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美国大公司抛弃了郊区,为了年轻人它们进城了

Nelson D. Schwartz2016-08-05 07:21:52

城市相比于 30 年前更具有吸引力,也更乐于提供税收优惠政策,而年轻人也更青睐于城市。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电 - 数十年来,美国很多大型公司都将企业设在了远离日益衰落的东海岸和中西部城市中心区的地方。它们一个接一个地把公司搬到了位于郊区和远郊、规模庞大的工业园里。

但现在,美国公司正在朝着反方向移动。

六月,麦当劳也成为了从郊区向芝加哥市区转移大部队中的一员,这些公司曾经大多位于橡树溪、诺斯费尔德和夏姆堡等远郊地区。

本月晚些时候,通用电气公司的高层管理团队关闭了位于康涅狄格州菲尔费尔德的办公地点,这幢 1974 年落成、占地 74 亩、堪称典范的办公楼即将搬至波士顿的市区。到 2018 年这项工程完工时,这个重新改造过的红砖仓库将成为通用电气公司新总部的一部分,这个地方甚至连停车场都没有,更不用说什么首席执行官的专用停车位了。

即便这些公司在城市里有了新的滩头阵地,像通用汽车公司这样的商业巨头也在改变企业总部的内涵,将少数高级白领和数码天才安排在这里工作,而不是把郊区无数个那种呆伯特式的办公室搬到市里来。

“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城市相比于 30 年前更具有吸引力,也更乐于提供税收优惠政策,而年轻人也更青睐于城市,”哈佛商学院教授企业战略课程的大卫·柯林斯(David J. Collins)说道。

他解释道:“这一趋势也体现了传统企业总部的解构与离散化,高层的办公室套间可能位于市中心,但后勤和行政部门可以在科罗拉多州,财务部门到瑞士,而税务团队在英国。”

为了巩固这一趋势,科慕计划在周二宣布,公司在考虑过郊区的选址之后,决定继续留在威尔明顿,很可能还是待在去年杜邦成立新公司科慕时从母公司继承的那幢有上百年历史的总部大楼里。

与芝加哥和波士顿不同,威尔明顿的城市复兴还在进行当中,尽管杜邦家族的根基都在威尔明顿和特拉华州,但科慕差一点儿就搬到了新泽西南部的新址,或是费城的郊区地带。

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马克·魏格纳诺最终做出了与那些更大、更知名的公司相同的决定:在城市发展有利于吸引更年轻的员工。

美国科慕公司总裁马克·魏格纳诺(Mark Vergnano),一度要搬离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到城郊地区。图片版权:Will Figg/《纽约时报》

魏格纳诺说道:“我们的劳动力在不断变化着,我们也希望公司所在地能够吸引千禧一代,这一代人更习惯于都市生活和公共交通系统。他们不愿被束缚在一个只有一个咖啡厅、或者隔壁就是购物中心的大楼里。”

可以肯定的是,特拉华州的资金和其他刺激因素都对这个决定起到了促进作用。

科慕公司生产多种化工产品,特拉华州政府除了为科慕提供 790 万美元的资助外,还全面调整了企业税法,牺牲财政收入以减轻公司的税务负担,作为保持现状的额外福利。

在威尔明顿,高达 5.7% 的失业率既高于全美平均值,也高于特拉华州 4.2% 整体水平。所以保住科慕在市区内的 800 个工作岗位堪称是一个壮举。

特拉华州州长杰克·马凯尔(Jack A. Markell)说道,“在一个更理想的世界里,不同州之间竞争的应该是更好的学校资源、基础设施和劳动力等因素。而我们生活在一个并不完美的世界里,所以如果其他州是在这些财政政策上做文章的话,那么各个城市也要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在一个无休止削减成本的年代,很多企业的向中心城区的转移也伴随着裁员。比如卡夫亨氏,公司在诺斯菲尔德时拥有 2200 名工人;但到了芝加哥市区就只剩下了 1500 名员工。

随着先进的沟通工具的出现,想要将公司总部和其他公司部门分开就更容易了。公司选址越来越看重功能性。

俯视芝加哥。麦当劳和卡夫亨氏都是从郊区转战市区的公司。图片版权:Kiichiro Sato/美联社

通用电气公司管理团队中最初的 175 名成员,包括首席执行官杰弗瑞·伊梅尔特(Jeffery R. Immelt)在内,都将在 8 月 22 日搬到波士顿的尖兵堡地区。迁移完毕后,将会有 800 名通用公司的员工在那里工作。人力资源、法律和财政等后勤工作岗位将散布在通用公司位于辛辛那提、诺瓦克、康涅狄格和纽约州斯克内克塔迪的各个分部。

摩托罗拉公司的总部将在 8 月 15 日搬到芝加哥市区的联合火车站,但大部分员工还是会留在郊区的绍姆堡。但这也是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半个世纪以来头一次重返芝加哥的闹市区。

“工作的地点真的很重要,并不是有意要贬低绍姆堡,但顾客和新雇员都不会想要到芝加哥城外一小时车程的郊区来。我们搬到城中要的是能量、活力还有多样性,同时加速文化的改变,”摩托罗拉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格雷格·布朗(Greg Brown)说道。

布朗和大多数的高层管理团队成员、数据科学家以及设计工程师都将在市区办公;日常的采购、培训和供给链管理等职能部门将留在绍姆堡。

总体上来看,摩托罗拉公司在芝加哥市区共有 1100 名员工,还有 1600 名员工在绍姆堡。与其他搬家的公司不同,布朗表示,摩托罗拉没有收到任何政府财政补贴。

他还说“从战略上讲,这是个正确的决定,千禧一代更向往城中心的活力。我们一旦在市区发出招聘广告,就能收到四到五倍的回应。”

通用公司波士顿地区经营发展部门主任安·克莉(Ann R. Klee)表示,对于通用电气公司来说,高层管理人员最初向城市转移是为了给新的公司总部选址。

随着停车场的取消(公司鼓励员工使用公共交通),通用电气想要取消门禁制度,以免像许多公司一样造成一种与世隔绝感。

克莉说:“恰恰相反,我们希望公司能够开放,并且为公众提供一个博物馆,并举办 3D 打印机等技术展览。”

除了通用电气公司、麦当劳和卡夫亨氏这样的蓝筹巨头,多伦多大学的城市理论家、教授理查德·弗洛里达(Richard Florida)表示,风险投资者和新兴企业也越来越多地落户于城市,在西岸尤为明显。

他说道:“公司向郊区或城市边缘转移的时代已经渐渐走远,不过我认为,很多新兴的公司还是会把公司落在所谓的近郊,比如像办公园区一样的地方。”他还表示,佛罗里达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超过一半的风险投资公司都在向城中社区转移,占了旧金山两个邮政编号区域,并且每个区域都获得了超过 10 亿美元的投资。

公司高层团队重回城市的现象反映、并加重了不断扩大的不平等带来的差异,也加速了很多岗位在其他地区的消失。

作家兼美国加州查普曼大学城市地理学家乔尔·科特金(Joel Kotkin)表示,总体上来讲,大城市中心区域的就业率和人口都有了一定的增长。但很多靠近市区的郊区和附近的社区都开始衰落,这一现象在东北地区尤为明显。许多城市边缘的郊区和远郊还很繁荣,“阳光地带”(即美国南部地区,译注)尤为如此。

科特金说:“精英效应正在向城市蔓延,但同时,中层管理工作在达拉斯之类的地方也在向郊区转移,如果说这个国家还有中层管理工作的话。”

在威尔明顿,当地商店店主对于科慕公司没有跟随其母公司杜邦搬到郊区的这一决定感到欣喜。“威尔明顿市区的所有店主都不想失去科慕公司,(科慕留下)我也很高兴,”莱昂纳德·西蒙(Leonard Simon)说道,从 1952 年起,他的家庭男士裁缝铺 Wright & Simon 就开在了离科慕公司不远的拐角处。

杰弗瑞·弗林(Jeffrey C. Flynn)是威尔明顿市经济发展部门的主任,他表示,城市生活的种种优势最后成为了最大的卖点。

弗林说:“我们不是费城,但我们已经有了城市气息。”

翻译 熊猫译社 孙一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