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这里有一组照片,告诉你在办公桌上吃饭的样子有多愁苦

潘姜汐熹2016-08-02 17:57:16

不止看起来惨,实际上也是挺惨的。

美国咨询公司 Hartman 受食品公司的委托对职场人士的用餐习惯做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62% 的人都已经习惯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吃午饭,他们一边吃饭,一边打电话、回邮件、改 PPT……甚至可能就在写你看到的这份报告。

这种有点心酸的职场进食方式现在被社会学家命名为“desktop dining”,摄影师 Brian Finke 以此为主题拍摄了一组照片——他在加州、伊利诺伊州、新泽西和纽约跑了十家公司,抓拍它们的员工在办公桌前吃饭时放空的眼神、缩在办公桌后面的姿势和乱七八糟的办公桌。最后有 30 位职员的照片被发表在《纽约时报》上,他们每个人看上去都很焦躁、疲惫,以及,有点惨。

这里是其中的一些照片:

Dominic Chu 是 CNBC 的市场记者,面对三块屏幕两眼放空地吃着一份隔夜炒面,心疼他。

他的同事 Everette Rosenfeld 在搞定一堆山一样的工作之后和一份肋排、一份羽衣甘蓝沙拉之后,一脸凝重地吮着手指。

花旗集团交易员 Shivam Pappu 的办公桌上酱料超齐,看起来是一位资深 desktop diner。

不止是小职员如此,花旗集团的高收益债券销售总监 Michael Brennan 也会边打电话边喝汤。

这位是 Pratical Magic 的制作人 Amy Bloom,边敲键盘边吃着意大利辣香肠披萨。

Pratical Magic 的特效师 Dominick Sherry 整个人埋在显示屏后面,只留了左胳膊在从显示屏旁边的外卖盒里抄起一块食物。

Amy 和 Dominick 她们公司的高层 Matt Lewis 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的办公桌上挤着显示器键盘鼠标和调音板,只留了一小块空地放碟子,不得不歪着身子快速啃完一份烤鸡肉串。

来自 Havas Life 的高级策划 Samatha Brix 在盯着她的电脑屏幕吃羽衣甘蓝沙拉。

Ashley Harrison,Audible 的视频编辑,咀嚼食物的间隙还在继续工作。

Monica Vaccari,Audible 的社交媒体经理,在和她的团队边开会边喝汤。

David Mausolf ,用他的 MacBook 当托盘展示自己的健康餐——三文鱼、西兰花、牛奶和蜂蜜。

Kirkland & Ellis 的律师 Louis R. Hernandez 边看法律文件边伸手捞薯片吃,他的桌上还散落着汉堡可乐和水果沙拉。

1987 年的电影《华尔街》里,股市大亨 Gordon Gekko 就对办公室用餐有过言之凿凿的论断——窝囊废才吃午餐。对于忙碌(或假装忙碌)的当代人士来说,中午花时间出去吃个正经午饭越来越有可能被视为带薪摸鱼,以至于就算手头的任务没有那么紧迫,人们也会在办公桌前对付一顿好显得自己并不闲。

除此之外,单位附近没有好吃又性价比高的餐厅可能也是他们选择 desktop dining 的理由之一。稳妥起见,只好叫个外卖,或者去便利店抢(晚了都买不到)个便当回来解决午饭。

Desktop dining 通常都是单独进行的。Hartman 的调查中大部分千禧一代(1984-1995 年出生)的职场人士就说他们其实更愿意自己吃饭,单独吃晚饭的只有 32%,而单独吃午饭的人有 55%。其中有 15% 的人表示,一个人进食是为了更好地一心多用,能利用吃饭时间干点别的事,比如赶工什么的。

如果要说 desktop dining 能给你的身体健康带来什么好处,那可能就是,单独进食的时候我们通常会吃得少一点。

自上世纪 20 年代以来一系列在猪、鸡、小白鼠、小奶狗等动物身上进行的研究都在都在证实一个名为“社会助长“的现象,即,其他同类在场会促使动物们吃下更多的食物。

很长时间以来研究者们都认为人类可能是不一样的,因为动物们是被喂养的,而人类是自主进食。但后续的研究却表明其实没差,人们在有另一个人陪同进食的时候吃下的东西比单独吃的要多出 44%,实际上,在场的人数越多,人们的胃口似乎就越好,和七个及以上的人一起吃饭时实验对象能比他们一个人吃的时候多吃 96%。这也是为什么一聚餐我们就会无法克制地把自己吃成一个球。

但告诉自己能少吃能瘦,这样就可以从办公桌午餐的苦涩中获得一点慰藉吗?并不一定,因为虽然你正餐的量少了,却有可能会吃下更多的零食。

根据市场调查公司 NPD 的数据,下午 2 点到 4 点之间是人们对零食的意志力最薄弱的时间,这段时间里中午没吃饱的人们可能会突然开始“穷凶极饿”地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翻找或者向同事搜刮零食。

在另一项对 122 名公司职员所作的调查当中,受访职员平均会在办公桌上囤 476 卡路里的零食,包括薯片、糖和巧克力棒之类的。而且除了个人储备,每个办公室里可能也会有一个公共零食区,同事们出差回来的凤梨酥鲜花饼东京 banana 都会堆在那里,等着喂胖你。

总之,desktop dining 不仅看起来很惨,实际上也确实挺惨的,是在无法很好地平衡工作和健康的情况下做出的无奈选择。

题图来自:林小妖

这份报告来自纽约时报和 wired,你可以点它们的名字看原文。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