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上海书展」我们和李舒聊了聊美食、民国热和 90 后

曾梦龙2016-08-19 19:28:13

“我在这个媒介上大声鼓与呼,你看沈从文,你看鲁迅,你看钱钟书,其实他们都很有趣。”

如果你对美食专栏和民国八卦感兴趣,可能会知道有个作家叫李舒。她不仅在《Vista 看天下》写了几年的美食专栏,还担任了美食杂志《悦食 Epicure》的媒体总监。

除此之外,她还有个微信公众号,专门写历史八卦,比如逛窑子吃花酒指南等。这个公众号和她上一本《山河小岁月》的书名相同, 甚至从书名你也可以看出它可能是对民国名人胡兰成《山河岁月》的戏仿。 

公众号目前已经有 15 万粉丝,李舒俨然成为一个“小网红”。这其中,有 70% 的粉丝都是女性读者,年轻人居多。她的粉丝称其文章“有趣”、““名人八卦写得文笔婉约”,但也有读者觉得“八卦极了,像鸡肋”、“神经兮兮 无聊”。

李舒自己认为,“八卦其实无所谓”,她想表达的是“大师和寻常人没有区别”。这些看起来有点儿投其所好的轶事最好能成为大家通往民国那些人的“中介”。“我还是希望通过这些东西让大家对这些人感兴趣,去看他们的作品”,李舒说。

朱自清是饿死的吗?鲁迅自己做饭,而且很爱下馆子?沈从文不做饭,最爱吃米线?张爱玲讲究吃,但其实根本不会做饭?钱钟书给杨绛做的海外月子菜都是什么样的?

李舒在新书《民国太太的厨房》里一一对这些问题做了探索,除此之外,新书里还有张大千、郁达夫、杜月笙、周作人、胡适、康有为、张恨水、吴宓、邵洵美、唐鲁孙、宋美龄和蒋介石等民国名人关于吃的种种嗜好和故事。

8 月 17 日,我们在上海书展采访了李舒,和她聊了聊民国名人的食物嗜好、个人经历、新书背后的故事、民国热和 90 后等。

Q:好奇心日报;L:李舒

Q:这本书怎么来的?

L:我在《Vista 看天下》有一个专栏,每期字不多,就 1000 多个字。最开始有些框架是那里面的,但是后来,慢慢有微信公众号。我就觉得 1000 多字不足以把故事说清楚,公众号的好处就是随便你写多少字,所以会在写。但从微信公众号变成书,又会再编一下,它的语言和各方面都是不一样的。但是主要还是这样慢慢过来的,也有一些文章是专门为书写的。

Q:为什么书后要附 24 道民国菜谱?

L:因为我觉得有这个东西会更直观一些,你从文字的想象,其实你是从一个文本解读到另一个文本。但是你有了菜谱后,我感觉会和大家的关联性更大,所以当时我坚持做这件事。其实很费劲,摄影师中途和我经常争吵,因为关于风格方面讨论了很多次。

Q:都是现拍的吗?

L:对。有一些菜还是我自己做的,比如虾仁炒蛋、红烧肉。(鱼)这个找的是饭店,我当时在家试了好几次,你别看这个蒸鱼,其实很麻烦的。你要怎么做到好看,食物摄影师是另外一件事,你自己在家做,你会做到熟,做到要好吃,但是读者没有办法吃到好吃,所以只能看到好看。但是你要达到这种好看程度,其实这条鱼没有被蒸熟,它要淋大量的油上去,你才能看到这个东西。

Q:书的封面为什么有法语?

L:因为我这里有好几个故事和法国相关的,所以当时设计师孙晓曦(曾制作过 2015 中国最美的书《薄薄的故乡》)说用法语,就是太太的厨房。

Q:其实你在杂志有专栏,也有个人的微信公号,为什么想要出书?

L:我其实在这上面还挺老派的。我会觉得书这个东西还是和其他东西不一样。对待书还是会比较严肃一点,所以微信号里引用的一些语句,书里面就不会用。比如微信号里面有很多网络语言,那么这个书里就绝对不会有。我觉得书对于一个作者而言,就像她的孩子一样。你还是希望很认真地对待他。

Q:所以你觉得书是更好的传播方式吗?

L:书和微信公众号是不同的传播方式。微信公众号就是快,但是你在一个手机上是不能很认真地去读它的。但是你放到一本书上,可以很耐心地去读。我在国外经常遇到网络不好,我觉得特别好,然后就开始读书。你会发现你会用很多时间来读书比较好。

Q:签售会上你说硕士研究的也是民国时期的报刊,那当时写论文和现在写专栏的区别?

L:那当然是不一样,会觉得不严肃。不过有一个好处,我老师会引用日记和书信,这个其实是(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的)黄旦老师教的。他说,我们要更多地去借助第一手资料,去评述和援引一些东西。之前上课的时候给我们讲文本的解读,他也会说不要老是去看传记,一定要回到当时的语境里,尽量找到第一手的东西。
但从写论文的角度讲,你写出东西面对的读者就不一样。论文不需要文采, 一二三巴拉巴拉说出来就行。但是读大学的时候,我就喜欢找一些比较好笑的点。 2004 , 2005 年的时候,上黄老师的课,我就想做杨乃武小白菜庭审整个报纸的报道。我会想一些可能比较好玩的点,别人不太想到。借助的方法一样,但文风不一样,面对的读者群不一样。

Q:有人觉得你写的是八卦,你怎么看?

L:我觉得无所谓,只要大家觉得好看就好了。八卦,其实我无所谓,我还是希望通过这些东西让大家对这些人感兴趣,去看他们的作品。我想先让他们觉得这些人好玩,然后去学习那些人的东西。因为那些人的作品我认为才是真正能流传下去的,我自己不认为自己的作品可以。我只是希望做一个中介,更像是一个媒介。我在这个媒介上大声鼓与呼,你看沈从文,你看鲁迅,你看钱钟书,其实他们都很有趣。然后这些人通过这个中介,去读了鲁迅的书,沈从文的书,这个是我最想达到的目的。

Q:想让大家觉得和印象中的人不一样?

L:恰恰是因为我们之前都觉得隔太远了,因为我之前碰到好多 90 后那些小朋友们,就会和我说:为什么还要读这些?为什么要知道他?我觉得会说,我们不能说是读者的问题。可能是我们之前获得的就是教科书上,包括我自己上学,鲁迅是一定要去上的课,一定要背“我的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但是你没有别的方式和途径了解他,等你真正去了解他后,发现他也是个很可爱的人。也许知道他是个可爱的人,能帮助你更多了解他的作品。

Q: 90 后读者多吗?

L:好像年轻人很多,这也是我没有想到的,因为我有时候会收到小朋友要考试了(的消息)。我原来一直以为我的群体是老一点,跟我差不多大,结果好多都是小朋友。我记得办公室收到一封信,他们高中一个班每次就买一本看天下。问题是我现在写《金瓶梅》专栏,他们也看吗?他们也看的。后来我觉得蛮不可思议的,这么多都是小朋友。

Q:女生会多一点? 70 %?

L:应该会有。因为他们私底下想搞一次相亲会,但好像没有搞成,男生太少了。

Q:为什么兴趣点一直在民国?

L:我希望在民国这一块做个了结,用这两本书吧。我兴趣还挺广泛的,我还想做更多的。前面写方召麐和赵孟頫,我自己本身是对艺术史(有兴趣),所以可能之后还要想这些。当然要先完成《金瓶梅》。

Q:怎么看之前兴起的民国热?

L:我觉得我不是一个特别会被潮流勾着走的人,所以不太知道外面。就像我去年十月才开始做微信号,那时做微信号是因为有一次我的一篇文章被杂志的新媒体转载了,当时他改我的标题。我很不高兴,他就跟我说你不懂新媒体,因为新媒体就是这种标题。
很生气,我记得和孟静(孟大明白)一起,那天下很大的雨,在一家火锅店,我说我特别生气,他们说我是一个被新媒体抛弃的人。那我就想,好吧,那我就试一试,看到底有没有被抛弃,其实本质上来讲,我觉得我是一个对于潮流慢一拍的人。民国为什么会热我不知道,以及它现在还热不热我也不知道,但我会觉得是好事。因为民国热总比天天讨论王宝强好吧。

Q:因为和个人经历有关?有“遗老”心态?

L:有一点,老是会有久经老态的说法,一代不如一代,但我现在发现 90 后很令我刮目相看。他们有时候会和我发一些东西,比如我之前写了胡友松,有一段时间传她是胡蝶的女儿,嫁给李宗仁。后来就有一个小朋友给我写了一封信,他其实是李宗仁家的后人,但他是 90 后。他就讲了很多他们家族,但是他不能弄那个,不然他妈会把他打死的。他给我讲了很多,我觉得很有趣,解读的又是另一种视角。

Q:一个作家做不做饭?

L:鲁迅做饭,张爱玲不做饭,沈从文不做饭,邵洵美不做饭。张大千会做饭,而且做得很好。当时讨论更多的还是张爱玲的问题。你想想她每次要穿很美才出去,为什么要穿很美去菜场?

题图来自:cw;文内图来自现场、图书和主办方提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