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科学家们准备用机器人来对付埃博拉

John Markoff2014-10-24 17:47:21

机器人可以代替人完成一些工作,但无论是在技术能力还是情感要求上,这在目前只能是一个试探性的方案。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全美国的机器人科学家们都在仔细考虑一个颇有吸引力的可能性:那些用在救援和减灾上的机器人技术,有没有可能被很快重新定向到控制埃博拉疫情上?

机器人甚至可以完成人的一些工作,比如废物清理或者尸体掩埋,这有可能救很多人的命。所以在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White House Offi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olicy)的帮助下,科学家们正计划开展一系列集体讨论。第一论会议将于 11 月 7 日在 4 个地点举行:伍思特理工学院(Worcester Polytechnic Institute)、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以及华盛顿。

科学家们说,问题在于,这些技术在医疗上的应用还是受限的。虽然现在移动机器人可以拆除路边的炸弹和驾驶汽车,但医疗领域需要较高的灵巧程度,在这方面,机器人才刚刚初步试探性地开始追赶人类的步伐。

伍斯特理工学院里的一个原型机器人。

“医疗队面临着什么样的状况,你也看到了,我甚至都不知道机器人算不算一个解决方案,”其中一个会议的组织者、伍思特理工学院机器人工程专业副教授塔斯金·帕迪尔(Taskin Padir)说。

然而,他也一直在思考调整现有的一个机器人项目的方向,让它来执行更安全的消毒任务,比如给沾染了被感染者体液的衣服喷撒消毒液。

“和福岛核泄露一样,非洲的埃博拉疫情也说明了,在机器人的能力与减灾和人道主义援助的需求还有显著的差距,”在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DARPA)担任项目经理的吉尔·A·普拉特(Gill A. Pratt)说。“在道义上,我们有责任尝试、选择、采用和应用可能帮助控制疫情的技术,但我们也必须承认问题的困难程度。”

许多埃博拉疫情最严重的国家,都没有条件部署机器人。但在美国,一些基础型机器人在医疗领域已经得到广泛应用,而且医院管理者们已经在为此感到焦虑,到现在还在找机器人制造商理论。

InTouch Health 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王玉伦(音)说,近几周来,他的电话一直在不停地响。这家位于加州圣巴巴拉的公司制造的远程临床机器人,可以让医院完成中风诊断和其他医疗任务。

公司的客户包括了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大学医院(Robert Wood Johnson University Hospital)和贝勒大学医院(Baylor University Hospital),他们都在问,机器人是否可以在没有人介入的情况下,帮助诊断埃博拉感染,或者用来协助访问有隔离患者的带病毒家庭。

“他们本来就把我们的解决方案用在了非常不一样的目的上了,现在他们在想,是不是还能用在埃博拉的护理上,”王玉伦说。

王玉伦还说,这家公司制造的机器人,可以穿梭于医院的走廊内,让医师可以通过一台连接了互联网的设备,远程“看到”机器人看到的东西。一般情况下,医生可以借助高分辨率的音视频观察患者,机器人也可以被用来训练医疗护理人员。

“美国没有很多埃博拉专家,”他说。“我们则可以让他们远程到部署了我们系统的 1000 家医院去诊断病人。”

通过编程,机器人可以为医疗人员穿戴和脱下医师外套提供一个互动核对清单,整个过程和飞行员起飞、降落时做的核对过程很像。

一些专家建议,远程临床机器人还可以用来帮助现场的翻译人员。

但不用人的指引完成精巧工作的机器人,也才刚刚在实验室里研发出来。要想拥有可能近距离接触患者、取代护士或者医生的机器人,还得等好多年。

去年 12 月,DARPA 在加州举办了一场比赛,上面展示的一款人形救援机器人,有望引发机械设计界的创新思考,研制出可以在危险环境中自主运作的机器人。

一群日本研究人员研制出了世界上最好的机器人,但它也只有在被连接到方向盘、刹车和油门上以后,才能驾驶一辆只能在原地运行的汽车。

举个小小的例子:对于机器视觉系统来说,玻璃烧杯和试管是极大的挑战。甚至连最新、最便宜的机器视觉系统(比如微软的 Kinect),辨认透明的物体都很费劲。

根据一些研究人员的预测,现在科学家们已经开始的研究,可能要到下次传染病爆发才能看到成果。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工业工程与运筹学教授肯·高德伯格(Ken Goldberg)担心,如果机器人研究人员赶着去应用未经验证的技术,可能会犯机会主义错误。

“我们不希望被人认为是在发灾难财,”高德伯格说。“谁也不想被人当作是只会说‘我们正在派机器人过去’的人。那听起来既冷漠又愚蠢。”

科学家们还提出,在把机器人用于医疗方面时,还面临着文化的障碍。

“医疗急救员给我的最初的反馈里有一点:应用它的瓶颈之一,是让它来处理尸体,”救援机器人专家、德州农工大学计算机科学和工程学教授罗宾·墨菲(Robin Murphy)说。

患者的家庭往往不能接受至爱的人的尸身被一架机器来处理。“我们能让机器人来做这些,但在文化上会很敏感,”她说。


翻译 is译社 葛仲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