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日本語」Pokémon Go 在日本是怎样一副狂热光景?

陈思吟 2016-07-31 07:00:20

因为 Pokémon Go,日本各地大容量充电宝、驱蚊喷雾、防晒霜等产品销量都出现了不同幅度的增长。

7 月 22 日,日本玩家千呼万唤的 Pokémon Go 终于在日本地区上线了。毫不夸张地说最近年轻人打招呼都变成了:“你玩 Pokémon Go 了吗?捉了几只小精灵了?”

钟情于二次元、曾经说过“漫画比精神科医生更有效”的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 Pokémon Go 上线当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外国的家里蹲和宅都为了捉小精灵出门了。”事实的确如麻生太郎所说,为了寻找小精灵、孵化精灵蛋,不爱出门的日本宅们确实纷纷走出家门。

尽管财务大臣对于 Pokémon Go 很是支持,但上线一周后不少日本景点开始对 Pokémon Go 说 NO。7 月 22 日上午一位男子为了捉小精灵,闯进了因为地震受损严重而禁止游客进入的熊本城,熊本市立刻要求任天堂将熊本城排除出游戏所在地区。位于岛根县的日本著名神社出云大社早早就在官网表示“神社及神社周边所有地境内禁止玩 Pokémon Go”。

长崎市也向运营方提出“长崎和平公园是为了纪念原子弹爆炸而修建的公园,因此希望将和平公园排除出游戏”。不过当 NHK 去采访正在和平公园捉小精灵的年轻人时,他们却说:“不觉得在和平公园玩 Pokémon Go 有什么问题,既能产生经济效益,在公园里玩又比在马路上玩安全”。

公园既容易出现小精灵,又大多是补给精灵球的 PokeStop 的所在地,日本各地公园前所未有地感受到“压力山大”。位于东京的世田谷公园由于出现大量迷你龙(集齐一定数量可进化成稀有精灵快龙),公园里的小精灵训练师们数量之多以及他们所留下的大量垃圾令园方感到头痛不已。而在大阪,因为据传有皮卡丘出现,200 多名小精灵训练师深夜聚集在扇町公园,大阪警方都不得不出面维持秩序减少非法停车,他们还创造了一个新词“皮卡驻”(“驻车”在日语中是停车的意思)。

常在世田谷公园晨练的路人表示春天赏樱的人潮不过如此

当然也有欢迎 Pokémon Go 的景点存在。比如位于京都府福知山市的海眼寺在游戏中是玩家 PK 的道馆所在地,神社方面亲切地设置了充电设备。在接连受到媒体采访后,寺庙方面专门更新了博文解释初衷,表示“在我们寺庙里只要遵守规范有分寸地玩就可以,至于很多神社寺庙禁止 Pokémon Go,我们没有资格进行评价”。

海眼寺

将二次元成功融入现实的 Pokémon Go 也展现出了手游的新生财方式。做手游想赚钱,不是非靠课金不可。我们曾在“课金”一文里介绍过日本现在的人气手游,诸如《碧蓝幻想》、《Love Live!》,大多是通过控制稀有角色的出现概率来实现游戏盈利,玩家为了尽快获得稀有角色,只有为账户充值一途。尽管在 Pokémon Go 里同样可以通过课金获取道具,但这些道具在 PokeStop 能够补给获得,因此 Pokémon Go 作为手游的课金要素远远低于其他日本手游。如果店家想要把店铺设置成 PokeStop 或者道馆,需要向运营方 Niantic 支付赞助费用。在日服开启之前,日本麦当劳就宣布全国 3000 余家门店会成为 PokeStop 及道馆,以此吸引玩家在店内消费。

“Pokémon Go 热”使得任天堂备受关注,任天堂直言“Pokémon Go 为公司带来的盈利有限”,因此不会调整业绩预期。尽管无法确定 Pokémon Go 到底能给业绩不振的任天堂挣多少,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因为 Pokémon Go,日本各地大容量充电宝、驱蚊喷雾、防晒霜等产品销量都出现了不同幅度的增长。根据《西日本新闻》报道,福冈市内综合百货店 MrMax 的大容量充电宝销量较同期增长 3 倍。这个夏天对日本的小精灵训练师来说,注定需要抗高温“拼搏”。

题图来自 twitter.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