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越来越多人开始在中国推广搏击这项人类最古老的运动,它会带来什么?

娱乐

越来越多人开始在中国推广搏击这项人类最古老的运动,它会带来什么?

韩方航 2016-07-06 07:15:57

包括拳击、摔跤在内的搏击运动掺杂了力量、伤口、民族自豪感和古老的勇气与荣誉。中国和西方的职业竞技制度走到一起,会发生什么?

6 月 16 日的一场发布会上,22 岁的安徽小伙王彬弯下腰,钻过拳台的围栏走到正中央。王彬身高 1.95 米,体重 105 公斤。在他之前,世界摔跤冠军 Triple H 已经站在了台上。

王彬以前最早是安徽省赛艇队的选手。四年前,他认识了日本前摔跤运动员猪木宽至(安东尼奥·猪木)。猪木把他带到了日本的职业摔跤团体 IGF(注,即摔跤团体) ,在那里王彬接受了专业的摔跤训练并开始参加比赛。四年后,王彬通过 IGF 进入了世界摔跤娱乐公司 (WWE),成为了 WWE 第一位来自中国的签约运动员。这场发布会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宣布这一消息。

王彬

WWE 的全球首席市场官米歇尔·威尔逊把他比作姚明——未来他将会参加 WWE 的摔跤表演,并且带动更多中国人认识这项运动,理想情况下,还应该激发他们的热情和爱意。在签约完成以后,王彬就会飞到奥兰多 WWE 的总部接受训练。

WWE 成立于 1952 年。如今,他们每年举办超过 300 场摔跤表演,电视观众超过 3600 万人。所谓摔跤表演,是职业摔跤的一种形式,每一场比赛事先都有剧本,胜负也早已确定,不过,舞台上的那些摔跤动作都是真的。

WWE 很早就进入了中国。早在 2007 年,广东体育频道就引入了 WWE,每周播出两场。在那之后,许多地方电视台也都曾经转播过 WWE,第一批中国粉丝就是这样积累起来的。2010 年,WWE 还把自己的摔跤表演带到了上海。

这一次,他们是打算认真开拓中国市场了。6 月 16 日的发布会上,除了宣布签约王彬以外,WWE 还和聚力体育 (PPTV Sports) 达成了合作,PPTV 将在未来三年内转播 WWE 的演出以及相关的其他节目。

虽然目前中国市场在 WWE 的全球版图中连前 10 都排不上,但是米歇尔·威尔逊告诉《好奇心日报》,五年内,中国就将成为 WWE 的仅次于北美的第二大市场。

在中国,像 WWE 这样希望捞一点金的搏击运动公司和协会一共有 10 家。

  • 2010 年 4 月,世界拳击理事会 WBC 在重庆建立互动赛事基地。
  • 2015 年 9 月,国际拳击联合会 IBF 进入中国,并和乐视体育达成战略合作。
  • 2015 年 9 月,盛力世家和世界拳击组织 WBO 打造拳击赛事拳力联盟。
  • 2016 年 5 月,据传华人文化和万达参与终极格斗锦标赛 UFC 的竞购。
  • 2016 年 6 月,体奥动力负责筹建的世界拳击协会 WBA 中国区正式成立。
  • 2016 年 6 月,WWE 宣布进入中国,并与聚力体育合作。
  • 2016 年 7 月,UFC 宣布与聚力体育签约。

这些公司和协会本身性质差异很大,对于中国市场的预期也不尽相同。WWE 和 UFC 本身都可以被看做是一个联盟,拥有自己的选手和赛事。他们想要做的就是中国观众能够收看更多的节目,无论是线上的还是线下的。

WBA、WBC、WBO、IBF 是现在的世界四大拳击组织,他们更像是国际足联这样的行业协会负责对于赛事的等级进行认证,但在中国,签约选手、举办赛事、推广营销这些传统上由代理人、经纪人负责的事宜,他们都想参与。

WBA 和它的金腰带

论起搏击运动的粉丝基础,大概是远远比不上足球、篮球这样的项目的。根据数据统计,每年参与到拳击当中的美国人大约在 600 万左右,相关装备的销售额也只有 1 亿美元。相比之下,阿迪达斯去年光是足球这一个项目的装备就达到了 24.55 亿美元

不过,在职业搏击运动的领域,他们能够创造的商业价值并不低。

去年 5 月,梅威瑟和帕奎奥的拳王世纪之战在赌城拉斯维加斯开打。负责在北美转播这场比赛的 HBO 和 Showtime 则称有 440 万人收看了这场比赛。观看这场比赛需要支付 100 美元,光是北美电视转播就收入超过 4 亿美元。

同时根据《纽约时报》的估算,这场世纪拳赛还有额外的 1.33 亿美元收入,分别来自于门票销售、国际和当地酒吧转播权、赞助、以及衍生品。也就是说这场世纪拳赛的总产值超过 5.5 亿美元。

WWE 代表的摔跤和 UFC 代表的综合格斗作为新兴搏击运动表现也不差。2015 年不仅是 WWE 历史上财务表现最好的一年,也同样是 UFC 表现最好的一年。前者收入达到 6.58 亿美元,营业利润超过 3800 万美元;后者的收入也超过 6 亿美元,有 780 万人付费收看了 UFC 的比赛,也创下历史新高。

脱胎于战争和自卫需求的搏击运动可以算是人类历史上最悠久的运动了。考古学家在两河流域发现了公元前 40 世纪留下的关于拳击的遗迹。在古希腊奥运会上,摔跤、拳击等比赛就已经开始举行了。

现代拳击运动出现在 19 世纪末的英国伦敦的一家私人俱乐部,在规则经过一定程度的完善之后又传入美国。1921 年,美国 17 个州的拳击协会共同组建了国家拳击协会 NBA,负责管理拳击和摔跤两个运动。

1930 年,NBA 掌管的摔跤部门完成独立,成为后来的国家摔跤协会 NWA,然而 NWA 遭到了一些摔跤运动代理人的反对,他们联合起来组建了国家摔跤联盟,缩写也是 NWA,并在 1960 年代成功取代了国家摔跤协会。WWE 的前身就是参与国家摔跤联盟筹建的一家公司。

另一边的 NBA 在 1962 年更名为世界拳击协会,也就是现在的 WBA。在 WBA 向全世界扩张的过程中,当中代表美国的势力和代表其他国家的势力产生了纠纷,并在 1968 年和 1983 年分裂出了 WBC 和 IBF 两个拳击协会。1988 年,WBA 的领导层和拳击经纪人之间再度产生纠纷,出走的几个经纪人成立了 WBO,就此形成四大拳击组织的格局。

由于同根同源,现在无论是 WWE 还是四大拳击组织,他们的商业模式都差不太多。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其实是电视直播的付费收入,在美国这被称为 Pay Per View,意为看一次比赛就要为这场比赛付费。就以梅威瑟和帕奎奥的世纪拳赛为例,总计 5.5 亿美元的收入当中,来自于转播付费的收入就高达 4 亿美元,占到了全部的七成以上。

这同样也是 WWE 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他们的 WWE Networks 通过付费订阅的方式销售,再加上卖给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付费电视台的版权收入,WWE 在 2015 年这一块的收入超过 4.2 亿美元,同样占到了总收入的 65%。

要寻找新的增长点,就需要让更多的人来收看他们的比赛或者节目,中国这个人口又多、体育产业又被提到战略高度的国家,自然就成了他们的目标。

互联网公司是他们最喜欢合作的对象。无论是乐视体育、聚力体育、还是体奥动力、华人文化都拥有自己的转播渠道,包括视频网站、互联网电视,他们可以让搏击运动节目更方便地在中国落地。

举办赛事也成为了他们可以做的一件事情,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希望能够在中国培养起一批新的观众和粉丝。

他们真的能够如愿在中国市场捞金吗?

“我们进行了一些市场调查,发现在中国有 1.65 亿 WWE 的粉丝。”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WWE 全球首席市场营销官米歇尔·威尔逊说,“我们对此也感到非常惊讶。”

这 1.65 亿 WWE 的粉丝可能并不是那种狂热的死忠粉,而是那些曾经看过 WWE 的比赛,并且对这项运动有所了解的人。这是此前各地地方体育台为 WWE 积累下了第一批中国粉丝。

拳击也是一样,根据禹唐体育的统计,今年 1 月的最后一周 CCTV5 赛事收视前十名中,排在前两位分别是 WBO 次轻量级国际拳王争霸赛以及超轻量级 4 回合赛,超过了马刺对阵骑士的 NBA 常规赛。

除了这些专业的演出或者赛事以外,也有一些地方电视台开始操办自己的搏击节目了。2014 年,一档名为《昆仑决》的节目在青海卫视开始播出,参赛的选手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比赛的规则有泰拳自由搏击、也有散打和综合格斗。一年后,《昆仑决》就从青海卫视搬到了江苏卫视,放在了周日下午 4 点播出。

而且,WWE 们还赶上了视频网站付费会员大幅增长的好时机。去年 6 月,爱奇艺宣布自己拥有 500 万付费会员,这个数字在一年之后,攀升到了 2000 万人。乐视网的会员也从 2012 年的 70 万增长到现在的 1220 万。乐视体育在发布会员计划三个月后也宣布已经拥有了 150 万付费会员。

然而,乱象也开始出现了。

今年 4 月,一档新的搏击赛事《勇士的荣耀》在河南卫视开播,其中的一场中国武僧一龙和自由搏击世界冠军恩里克·科尔的比赛却引起了巨大的争议。在科尔满场占优的情况下,裁判却判罚一龙获胜。赛后,Facebook 上的网民异常愤怒,“这完完全全是抢劫,科尔每一局都获得了胜利。一龙毫无技巧可言,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在中国受人朝拜。”

即使是像 WBO 这样的专业机构也开始被质疑。2015 年 4 月,在一场比赛后,获得胜利的中国拳手曲鹏颁被授予了 WBO 中国国家冠军金腰带。赛后,《中国体育报》的一篇报道指出,通常国家级的拳赛需要打 8 到 10 个回合,但这场比赛仅有 6 个回合,金腰带有明显的注水嫌疑。

就在不久前,《拳击与格斗》执行主编贾春天发表文章《中国职业拳击往何处去?》抨击中国拳击市场的混乱:负责认证赛事的拳击组织在进入中国以后开始直接操办赛事;WBO 洲际重量级拳王争霸赛抄袭其他赛事的灯光舞美设计;以及中国拳手靠与低水平选手对战来提升世界排名。

搏击运动在西方人眼中和在中国人眼中并不完全是一回事。在 Reddit 上,一位获得了 92 个赞同的回复是这样写的:“拳击脱胎于战斗,他关乎人类的本能,战斗或者逃避……有人在拳台上被击倒,但他宁可直面可能的希望也不会逃避。有人选择优越的生活,而不是在拳台上战斗。这里没有正确的选择,但是我们从他们在拳台上的表现了解到了他们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但在中国,搏击运动却不是这样。出生于 1908 年的武术家赵道新曾经说:“广大民众心目中的技击性(格斗获胜的概率)并非完全指拳术的杀伤力,而是要满足一种‘以雄健、精巧的技艺来征服他人’的心理需要。这是格斗中文雅与粗暴之间的中庸之道。”

“(传统拳术)在攻防技术中掺杂了大量象征性动作和门派仪式动作。这些动作与技击无关。从功法上看,仍保留着很原始、低效的操习,与其说是增长格斗实力,倒不如说是在祈祷、苦行和磨炼耐心。”

拳王阿里,被评为 20 世纪最伟大的运动员

另一方面,在中国,别说是搏击运动了,整个体育都被赋予了民族情感、国家荣誉这样超越体育本身的内涵。搏击运动更加敏感,《叶问》、《霍元甲》这样的电影都在潜移默化中灌输这样一种概念:应对来自西洋的武术时,中国功夫只许胜不许败——《叶问 1》当中叶问用咏春拳击败了日本人,到了《叶问 3》当中,更是直接与拳王泰森对战。

有人问赵道新:“我们的拳手输了怎么办?怎么向国民交代?”他的回答是:“就是要敢输,只要我们的拳手尽力了,就再也没有比惨败而归更好的事了。”

对于中国的观众来说,这种情感可能被放大,它带来关注,也带来争议。“如果中国人不了解我们的节目,我们需要给他们一个观看的理由。王彬就是这样一个理由。”米歇尔·威尔逊说。

但对于 WWE 来说,一个王彬还不够。从 2015 年底,WWE 通过和一家中国公司合作开始在网上招募新人,通过简历和一轮面试的筛选,35 人被选进 WWE 中国之星选秀。在一周时间内,他们将会在 WWE 的指导下进行训练,并最终选出让他们满意的人。至于最终的人数,WWE 并没有具体的规定,米歇尔·威尔逊觉得只要是好的都会入选。

王彬会像 WWE 想的那样成为下一个姚明吗?现在看来还不好说。

首先,王彬本人的技战术水平需要足够出色。即使是在 WWE 这样有剧本的演出当中,本身的摔跤技能不够出色,显然也无法说服观众。这需要 WWE 对于王彬有足够多的专业训练,还要寄希望于王彬本人的天赋足够出众。

此外,WWE 大概也要平衡好利用王彬身上自带的民族自豪感和 WWE 本身品牌形象的关系。

这也是姚明带给 NBA 的教训。姚明是一个天生的三好学生,他的形象和 NBA 强调的反叛、酷多少有些格格不入。姚明短时间内确实为 NBA 吸引到了更多的观众,但之后姚明的伤病退役,已经弱化了其美国特色的 NBA 中国,就变成了一个仅以篮球这项体育运动为中心的、形象模糊的品牌。

如今,在商业利益的驱使下,WWE 来了、WBA 来了、UFC 也来了。他们无视东西方语境中搏击运动的差异,把大量的节目和赛事带到了中国。而在这些节目的冲击下,对于搏击运动认知的分歧看上去倒也有着渐渐弥合的趋势。

不过,这项运动要真正在中国成长起来,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一切都要从建立一个成熟的制度,从把一个小伙送去美国开始。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