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苹果有个为 Apple Watch 准备的秘密实验室,我们去参观了一下

智能

苹果有个为 Apple Watch 准备的秘密实验室,我们去参观了一下

黄俊杰 2016-07-24 08:32:14

苹果健身实验室的存在代表着这家公司对细节的关注,但它能帮助 Apple Watch 成功么?

走进苹果健身实验室(Apple Fitness Lab),就像误入了一间健身会所。

不大的前厅里,身着宽松黑制服的工作人员带着职业微笑用 iMac 记录来访人员。

前台两侧墙边,一边放着茶歇,另一边挂着台平板电视,循环播放着风景照和舒缓的六七十年代流行金曲——比如罗伊·奥比森的《Oh, Pretty Woman》和 10cc 的《I’m Not In Love》

但门口的四个监控摄像头和一块写着“嘘(SSSSHHHH,全大写),该区域可能有非苹果员工”的警示牌都在提醒你,这是苹果的保密研究机构。

本周四上午九点多,就在《好奇心日报》参观期间,一位一身休闲装、背着 Ospery 户外背包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的腰间挂着一个印着苹果 Logo 和自己照片的工牌。

这位苹果员工和前台打了个招呼,便刷工牌走进健身区。这幢楼内的几十扇门,除了洗手间以外基本都得刷工牌才能进入。

大约一小时后,他会完成锻炼,换衣服冲澡离开。就像你去一般的健身房那样。

但在此之前,他先得走进一个小房间,接受护士的问询、然后戴上这个看上去像呼吸机,或者“北京马拉松神器”的蓝色面罩。

受测对象登上自行车机之前佩戴 Vmax 代谢测量机,它需要连在背后的仪器上。 | 图片来自:苹果

“他们戴的是代谢测量机(Metabolic Cart),这是目前唯一能准确测量运动卡路里消耗的设备。”负责实验室的苹果健身与健康技术总监杰伊·伯拉尼克(Jay Blahnik)对《好奇心日报》解释道,“我们已经是最大的代谢测量机采购商。学校和医院做个项目一般只用一两台。这幢楼里有 50 台。”

戴上代谢测量机以后,伯拉尼克口中的“测试对象”就会来到一间大屋子开始运动。代谢测量机可以搜集人体运动时吸入的氧气和呼出的二氧化碳,据此精确计算运动时的能量消耗。

这里基本没什么装修,只是在墙上挂着一些肯定够不上苹果广告标准的运动照。但现场密集摆放的大约 30 台健身设备都是来自 Precor、Woodway、Rogue 的高价产品系列。

图注:踏步机上运动的人背着 Cosmed 的便携式代谢测量机,内置电池不用外接线。 | 图片来自:苹果

上午参观时,现场有十多人随着《Everytime We Touch》的鼓点做着各种运动。

他们周围,穿黑色 T 恤的护士观察运动者身体状况、白色 T 恤的生理学家拿着 iPad 实时查看代谢测量机获得的数据。

为了模拟人体在不同环境下的能量消耗,实验室里还有三个可以调节温度的金属房间,分别被命名为“更高”、“更快”、“更强”。每个房间里放着一个跑步机和一个自行车机,温度从零下 1 度到 37 度不等。

所有这些测试数据将被用于优化 Apple Watch 的健身应用,帮助它更精确地判断运动消耗的能量。

唯一目的:从头搞清楚你在运动时消耗了多少能量

Apple Watch 已经塞满了各种传感器和处理器,基本就是一个不能 4G 联网的智能手机。但当中可以帮助理解运动能量消耗的传感器并不多:表盘后盖的四颗 LED 灯照亮血管记录心跳;内部加速计记录手表运动幅度和方向。

目前可穿戴设备,不管手表还是手环,最多只能靠手腕的运动方向和幅度、身高、体重、心跳和 GPS(只对户外有用)推算运动时的体能消耗。

多个调查表明大多数智能手环和手表用户觉得自己戴的设备不准。全球最大的手环厂商 Fitbit 还因此吃了官司

最终苹果没有选择市面上已有的算法,而是通过实验室数据从头做自己的算法,通过大量实验数据判断一个人在进行具体运动时究竟消耗了多少能量。之后就可以改进算法,让手表提供尽可能准确的运动数据。

Apple Watch 运动应用提供的室内运动模式包括:划船机、自由训练机、踏步机、室内单车、跑步机、椭圆机,全都在这间实验室里收集数据。

采访中,伯拉尼克说苹果不直接购买算法,而是建立实验室,花几年时间自己积累数据是“希望让健身(fitness)融入苹果的 DNA。我们自己做一切肯定会犯错,会摔出瘀青。但这能让我们弄清楚整个过程。”

这大概也是苹果找伯拉尼克负责健身项目的原因。

在加入苹果之前,伯拉尼克就是知名健身教练,客座 MSNBC 和《洛杉矶时报》健康专家、一年要花 40 个星期旅行演讲和提供咨询,写过一本关于健身的畅销书

杰伊·伯拉尼克(Jay Blahnik)在今年 WWDC 主旨演讲时登台介绍 Apple Watch 的新功能 | 图片来自 TechTaffy

此外伯拉尼克也是耐克的顾问,参与了耐克 FuelBand 手环项目的研发——FuelBand 一般被认为是第一款在大众市场取得成功的可穿戴设备。

伯拉尼克 2013 年 7 月加入苹果,参与还在保密状态的 Apple Watch。根据他透露的有限信息,这个实验室在 2013 - 2014 年的某个时间点开始运作。

这是一个只有苹果员工才能参与的实验室

出于保密,苹果至今只用公司员工参与实验,他们是来自不同部门的志愿者。在内工作的 20 名护士和 15 名生理学家也都是全职苹果员工。

不同年纪、种族和腰围的苹果员工

苹果健身实验室(的小部分区域)此前向媒体开放过两次,但它的具体位置一直没有公开。根据卫星图推算,它所占据的这间平房占地 1500 平米左右。

实验室距离位于库比蒂诺市的苹果总部园区不到十分钟车程。从外部看,只有一块标有彩色苹果 Logo 的门牌表明它和苹果的关系。

不过竖着苹果门牌的建筑在库比蒂诺市随处可见,用一位当地 Uber 司机的话说,“感觉大半个城市都给苹果买了”。

过去两年多时间里,实验室已经完成 16000 个测试,累计了 17000 小时的数据。所有测试人员都来自苹果公司内部,他们有着不同的年纪、肤色、性别、运动习惯以及腰围。

苹果 11 万人的庞大员工队伍提供了足够多元的测试样本。伯拉尼克说其中一位测试者曾经以 2 小时 32 分的成绩跑完整个马拉松——比今天的世界记录慢 30 分钟,但已经比现代奥运会初期的纪录快几十分钟。

将在秋天到来的 watchOS 3 系统也有经过实验室测试的应用——呼吸。按照默认设置,升级了新系统的 Apple Watch 每天会提醒你四次,让你跟着它的节奏调整呼吸。

watchOS 3 呼吸应用截图

实验室测试了人们在什么心率和呼吸节奏下最舒服。参与测试的不仅仅是普通人,也包括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

健身是苹果希望 Apple Watch 吸引你的主要功能

运动传感器和检测人体运动量的算法在市面上早有现成的解决方案。中国手环品牌能够以 100 元以内的价位售卖已经说明这些技术有多么普及。

但就像苹果自己定制 iPhone 处理器、设计生产用的机床、从欧洲进口花岗岩给乔纳森·艾维准备苹果零售店设计,苹果选择成本更高的一条路。它请来参与多位参与 Nike+ 和 Fuelband 项目的人、购入数百万美元的设备、组建数十人的团队花几年时间在这间实验室弄清楚一些基本问题。

苹果健身实验室的存在代表着这家公司对细节的关注,愿意为细节所付出的投入。这也被认为是苹果能够走到今天的一个重要原因。

Apple Watch 也需要一个明确的卖点。

根据 IT 市场调研公司 IDC 本周公布的报告,Apple Watch 在今年 2 季度的销量比去年同期少了 55%。

这里一方面有 Apple Watch 距离首次发布会已经过了一年半,潜在购买者很多都在等待可能在几个月后上市的新品。

另一方面,也有究竟为什么需要买 Apple Watch 的疑问。

这款产品推出之初曾主推三个卖点:时尚、熟人社交和运动健康。

从新系统 watchOS 3 的调整来看,苹果已经放弃了前两项,将 Apple Watch 重新定位于提供出色运动和健康体验的 iPhone 配件。

接下来的问题是,运动和健康是不是足够吸引更多的 iPhone 用户下单购买手表?

Apple Watch 带来的用户是不是能够吸引到更多应用开发者为手表开发应用?

而手表上是不是有足够多的施展空间来建立一个应用生态圈,从而吸引更多用户?

产品细节以外,Apple Watch 或者说智能手表这种产品的成功还需要一些突破。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