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这世界」谁在互联网上有被人遗忘的权利?

孙若空2014-10-22 17:16:45

谁有权在互联网上被遗忘?这个问题太复杂,暂时没人能说清。

在不少人看来,大数据并不是一个多么好的玩意儿。虽然互联网上每分每秒都会有信息更迭,但陈旧的信息并不会就此消失,它会一直留在网上,只要有搜索引擎,这些信息对其他人来说也随手可得。

今年 5 月,欧盟裁定 Google,必须给予互联网用户“被遗忘权”,也就是如果用户提出申请,那么 Google 就应该删除用户不想在互联网留下的内容的搜索结果。

这里所说的不想在网上留下的内容里,既包括了用户自己当年头脑发热在网上发表的言论,也包括了其他人或机构对某人的负面评价。卢森堡的欧盟法院说:普通市民有权利在网络上被遗忘,在他们看来这是一种保护隐私的做法。

实际操作起来,并没有想象中容易。

从今年 5 月 29 日开始,Google 一共收到了 50 万次的删除链接申请,其中大约有 2/5 的的人成功删除了自己当年因为愚蠢在网络上犯下的错。法国、德国、英国是申请成功比例最高的三个国家。而网站来源则是 Facebook 排第一,YouTube 排第二——社交网络比例如此之高,可能是因为大部分人都无法忍受自己年轻时犯的错吧。

Google 方面表示,他们也会有选择性地去接受申请。比如有一个人要求 Google 删除他之前因为性侵犯而被开除的公告页面的搜索结果,但 Google 拒绝了。但 Google 替另一人删掉了法院宣判他有罪的链接,因为他已经认罪伏法重新改过了。

可即便 Google 已经做出筛选,仍有不少机构对此相当不满。当然本质上他们所不满的,是被遗忘权本身,但真正动手删链接的 Google 不幸成为了众人攻击的靶子。

首先是罪犯可以用这个漏洞逍遥法外了。英国的一位高级官员表示,现在在他看来,有成千上万的恋童癖会因为这项政策而逃脱惩罚,因为警察根本就无法对网络上的信息进行监控。英国国家犯罪局总干事基思·布里斯托说,每年有 5 万人会去看儿童的不雅照,但警方束手无策。

布里斯托曾将“被遗忘权”形容为“不光彩的政策”,在他看来,这无疑是将孩子们送给了那些危险分子,将他们长久地暴露在为限制下。“这已经给我们造成了挑战。”他说。

其次,可以删除他人言论也违背了言论自由的精神。许多公共团体、尤其是新闻出版机构对此大为不满。在这其中,BBC 应该是对 Google 表示不满次数最多的一个媒体机构了。BBC 称,5 月至今共有 46 条相关文章在谷歌搜索结果中被移除,最有争议的一条就是由 BBC 经济编辑 Robert Peston 发布的博文,而这篇文章在搜素引擎中消失的原因仅仅是有个网友在博文下发表评论后又后悔说了那些话,于是向 Google 提交了申请。“这就像走进了一间图书馆,然后烧了你不喜欢的书。”MailOnline 出版商马丁·克拉克说。

BBC、《卫报》都提出 Google 应该找他们这些专业的新闻机构来当“被遗忘权”顾问,而从 5 月执行“被遗忘权”开始后不久,牛津大学伦理学哲学家、前任德国司法部部长以及维基百科的老板吉米·威尔士就组成了一个关于如何有效运作“被遗忘权”的咨询委员会。虽然 Google 董事长施密特已经坐下来和他们开了好几次座谈会,但从目前的结果来看,改变并不明显。

现在,所有删除申请 Google 全都是由人工来处理,工作人员会一个一个去评判和审核是否申请合理。施密特说,他觉得这份工作根本不可能被自动化。

谁有权在互联网上被遗忘?暂时没人能说清。



上图来自:http://i100.independent.co.uk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