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不吃肉蛋奶,素食主义者在垃圾食品里放纵了起来

杨琳2016-08-12 07:02:34

“清心寡欲”大概是对这个群体的一大误解。

在素食主义风潮中,已经出现了比果蔬汁和小麦草更流行的东西。甜甜圈、素食披萨和人造肉汉堡们,正在一点点勾起油炸高热量食品对人类的天然吸引力。

这些跟部分非素食食品一样高油、高糖、高盐的添加食品,即便有着素食的成分——比如用人造肉代替肉,用大豆制品代替乳制品,但还是因为有违人们对素食主义的一贯印象——吃大量果蔬,健康,很少的碳排放量——而被称为素食垃圾食品(vegan junk food)。

它们现在又流行回来了。

“不健康的选择太多了,让人很难抗拒。” 美国素食者 Jessica McCully 在前不久举行的一个素食主义者美食节上说,说这话的时候,她正拿着一个人造鸡肉玉米卷。

洛杉矶甚至会在每年 10 月举行一次“素食啤酒节”(Vegan Oktoberfest),让素食者们在大豆蛋白冰淇淋、巧克力、大杯啤酒和油炸小吃中放纵一番。

据 Harris Interactive 的调查显示,从 2008 年2015 年,美国素食主义者的人数从 700 多万增长到 1000 多万,占比从 3.2% 增长到 3.4%。考虑到美国的 3 亿多人口基数,这并非一个多快的增长速度——当然,其他没那么严格的素食者也在增多——但却足以让商家相信它是一个有潜力的市场,而且它们似乎更早看到了素食者对高热量食品的需求。

早在研发经费超过 1.8 亿美元的“多汁”人造肉汉堡 7 月末开始在纽约发售之前,一些奶酪公司就提前占领了市场。比如 Kite Hill ,他们研究出了用杏仁制作出来的奶油芝士;来自纽约的 Treeline 素食奶酪产品更丰富,一共有 6 款,都由腰果做成。

售价 12 美元的人造肉汉堡 | 图片来自 impossiblefoods

今年 3 月,在满足素食者对垃圾食品的喜爱这件事上,纽约大学附近的 By Chloe 餐厅已经取得了成功。他们提供不逊于其他连锁快餐品牌的丰富品类,比如汉堡、冰淇淋、杯子蛋糕、意面和薯条。只不过做成这些垃圾食品的食材不同:大部分食物里都含有牛油果,加上蘑菇、腰果、杏仁、素食奶酪,好为食客带来满足感。

这种趋势也不止发生在美国。上周,在加拿大安大略省举办的排骨节(Ribfest)上,几千人排队购买一种叫做 Big MACinnes 的素食汉堡,它用鹰嘴豆、洋葱,混合酱油和面包屑,制造出类似肉饼的口感,然后淋上蛋黄酱、碎生菜、泡菜,以及不含乳制品的切达干酪。在 5 天的美食节里,制作这款汉堡所需的风干鹰嘴豆就用了 300 公斤

英国素食群体的需求可能更大一些——毕竟,过去十年中,英国的素食群体从 15 万增加到了 50 万,足足翻了三倍—— 2 月的时候,曼彻斯特也新开了一家名为 V Revolution 的素食垃圾食品餐厅,汉堡、热狗、烤奶酪和甜品都应有尽有。

素食垃圾食品餐厅 By Chloe 门前排着长长的队 | 图片来自 BI

还有澳大利亚。市场研究机构欧睿国际的数据显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包装素食市场是美国(17.5 亿美元),其次是德国(6.14 亿美元),英国(5.07 亿美元)和澳大利亚(1.36 亿美元)。欧睿预测,到 2020 年,澳大利亚这一市场的份额将达到 2.15 亿美元,增长 58%。

但在澳大利亚市场的包装素食中,占比更大的还是素食垃圾食品——最大类别是替代乳制品类(8370 万美元),其次是酱汁、调料和调味品(2630 万美元),饼干和小食(1250 万美元),糖果(690 万美元)——之后才是似乎更健康一点的早餐麦片(540 万美元)——以及不那么健康的奶油、果酱等涂味品(110 万美元)。

这对快餐业来说,似乎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澳大利亚快餐品牌 Grill’d 就表示,它的几款素食汉堡的销售比去年增长了 12%,而且还在快速增长。

“虽然沙拉也不错,但我们的目标是占素食市场更大的份额,”总部位于悉尼的葡式炸鸡连锁品牌 Ogalo 的经理 Nelson Lima 则说,“现在我们每卖出 30 个汉堡,就会有一两个是素食的,素食者想要的是汉堡的这种满足感。”

印度市场就更不用说了。由于文化因素,素食者占印度人口的比例为世界第一。必胜客、肯德基、塔可钟、麦当劳、达美乐……这些高热量连锁品牌几乎都有针对印度推出的素食菜单,而且还在定期推新。

这种垃圾素食的流行趋势似乎表明,人们成为素食者,可能越来越不仅仅出于对健康因素的考虑了——因为他们并没流露出对饮食当中热量的担心——而是可能出于减少碳排放量的环保意识,对动物权益的保护等原因。

也就是说,素食主义更多地成为了一种价值观上的选择,但人类对于味觉要求和对于高热量的渴望,是很难被牺牲掉的。

题图来自 dc-vegan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