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UA 价值 55 亿美元的新总部,会给巴尔的摩带来什么?

许冰清 2016-08-02 07:20:24

更高的税收收入、更多的就业机会,但不一定属于当地人。

在美国,一家大公司总部和它的配套设施,往往就是一整座小城镇的基础——苹果所在的库比蒂诺(Cupertino)、Google 所在的山景城,都是这样。

随着公司业务的扩张,这些总部还会继续扩张。2016 年年初,总部位于波特兰郊外的 Nike 就宣布了规模极大的新总部建设计划,占地面积接近 30 万平方米——超过了苹果准备建设的那个“宇宙飞船”。

作为全美第二大运动品牌,Under Armour 在这方面的野心,跟 Nike 也有点接近。在公司发家的马里兰州、巴尔的摩(Baltimore)市,创始人 Kevin Plank 在年初一口气买下了超过 40 万平方米的工业区土地。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这是为公司造价 55 亿美元的新总部空间而准备的。 

按照规划,这个新总部将由 45 栋建筑组成,包括办公楼、休闲区、宾馆、购物中心、体育场等各种业态,并将拥有超过 2 英里的河岸景观。此外,公司也会像 Facebook 那样,为当地居民提供至少 7500 套住宅。

Under Armour 新总部规划效果图

按照规划,整个项目完工总共需要 25 年的时间。但最近,公司的新制造和设计中心就已经投入使用了。像苹果为 Apple Watch 专门准备的实验室一样,这里也有数十位身着制服的研究人员、各类器材,以及穿着实验产品训练的运动员。

Under Armour 曾经是巴尔的摩的骄傲之一。从一个学生创业项目、做到如今超过 160 亿美元的市值,对于一个非互联网创业公司来说,算是非常不错的成绩。但当地人对这座新总部的建设计划并不买账:如果一家公司有这么多钱可以用来挥霍,为何不用来帮助这座正在衰败的城市本身?

从预期收益上说,Under Armour 的新总部能为这座城市提供上亿美元的税收收入、以及约 25000 个新工作岗位。但在审议这一方案的理事会成员 Carl Stokes 看来,这些反而会扩大收入两极分化的现状:“如果说目前巴尔的摩的状况是‘双城记’,那等到 Under Armour 的新总部落成后,就会变成‘三城记’。”

在巴尔的摩,新城区 Inner Harbour 和旧城区 Sandtown,完全是两幅景象:前者由原本的码头翻新而来,集中了成立几乎所有能够吸引游客的景点;后者的凋敝、动荡则类似底特律,传统制造业的衰落让其在最近 10 年内,损失了一半以上的常住人口,并在 2015 年终于演变成了一场大规模骚乱。

Sandtown 区域内的一家集市,在 2015 年的骚乱中受到了火灾的影响(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但也有人认为,不该将城市复兴的压力,全部放在当地企业家的身上。在接受 CNN 采访时,65 岁的市议员 Elijah E. Cummings 就引用了 Under Armour 的口号“保护我的地盘”(Protect this house):

“Kevin Plank 对我说,他不是市长,也不能包办一切。他的工作是卖 T 恤衫和运动鞋,以保证公司的良好运转。如果这能对整个城市有所帮助,他会很高兴。但这句口号(Protect this house)说得对,保护这块地盘的,应该是我们自己。”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