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关于Yves Saint Laurent的纪念,以及他不朽的风格

陈馨怡 2016-08-07 08:03:27

“流行终逝去,风格永流传。”

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这个被认为是 20 世纪法国最伟大的时装设计师之一,1936 年 8 月 1 日出生于阿尔及利亚,如果还活着,今年应该已经有 80 岁了。

1961 年,他成立了自己的高级时装线;1962 年第一次时装秀就大获成功;1966 年在巴黎左岸开了第一家 Saint Laurent 的店铺,专注于女性成衣;1969 年开始做男士成衣系列;从1983 年开始,就有好几个博物馆为他做了一些回顾展;在 2001 年他被授予法国荣誉军团勋章;2002 年 1 月 7 日告别高级时装;2008 年,他在他位于巴黎的公寓离世。

在他 21 岁的时候,他就在最负盛名的 Dior 工作室成为主导,之后跟皮埃尔·贝格(Pierre Bergé )一起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后来成为一生的伴侣。他的天赋和大胆的远见让他以一些男性的时装准则为基础,为女性带来了新的时装,他让服装的样式发生了重大变革:女人怎么穿衣服,可以穿什么衣服。

1966 年他为女性做了第一套燕尾服(Smoking),1967 年是旅行夹克(Safari jacket),1968 年是第一套衣裤相连的服装。

La Saharienne,1967,旅行夹克
伊夫·圣罗兰和穿着旅行夹克的 Piet Mondrian

“(为女性)创造的无尾常礼服(smoking),对我来说是一个机会,给她们一种这样象征着男性的衣服。”圣罗兰曾经这样说过。让女人穿男人的衣服,在当时是一个非常大胆的选择,不知道他会不会想到这件衣服的影响如此深远,一直持续到了现在。从简·伯金到苏珊·萨兰登都穿过圣罗兰在 1966 年设计出的 Le Smoking 装。

苏珊·萨兰登在今年的戛纳红毯上穿的就是 Le Smoking

他首次让黑人模特出现在走秀中,1962 年第一个是 Fidélia,之后还有 Katoucha Niane, Pat Cleveland,Rebecca Ayoko 和 Iman。他唯一的遗憾是:没有能够发明牛仔裤。

关于他的电影

1994 年,Jérôme de Missolz 在伊夫·圣罗兰位于巴黎、马拉喀什(摩洛哥)和多维尔的私人住所拍摄了一部 47 分钟的影片 Tout terriblement,这是第一部关于圣罗兰的长片。拍摄期间也正好是圣罗兰为他最新的一场高级时装秀的准备期间,这部电影讲述了作为创造者的圣罗兰的一些文学或者音乐的秘密的灵感。影片中充满丰富的色彩还有华丽的时装(晚装,西式裙套装,无尾常礼服......),圣罗兰在镜头前倾诉着,他对于自己的生活很清醒,有时候还很严厉。

“当代的女人,我发明了她们的过去,我给了她们未来,这在我死后都还会持续下去。”

2010 年 Pierre Thoretton 的一部纪录片《疯狂的爱》,是他的伴侣皮埃尔·贝格(Pierre Bergé)在他死后决定拍卖他们的房子里的所有的收藏品开始,通过一件件艺术品讲述二人的故事。此次拍卖也被称为“世纪拍卖”。皮埃尔·贝格在影片中这样说道:“明天,我知道所有这些(收藏品)都会消失,我知道人们可能会说我是艺术的入殓师......这些家具,这些画作,这些雕塑品,这些所有的艺术品,它们意味着什么呢?我灵魂的一部分。我生命的一部分。但是我会把它们都拍卖。您知道吗,失去一个曾经一起生活的人,一起经历起起落落的人,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这些没有生命的东西,我不相信有灵魂。既不相信我自己的,也不相信这些物品的。”

本片获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影评人费比西奖,片中有这样一句话,“名望是对快乐的华丽哀悼”,也许可以总结这位设计师的一生。

2014 年还有 Jalil Lespert 拍摄的一部电影《伊夫圣罗兰传》,这是第五部关于圣罗兰的职业和生活的电影。Pierre Bergé-Yves Saint Laurent 基金会方面禁止影片使用一些圣罗兰设计的服装的仿品,所以,影片中出现的所有服装均为 YSL 的真品,有些服装无法重新生产,因为当时使用的一些材质已经没有了。

下面是这部电影的一款预告片。

还有一座关于他的博物馆

前文提到的皮埃尔·贝格进行了“世纪拍卖”。但是他并没有将圣罗兰的所有都“抛弃”,相反,他是用其他方式来纪念,其中的一件事就是博物馆。

皮埃尔·贝格说,“我们没有一起谈论过这件事情,但是我足够了解伊夫和他的自大,我知道如果有个博物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话,他会很高兴的......一开始,我很自然地想到一些明星建筑师,但是很快就打消了这样的念头。我见过一些大老板让一些大明星做事的后果。这两位建筑师,我了解他们,他们之前和我在 Tanger 的房子合作过。他们对于摩洛哥是有感情的,这是他们学会如何去深刻了解并且也有天分去建一个博物馆的国家。”

Karl Fournier 和 Olivier Marty 就是皮埃尔·贝格口中的那两位设计师,他们的建筑工作室名为 studio Ko 。在如何尊重摩洛哥传统的基础上做出当代的建筑这一点上,studio Ko 显得非常熟悉,“我们不想要做一个虚伪的建筑,新殖民主义的或者是新柏柏尔人的那种”,他们说,“通过它的肌理和它的颜色,这种其他地方没有的东西,就跟环境很好的融合在一起了。” 单纯从外观上看,单色的外壳,在三个水平面上(从街上看只看到两个)充满了微妙的致敬,是源于他们对于圣罗兰的画的观察,画里的直线和曲线的交错,纤细的、坦率的笔触。

参照一件衣服的样子,博物馆有一个用自燃焙烧的砖块做成的“花边”,基底是预先浇注过的花岗岩。

第一眼看上去,建筑好像比较封闭,但是进入里面,就会发现里面充满了阳光。“为了获得这种光亮,我们研究了一些织物,”Olivier Marty 说,“对于马拉喀什的博物馆而言,我们请一位意大利的艺术家做了一个大理石的模型,从上面看就像一个布拉格的立体画一样。是圆形和方形的组合,它展示了光线穿过这个不透明的屏幕会从哪里进入,才能更好地展示又能妥善保存那些珍贵的裙子和礼服。”

这样的亮度是摩洛哥的美丽和原始的光亮,将凸起的部分对准建筑,更加突出那些线条,这样的设计会大部分地应用在内院里。

跟基金会的 Marceau 大道项目同步,皮埃尔·贝格想要建立两个博物馆。一个在巴黎(注:正在建造中),到巴黎的话也可以看到圣罗兰的被保存得很好的工作室。巴黎的博物馆将会在建筑的现有的展览空间的基础上扩大一倍,然后翻新圣罗兰工作室的风格。同时,350 件展品中将会有 60 件原件被运到在马拉喀什的博物馆,但是有四件(包括著名的蒙德里安裙)将会是复制品。这两个博物馆几乎会在同一天开放。

2014 年,Pierre Bergé 开放了博物馆 Musée Berbère,在一年之内吸引了 80 万参观者。因为这个博物馆的成功,他决定在同一条街上开放一个 YSL 的博物馆。这个地方被设计成一个文化中心,一部分是永久陈列(400 ㎡),另一个地方是临时展览(150 ㎡),当地的艺术家们可以把他们的作品放到这里来展览。

此外,这个建筑还包括一个由来自英国的声学家设计建造的有 140 个座位的音乐厅,一个 4 层的图书馆,包括 5000 本书,关于文学、诗歌、历史、地理、植物学、时尚, 还有 Yves Saint Laurent 的书。

题图来源:vogue

文内图来源:designbo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