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在中国,一本电子书上架前要经历多少障碍?

智能

在中国,一本电子书上架前要经历多少障碍?

夏雨青2014-10-29 16:15:16

中国出版业的流程在数字时代正在受到巨大挑战,一本电子书的出版过程障碍重重。《好奇心日报》专访了亚马逊中国 Kindle 技术总监付孟若,一起探讨为什么做一本电子书那么难。

你习惯在手机上快速扫阅起点小说,还是更喜欢用 Kindle 读艾柯?

除了“格调”不太一样,承认吧,电子书可能都在越来越多的占有你的阅读时间。

这种改变促使出版商做出向电子平台转型的决定。在亚马逊中国上周办的第一届 Kindle 电子书技术交流峰会上,来自各大出版社电子书团队的人挤满了不大的会议室,这种“盛况”让主办方亚马逊 Kindle 团队都有些措手不及。

这届技术峰会的主题是由来自一些出版社的技术负责人和亚马逊团队,分享电子书制作过程中的经验。出版社对于这样的交流非常热情,根源在于目前整个出版市场对于电子书制作流程的经验有限,更缺乏最佳解决方案。内容管理系统缺失,或是时间和成本限制等等,都是让出版社做电子书时头疼的地方。会后的意见反馈展板上贴满了写着“希望有更多这样的交流”的便签——这并不多见。

2012 年 12 月亚马逊 Kindle 商店上线,但在此之前一年,亚马逊 Kindle 客户技术总监付孟若就开始带领技术团队,试图为中国出版社介绍最佳实践经验和工具。中国电子图书出版仍然处于拓荒阶段,他们一直在帮助出版社进行转制工作和技术培训。这次《好奇心日报》的采访是付孟若首次接受媒体专访。

一本电子书从选题诞生到最终上架,到底要经历多少障碍?

书在哪里?能出版吗?

目前整个图书出版市场还停留在“纸书电子化”阶段。书一开始并不是为电子出版准备的——出版社发行一本纸书后,觉得这本书也适合在电子平台上推出,才会着手将纸书转成电子版。

在这个听上去简单的过程之前,出版社面临两个原本不是问题的问题:书在哪里?能出版吗?

这两个问题都源自落后、低效的内容管理系统。

首先是出版物源文件下落不明。每家出版社或多或少利用内容管理系统来追踪自己的出版物,很多有专门的资源管理部门,但利用率有很大差别。内容管理系统的缺失直接导致出版物相关文件可能不完整、不准确,在需要修订时也许无法查到历史版本。

更严重的问题是版权。以中信出版社为例,2005 至 2008 年“信息网络传播权”这个概念还比较新,所有的合同都只标注了网络上发表权。中信出版社电子书中心的渠道副总监曹玲玲告诉《好奇心日报》,“这样的合同是否能用,我们就需要和法务部讨论。”

曹玲玲表示,在中信发展电子书业务的初期,每一本电子书“上架都需要说明、价格、简介,大量的时间都在整理这些信息和表格。”

如果没有一个有效机制追踪每本出版物,电子书出版前的大量人力将花费在收集、勘误作品文件和相关信息上,而这些完全可以被避免。


源文件你能看懂,机器能看懂吗?

拿到作品源文件只是个开始,流程的下一步是导出准确、可用的电子书文本和图片。一般来说电脑软件会负责识别出具体文本,导出的文字才能做成最后发售的电子书格式。这又是一个听上去简单,实际令人头疼的流程。

由于出版社使用的原始排版系统不一,需要导出的文件格式和规范各不相同。这让内容收集过程不够自动化,准确率也很低。

Kindle 客户技术总监付孟若告诉《好奇心日报》,“我们会拿到很多不同格式的文件,有些是可拷贝的 PDF;有些是不可拷贝的 PDF;有些是文本文件,缺少版式信息;有些是 Word 文件。这些文件很大部分来自两种主流的排版软件,方正和 InDesign。有些我们拿到的文件可能会出现乱码和段落格式丢失。这也会很难让我们去做下一步转制的工作。这时候就必须去找出版社看是否能要到更好质量的文件,以便于我们去做下一步的生产。”

文字准确只是最低要求,另一个隐患来自图片。付孟若补充道,“我们获取的图片是来自纸书定下来后拿到的图片。虽然印刷级的精度很高,但各种因素制约我们可能拿不到高精度的文件。我们会尽全力让图片以最佳方式呈现,但有时候因为质量问题不得不去掉图。”

有时候连拿到文件本身也可以成为难题。亚马逊团队就曾遇到过总社授权他们进行文件转制,但分社毫不知情的情况。由于需要来回打报告、申请,为拿到可用的文件耗费了他们大量的精力。

被这些质量问题困扰,亚马逊在内部的转码流程里增加了一道质检环节,验证从出版社处收集的文件质量如何——内容是否完整、图片是否清晰、错别字有多少,从而判断文件是否符合转码要求。这个步骤必要,但确实消耗了更多时间。

内容收集环节的校验是整个出版流程中最应该改善的环节。付孟若评价说,“这个问题其实是出版社、转码公司、亚马逊和其它平台面对的共同挑战。”


文件转码消耗大量人力和时间

拿到用来制作电子书的原材料文字和图片之后,出版社的下一步工作是文件转码。这意味着用不同软件重新把文字和图片排列、打包,制作成最后面对消费者的电子书。

很多出版社并不熟悉转码过程,本该更自动化的流程被大量人工时间替代。更自动化的转码需要更多金钱和人力资源投入开发,对出版社是技术和战略上的挑战。

在一些没那么重视电子书的出版社,实习生做好一本书的转码可能需要一两天。对于一些表格、公式和图片比较多的书,需要的时间会成几何倍数增长。

更多想要发展电子书产业的出版商工作量要庞大的多,他们通常组建内部团队或者使用外包的转码公司来完成这个过程。

内部团队在质量和响应速度上都有优势。不过在电子书成为重要收入来源之前,不是每个出版社都有条件为电子书制作组建专门的团队。不少出版社选择把这项工作外包给转码公司。

转码公司是漏洞的另一环——每个转码公司的流程和质量不同,不是每一个都能达到出版要求。外包还有可能带来文件泄露问题,对于出版社是难以承受的损失。

根据付孟若介绍,受目前出版社的技术和产能限制,亚马逊也会无偿为出版社分担转码工作。当被问到亚马逊未来是否会希望出版商更多靠自己进行转码时,他表示这两条线会并存。

“我们非常希望出版社在电子书的业务投入能加大,包括能源投入和资金倾斜。反过来,亚马逊意识到它需要和出版社一起做这件事情。比如某些书很复杂或者出版社产能紧张,那么我们很乐意分担一部分费用,或者帮它去做转码工作。”

纸书的排版经验全得重来

版式设计是文件转码过程的一部分,争议最多,也最被重视。

在为一个完全不同的载体设计阅读体验时,出版方需要重新考虑文字和图片排列,标题和段落样式。

1.  做电子书?更像是做网站

以常用电子书格式 ePub 为例,电子书其实是由 HTML 语言写成。做电子书就是在构建一个小型的网站,不同样式由 HTML 语言决定。

比起纸书,制作电子书的过程更像网页设计,这为经验尚浅的出版社带来了不少技术限制。

这种设计限制有时候也是优点。电子书的注释实际上是超链接的另一个形式,点击后就会跳到相关的位置,也能很方便的返回。这在纸书上并不存在——你必须手动翻页去寻找。

付孟若对于电子书的设计有自己的理解,他反复强调“书的本质是阅读”,“我们现在的电子书基本上没有设计,或者很少设计。电子书的设计还是以纸书为蓝本,所有人都在以一个尺度要求电子书,那就是为什么你不能做得和纸书一样?纸书的设计适合用书本的方式来阅读。它的排版方式并不能照搬到电子书上来。”

2.  排版样式很多,取舍的平衡在哪里?

当天的技术峰会上,亚马逊团队展示了多种不同排版式样设计:首字下沉、注释、边框效果、混排,这些耗费了他们大量时间研究。

这些效果本身的样式设计、编码需要时间,不过更重要的是如何在移动阅读器上呈现。Kindle 拥有一块 6 寸的灰度显示屏,移动阅读载体普遍被更小的屏幕和单页显示限制。跨页图、混排等更复杂的版式设计并不适用于电子书。

怎么使用这些样式需要出版方有足够的判断力衡量。复杂还是简单,是否注重细节——这些决定了出版方在排版上投入的时间。如果你想把一本书做得更精美,也许需要更复杂的 CSS 样式,一定需要更多时间思考细节。

3.  排版工具?没有合适的

排版工具是另外一个问题——软件的选择、使用经验还没有在国内出版社里大规模普及。

付孟若在采访中提到,国内出版社的经常向他们咨询,是否存在一个高度集成化的软件,能在没有 ePub 和 HTML 基础知识的情况下做电子书;是否有软件用图形化界面和傻瓜式操作来完成这些过程。

他表示,“我们也看到有一些商用软件和平台提供无需 CSS 就可以排版的工具,但前提还是要有人花时间和精力去设计这些。最后的方法会很简单,就像使用格式刷一样,比较方便地做一级标题和首字下沉等效果。” Google 开源项目下的 Sigil ePub 编辑器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市面上不少软件都有它的影子。

在目前的阶段,工具的学习曲线差异很大,效果各异,对中文支持的兼容性不一。出版社对电子书的重视程度决定了它是否在意最终的呈现效果,也决定了它是否投入资源学习试用这些软件。

4.  互动是电子书的未来吗?

关于电子书互动性的讨论也成为新的设计难题。美国亚马逊提供 KEAV (Kindle Edition of Audio and Video) 工具,允许出版方在书中嵌入音频和视频,但受硬件限制只能在 Fire 平板系列上播放。

例如《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这样的媒体在移动平台上进一步扩张,他们都把信息图、交互内容当做下一步战略的重点。如果电子书想要跟上时代,这是它下一步需要适应和解决的问题。

付孟若说,“亚马逊 Kindle 注意到了这种趋势和需求,确实在考虑。在美国那边有相关的讨论,但还没有详细时间表。”


成本和质量的平衡在哪儿?

电子书制作的这些壁垒都受制于两个共同因素:时间和成本。

付孟若说,“一般来说,出版社对于一本书(转码)的理想价格区间是 100 元左右。我们对做电子书的要求更高,成本肯定远远高于这个。转码公司还有更便宜的——做纯文本的报价有些是 20 多元。”这个价格要求低得让人震惊。

其实电子书制作的成本主要在前期资源投入和人力成本上。除了转码需要花费人力时间,识别文字、转成 XML 格式、制作 CSS 样式、排版等需要出版社购买不同的软件,甚至雇程序员开发内部工具。

另一方面,出版社对于时间的要求在提高:更快的响应速度意味着他们能更好地应对市场需求,打败竞争对手,最终带来更高收益。在峰会上,中信出版社的曹玲玲提问:“我们现在能做到的最短转码时间是 1 天。有没有更短(制作时间)的经验能分享?”

出版社大多希望在时间和成本限制与质量要求上取得平衡:很复杂、很精美,还是很简单却依然具有可读性? 如果你明天就想把一本书拿去卖,可能只能做到非常基本的阅读体验。读者会买账吗?


市场太小,盗版太多

电子书克服这些难题上架只是一个开始,营销和市场是它需要经受的最终考验。目前电子书市场仍然太小,也遇到了盗版问题的阻力。

构建一个更好的流程、让电子书出版变得简单需要更多资金与人力,它的市场规模却还不足以让出版社足够重视。缺乏出版社的重视,市场发展也会受阻。像不少其它新商业模式一样,它遇到了鸡生和蛋生的选择问题。

中信出版社电子书中心的渠道副总监曹玲玲告诉《好奇心日报》,中信从 09 年就有了电子书部门,最早是在和移动运营商在合作,我们现在已经上线了三四百本,年内计划上线一千本。“(国内)整个纸书的市场大概是 300 亿,电子书加起来可能有上亿。我们的目标是先把电子书(销售额)做到纸书的 1/10。”

另外一些出版商选择观望——等市场发展起来了再加入竞争,尽管他们可能因此错失先机。

盗版是电子书市场绕不开的难题。电子书也许应该感谢盗版培养了一代中国人阅读电子书的习惯,不过它造成的损失远非稚嫩的电子书市场所能承受。要想做到纸书和电子书同步发行时,出版商必须解决这个最大顾虑。

加密和解密,盗版和正版永远都如影随形。Kindle 电子书的技术壁垒在不断提升,但对应的破解手段也层出不穷。

苹果应用商店、视频网站 Netflix 和游戏平台 Steam 算是近年对抗盗版比较成功的例子。一个更方便、自然的购买流程是对付盗版的最好手段,也是 Kindle 和其它电子书平台一直以来的努力方向。

做到“纸电同步”需要改变整个流程

“纸书电子化”是所有电子书出版流程问题的根源。通常一本书的电子出版是在纸书完成后,多加上去的一个步骤。做书的流程一开始就是为纸书而非电子书服务,所以电子书的制作才困难重重。这带来了以上所有问题:版权、内容管理和收集、设计呈现、时间和成本。

一个更合理的解决方案是,出版方在设计、排版、印刷纸书的时候把电子书考虑进去。

付孟若描述了他梦想中的电子书出版流程:“理想的情况是我们在选题的阶段就想好电子书的客户群是什么,排版的时候考虑好这种排版是否适合电子书——如果不适合,那应该做一个不同的电子书的排版。如果顺着这种流程往下进行三审三校,不仅纸书可以受益,电子书也可以收益。如果整个管理系统到位,我们拿到的东西很容易能转换成电子书。最理想的情况能做到纸电同步。”

付孟若在电子书上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说了这么一句话:阅读体验第一,然后才是成本。呈现在终端消费者面前的是一个几兆大小的文件,但电子书的出版目前还是一个漫长、痛苦的过程。

从这次技术峰会看,图书行业的每个人都在努力改变这点。


题图来自 Digital Trend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