喘息机会是短暂的。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里约热内卢电 - 马拉卡纳球场的天幕拉开,巴西用一场盛大的欢庆仪式向里约奥运会告别,从巴西乐坛巨星到数千年前部落人的摇滚艺术,天空都在为这场为期 17 天的盛会的结束感到惋惜。

不过,闭幕式期间的这场雨,还是略微影响了表演者的气势,他们盛赞卓越的艺术家和思想家,如著作颇丰的作曲家海托尔·维拉·罗伯斯(Heitor Villa-Lobos)、景观设计师罗伯特·布雷·马克斯(Roberto Burle Marx)以及考古学家尼艾德·奎东(Niède Guidon)——他在巴西东北部偏远洞穴的发现,对人们长久以来对美洲人分布的观点提出了挑战。

为了向南美最大的国家巴西的多样性致敬,这场闭幕式表演同样展现了这个国家通常被人忽略的丰富音乐遗产,闭幕式推出了一个叫做 As Ganhadeiras de Itapuã 的组合,她们曾经是洗衣女工,后来在巴西的东北部做抢救非裔巴西人民歌的工作,还有诗人兼歌手阿诺德·安图内斯(Arnaldo Antunes),他曾是圣保罗先锋乐队 Titãs 的主唱。

这个嘉年华般的闭幕式,frevo 舞者跳起雨伞舞,这是桑巴传奇人物马蒂欧·达·维拉(Martinho da Vila)和卡门·米兰达(Carmen Miranda)的招牌表演,给奥林匹克运动会适时地画上了一个富有民俗风采的句号,而本届奥运会自召开以来也饱受诟病和抗议

奥林匹克运动会闭幕式在马拉卡纳球场举行。游行队伍热烈欢庆巴西的多样文化和国家丰富的音乐宝藏。图片版权:Chang W. Lee/《纽约时报》

尽管人们普遍担心里约并没有做好举办奥运会的准备,或者说犯罪和混乱会让奥运会变成一个国家的羞辱,但许多巴西人还是抱着胜利的心态来观看奥运会,在整个国家经济紧张、政局动乱之时,民众也十分需要这样一个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为了看这场南美洲举办的首届奥运会,50 万游客涌向了里约。开幕式后的几天里,对于奥运会的批评主要聚焦在了巴西在后勤保障上遇到的挑战——在呈现世界上最盛大的体育盛会时,巴西一方面面临着后勤保障的危机,另一方面却还存在着不合理使用公共资金的情况。

“我们清楚在这里生活并不那么容易,但里约张开了双臂,我们需要祝贺自己举办了这样一个美好的派对,为自己的热情好客与欢乐而庆祝。”45 岁的物流分析师耐德·古维·里拉(Naidê Gouvêa Lira)说。

周六巴西足球队战胜德国队更让人们沸腾了起来,这场胜利为巴西迎来了本届奥运会上的第七枚金牌,也缓解了 2014 年世界杯巴西输给德国队的屈辱之痛。

举国上下,巴西人民似乎对这个差强人意的金牌数字十分满意,七枚金牌也让巴西成功跻身十四强,这是巴西有史以来最好的奥运成绩。很多人都还在回味他们在里约奥运由柔道选手拉菲啦·希尔瓦(Rafaela Silva)获得的第一枚金牌,希尔瓦是来自里约贫民区的一名黑人女性。

“看见她赢得了比赛真的让我们士气高涨。”47 岁的待业木匠法比奥·寇斯塔·多斯·桑托斯(Fabio Costa dos Santos)说道,他和希尔瓦一样,在这座上帝之城西郊的贫民区里欢呼着。

这次奥运会可谓是麻烦不断。虽然官方启用了 85000 人阵容的超强安保力量来缓解对犯罪的恐慌,但葡萄牙的教育部长还是遭到了持刀抢劫。一辆载着记者的奥运巴士还遭到了人们的投石攻击。

奥林匹克的热闹之外,警方与贩毒团伙在里约阿莱芒贫民窟展开了枪战。这是城区中的贫困地带,基本都是棚户区,虽然官员们承诺里约在奥运期间将会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但这一切都在不断提醒着人们,这座城市依然存在着难以驯服的暴力和不断扩大的不公正。

里约奥运负责安保的一名警官在开车经过一处毒贩控制的贫民窟时遭到杀害。遇害警官海里奥·维埃拉·安德拉德(Hélio Vieira Andrade)来自巴西亚马逊的罗赖马州,他在奥运期间首要负责里约的检查工作。

“在奥运的汪洋大海之中甚至找不到一滴为他而流的眼泪。”政客兼作家费尔南多·贾贝拉(Fernando Gabeira)说道,他强调了人们面对运动员胜利与失败时情绪上的巨大反差。

在一个超级大都市中,交通大堵塞让往返于城市两端不同赛场的游客吃尽了苦头。许多人抱怨运动场中许多空空如也的座位十分显眼,即使是在闭幕式上也是如此——票未售罄的一部分原因,是工薪阶层很难承受这样的价格。

至少在前期,奥运会的组织者在许多方面都遇到了麻烦。漫长的安检队伍和一些场馆的食物短缺让观众满腹牢骚。游泳和水球池的神秘绿色也极其尴尬。

从国家整体来看,对于举办奥运会的花费与努力是否值得,巴西人民有着不同的看法。周日巴西民调公司 Ibope 公布的一项公众舆论调显示,62% 的人认为奥运会让这个国家遭到了破坏,只有 30% 的人认为举办奥运会是有所收获的。

据 Ibope 的调查显示,57% 的巴西人们依然认为奥运会对于提升巴西在全球范围内的国家形象产生了积极的影响。该项调查于 8 月 11 日至 15 日期间进行,采访了 2002 人,抽样误差为正负 2 个百分点。

混合的情绪交织成了一个悖论,正如《圣保罗州报》(O Estado de São Paulo)专栏作家何塞·罗伯托·托莱多(José Roberto de Toledo)在参与分析调查结果后所说,这是“一次挥霍浪费却最终成功完成的活动”。

尽管如此,许多人们最担心的忧虑都被证实不过是杞人忧天。通过蚊子叮咬传播的寨卡病毒(Zika)曾令一些外国运动员放弃参加巴西的比赛,选择留在家里,但随着奥运会的进行,人们已经几乎已经忘记了这回事。

同样地,在之前人们还曾担心会发生恐怖袭击。虽然巴西政府未能实现承诺,及时完成瓜纳巴拉湾(Guanabara Bay)的清理工作,但帆船比赛还是得以顺利进行,水面飘浮的废弃沙发也没有与比赛选手发生任何碰撞。

麦肯锡教会大学(Mackenzie Presbyterian University)体育研究员安德森·古热尔(Anderson Gurgel)称赞主办方对于突发问题的处理,但他也认为,他们有时行动太迟缓。

古热尔说:“这种规模的活动都会遇到问题,关键在于如何处理问题。巴西人需要明白,事情不会总是出问题,也不会总是混乱一片。”

在星期天举办的闭幕仪式上,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之一是对考古学家奎东女士的表彰,她领导了在巴西东北部的卡皮瓦拉山国家公园(Serra da Capivara)进行的挖掘考古工作,在阴暗的洞穴里发现了数千幅史前壁画。可惜的是,对这一发现的庆祝正值这个国家面临严重的金融危机

不过,虽然这一场闭幕式不像之前的奥运会闭幕典礼那样壮观华丽,却也充满了简约的风格。融合了莱宁(Lenine)等多名当代音乐家的演出,致敬了作曲家路易斯·贡萨迦(Luiz Gonzaga)等著名巴西文化人物,在马拉卡纳体育场里营造出一种热烈愉悦的气氛。在桑巴音乐的伴奏中,运动员在雨中游行。

而另一起发生在本届里约奥运会令人难忘的不愉快事件的始作俑者却非巴西:美国游泳选手瑞安·洛赫特(Ryan Lochte)谎称他和他的一些队友在街上被拦停后,被自称为警察的人持枪抢劫。

闭幕式。图片版权:Chang W. Lee/《纽约时报》

上周六,洛赫特承认他夸大了事件的细节,希望能让事件得以平息。他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组(NBC News)说:“我让我的队友失望了,我已经吸取了教训。”

尽管如此,巴西国家足球队击败德国国家足球队获得胜利,使巴西的许多民众将目光从这个游泳运动员的事件中转移开来。巴西主流电视广播公司环球电视台(Globo)沉浸于巴西获得足球比赛金牌的喜悦之中,投入了大量的晚间新闻节目时间来报道和庆祝这场胜利。

但是,即使在一片喜庆之中,巴西那不受控制——如果尚还在运行的——民主制度导致的两极分化仍然显而易见。

当环球电视台将镜头瞄准在里约旧城区里饮酒狂欢的人们时,人群中一声 “反叛者环球!”(Globo golpista!)的喊叫声打断了这段新闻广播,在那一刻揭示出在奥运会期间仍持续存在的政治分歧。(一些批评者认为,正是由于环球电视台支持让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下台,才导致其目前被停职。)

事实上,在未来几周内,巴西人们需要思考的事情很多,因为他们将要面对丑陋的现实:汹涌上升的失业率、猖獗的腐败和在首都巴西利亚愈演愈烈的政治冲突。

和平的喘息机会是短暂的:在未来的日子里,巴西参议院将开始针对罗塞夫的审判,她的罪名是非法操纵联邦预算。巴西临时总统米歇尔·特梅尔(Michel Temer)并没有出席闭幕式典礼,在奥运会开幕式上,他遭遇了嘘声一片。

对于里约市民来说,过去两个星期里令人兴奋愉悦的心情终要被一系列挑战取而代之:不完善的污水处理系统,越来越严重的贫困问题,以及摇摇欲坠的政府无力及时支付几千名公务员工资。里约热内卢市长爱德华多·帕埃斯(Eduardo Paes)已经将他的政治前途与奥运会连在了一起,他星期天晚上出现在舞台上时,遭到了台下观众的阵阵嘘声,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获得的热烈掌声。安倍晋三的出现,标志着东京将要举办的 2020 年夏季奥运会。

很多人说,最令人担忧的是数以万计在奥运会期间被派驻里约的士兵和军警人员,当他们回到自己所在州后会发生什么。联邦政府在最后一刻提供的资金为激增的安保人员需求提供了经济支持,但一名警察工会官员提醒说,如果政府欠薪,将可能会导致警员们罢工。

61 岁的退休女佣伊丽莎白·雷森德(Elizabeth Rezende)表示,她已经为迎接现实做好了准备。她说:“奥运会对里约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但一旦结束了,像我们这样的穷人将重新回到地狱,犯罪分子肆无忌惮地在街上漫游时,我们只能把自己锁在家里。”

翻译 熊猫译社 孙一 李秋群

题图来自 纽约时报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