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嗨,蟋蟀,我们把你做成能量棒怎么样?

商业

嗨,蟋蟀,我们把你做成能量棒怎么样?

李莉蓉2016-08-09 14:03:05

美国人补充蛋白质的热情真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现在,他们认为把昆虫蛋白利用起来是一门好生意。

2013 年,联合国发布了一份报告,在上线后的 24 小时内下载次数就超过了两百万次。这份 201 页的报告主要说了一件事:这个世界上至少有 20 亿人在食用昆虫,不是因为饥荒,而是因为它们好吃而且是极佳的蛋白质来源。

报告最后说,“你们也应该试试”。

这份报告随后成为一批创业公司在讲述昆虫蛋白质故事时最有力的背书。这个想法对于一部分中国人来说可能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蚕蛹在许多地方算是家常菜。不过事情到了美国就得另当别论——可能正是因为“国情”不同,美国人的昆虫生意也很不一样。

Kevin Bachhuber 2006 年在泰国第一次品尝到烤蟋蟀的味道后,就萌生了想法。“但美国当时很少有人做这行,直到看到联合国的那份报告,我觉得是时候了。” 2014 年,他创办的蟋蟀养殖农场 Big Cricket Farms 在俄亥俄州诞生了。

Big Cricket Farms

专门销售蟋蟀制成的能量棒的公司 Exo 几乎是在报告发布后不久就在纽约成立了。创始人 Greg Sewitz 告诉《好奇心日报》:“ 我们被那份报告所激励,想要让更多人了解吃昆虫的文化”。他先是去 Kickstarter 上发起了众筹,在 72 小时内就达成了 20000 美元的目标,最终的结果超出他的预期:来自 1241 位支持者的 54911 美元。

许多公开数据都宣称,可食用昆虫市场正在迅速增长。除了联合国的那份报告,市场调研公司 Global Market Insights 的数据显示,预计到 2033 年,全球可食用昆虫的市场将会从现在的 3300 万美元增长到 5.22 亿美元。

它们被认为是理想的食物蛋白质来源,有不少关于昆虫蛋白质的科学研究都在证明这一点。比如 Vice 最近的一则报道也称一组来自美国、日本、法国和印度的科学家宣称,“蟑螂奶”将成为人们理想的蛋白质补充剂。10 年前爱荷华大学的研究员 Nathan Coussens 在一只蟑螂的肠道分泌物中发现了一些闪亮的结晶,发现它是一种含有乳蛋白、脂肪和糖类的复合营养品。

“按照体重来算,一只蟋蟀的 65% 都是蛋白质,而且它含有人体所需要的全部氨基酸。”Greg Sewitz 说。接受我们采访的 3 家美国相关公司的创始人几乎都对这些数据脱口而出。每一百克的蟋蟀中含有 20.5 克蛋白质,同样重量的鸡肉和牛肉含有 25 克,但如果是用蟋蟀干和牛肉干对比,蟋蟀干的蛋白质含量则要高出 22%

Exo 创始人:Greg Sewitz(左)和 Gabi Lewis(右)

如果再看下美国人对于补充蛋白质日益高涨的热情,就更容易理解可食用昆虫市场的兴起了。

在过去 5 年,美国蛋白质棒的销量从 2010 年的 3.72 亿美元上涨到了 4.89 亿美元,而富含蛋白质的坚果销量则上升了 32%,在 2015 年达到了 34 亿美元。食品巨头们也已经看到了这一点,今年一月通用磨坊收购了制作肉类零食的公司 EPIC Provisions,去年好时收购了生产牛肉干的食品公司 Krave Pure Food,都是为了迎合消费者对蛋白质的需求。

“当然啦,目前没有什么迹象显示美国会遭遇蛋白质危机。”Charles Wilson 对《好奇心日报》说,他在 2014 年创办了蟋蟀面粉公司 Cricket Flours,“蛋白质的来源有非常多,但类似蟋蟀这样的昆虫消耗非常少的水、土地等自然资源。”

Kevin Bachhuber 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在养殖蟋蟀之前,他种过西红柿。“但你知道吗,蟋蟀只需要 1/30 的水和 1/25 的饲料,这可能意味着我只需要付出一半的钱就可以开始我的事业了,这种成本效益实在太吸引我了。”

而 Charles Wilson 创办蟋蟀面粉公司的另一个原因是,他的母亲患有麸质过敏症,这也就意味着她不能够食用小麦、大麦等等常见的含有面筋蛋白这种蛋白质的谷物。他发现蟋蟀能够用在面粉里成为良好的替代品,“后来蟋蟀成为了我们家很好的选择,在我们用蟋蟀做出了新的配料和原料之后它也成为了顾客们的选择”。

“我开公司后特别享受的事情就是看人们第一次尝试,很多人都会有点害怕,又有点期待,然后他们发现味道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种怪异后,又会如释重负,感到惊喜。” Kevin Bachhuber 谈起自己公司的蟋蟀的味道时的形容是“有点像甜玉米,还有一点点坚果和葵花籽的味道”。

纪录片 America’s shrinking farm 中主持人第一次尝试 Big Cricket Farms 的蟋蟀

他的农场里养的是短翅灶蟋(Gryllodes sigillatus),他们要做的就是将蟋蟀放进干净、温暖、环境稳定的箱子中,提供水和饲料(不同的谷物、玉米和蔬菜),让他们自行完成八周左右的生命流程,收集蟋蟀卵。蟋蟀在低温中会进入“滞育”状态休眠,接着员工会进一步冷冻蟋蟀,让它们无痛苦地死去,收集蟋蟀,循环往复。然后这些蟋蟀被冷冻、打包、配送给餐厅、经销商等公司。

养蟋蟀的箱子

很可能有一些就被卖到了 Cricket Flours 公司,他们做的事情就是把蟋蟀磨成粉、杀菌、烘干,和其它成分一起成为面粉的一部分。

比起直接吃蟋蟀,面粉更容易被接受,从外表看起来和普通面粉并无区别,如果产品配方调得好,消费者很难尝得出蟋蟀所做的面粉和普通面粉的区别。

在 Cricket Flours 产品的亚马逊页面底下可以看到数条类似的评论,比如“现在我喜欢将 Cricket Flour 加到饭菜、花生酱、松饼和巧克力饼干中。我的家人根本没有注意到。”

Cricket Flours 还鼓励顾客们将自己的面粉作为烘焙的原料,还专门写了一本菜谱,教那些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这种新型面粉的顾客烘焙的方法。

创始人 Charles Wilson 说现在他们的消费者主要有三种:因为健身或运动需求有大量蛋白质需求的人、因为麸质过敏症等等过敏症状在饮食中有忌口的人、认同将蟋蟀作为蛋白质来源能节省资源和保护环境的人。他们的产品既会在亚马逊这样的电商平台,也会在小型的健康零售食品商店、诊所和健身房售卖。

不过一开始他们也担心人们会不愿意尝试。而让他最兴奋的一件事就是,有一天他收到了只有一句话的邮件,问他们是否卖面粉并且留下了联系方式,最后他们成了那家连锁餐厅的供应商,并且和他们一起合作研发配方,在全美 95 家餐厅中推出了奥利奥蟋蟀奶昔(Oreo Mudpie Cricket Milkshake)。

类似的故事也发生在其它的创业公司身上。Greg Sewitz 第一次做蟋蟀蛋白棒还是 2013 年他在布朗大学读书的时候,他和另一个创始人 Gabi Lewis 一起从网上买了两箱活蟋蟀,靠着谷歌、烤箱和搅拌器,他们把蟋蟀、干果和可可混在一起,成功做出第一份蟋蟀蛋白棒。“味道很棒,我们现在卖的产品的配方和那时候差不多”。

Sewitz 和 Lewis 在学校的派对上和农贸市场上派发和兜售自己的产品,获得好评之后决定在纽约创办公司,也就是 Exo。他们现在和不同的公司合作,购买蟋蟀或者是蟋蟀面粉,一磅蟋蟀价格为 25 至 30 美元,然后加入不同原料,做成椰子坚果、苹果桂皮等等口味的蛋白棒。每根蛋白棒大概会用掉 14 只蟋蟀,嗯。

Exo 苹果味蛋白棒的成分

这些蛋白棒在网上和当地的商店、健身房、Whole Foods 等零售店都有售卖,目前网上的销量占到了总销量的 90%。

从蟋蟀养殖农场、到蟋蟀面粉,再到蟋蟀蛋白棒,你会看到,在美国这已经是一个完成的产业链。但不管是这条产业链上的哪一部分,他们都需要面对两个问题:如何让人们摆脱对吃虫子的心理障碍,以及如何让人们相信这是安全的。

可食用昆虫其实有非常多种,但不少人,就像我们所采访的这几家公司创始人一样,都选择了蟋蟀,是因为它在美国更为普遍,更容易被接受。“普遍来说,想到蟋蟀,人们会有比较温暖的记忆。它会让你想起和 16 岁的朋友在一起时的炎热夏夜。” Bachhuber 对《好奇心日报》说:“就算是我,也很难接受一些可食用昆虫产品。我看着它们会想,好吧,这对我来说太过了,我不会吃这个。绝对不能是像蛆那样的东西。”

Wilson 也是因为发现比起其它可食用昆虫,美国人对蟋蟀没有那么害怕和反感。但他们最初在向朋友、家人和其他人讲述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时,还是遭到了暴击。“很多嘲笑、很多怀疑,直到我们真的把不同种类的产品给他们看,让他们尝试。”Wilson 说。

Charles Wilson

Bachhuber 对最初那段经历的描述是“实在是很诡异,一开始进展非常缓慢,很多人都张大了嘴巴,后来很多朋友和家人都接受了。”

Exo 为了让消费者对他们的产品有更好的印象,还专门请了米其林餐厅的厨师 Kyle Connaughton 来改良他们蛋白棒的口味,像设计餐厅的新菜那样去设计新配方。

而“这种蛋白质是否安全?”,总是消费者会问到的另一个问题。

联合国报告中并未提及可食用昆虫需要任何特殊的监管,“昆虫及其产品的处理和储存都应该按照和传统食品一样的卫生安全标准”。美国农业部说,在美国,它们一样需要贴食品标签,写明含有的成分,尤其是昆虫的学名,将被用于人类食品的昆虫需要遵循美国的 cGMP 标准(现行产品生产管理规范),用于宠物食物或者动物饲料的昆虫不允许被用于人类食物,而且也不可以是在野生环境中抓的。

不过除此之外,美国并未针对这个新行业进行专门的立法。今年五月底,北美可食用昆虫联盟(North American Edible Insect Coalition)在底特律召开第一次会议,准备开始游说美国政府,让政府认可昆虫为原料的食品为“一般公认安全”(GRAS)的食品。如果没有这个认可,企业在说服地方商店上架及与地方监管部门交涉时都会遇到困难。

虽然有这两个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都会困扰着相关企业的问题,投资者对可食用昆虫行业依然抱有热情。今年三月,Exo 获得 40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另一家制作蛋白棒的公司 Chapul 在 2014 年获得了 5 万美元的投资。养殖蟋蟀的农场 Tiny Farms 今年年初获得了一笔具体金额未透露的种子轮融资。接受采访的三家公司都不愿意透露现在公司的销售额,但他们都表示了对可食用昆虫行业未来发展的乐观。

“但这不是每个人都适合投资的企业,投资者需要在食物和农业方面有所了解,而且必须耐心等待回报。”Bachhuber 说,这是农业,虽然 Big Cricket Farm 是家创业公司,但更像是家传统的农场,只不过耕耘的产品是蟋蟀而已。他强调自己的公司虽然有用到现代的科技,但也从已经存在了七十多年的那些将蟋蟀作为动物饲料养殖的蟋蟀农场中学习了很多,“这终究还是养殖,你真的以农场主和动物那样的关系去养殖,需要农场主真的了解自己养殖的动物。”

虽然他们对未来都很乐观,但也都认为,短期内不会成为主流。

头图:林玉尧、Exo

内文图:Exo、Big Cricket Farms、Cricket Flours 和 waybackburgers.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