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美国重建市区的凤凰城,是创业公司性价比之选?

Fernanda Santos2016-06-22 14:56:06

曾经受到无数人诟病的菲尼克斯正在发生改变。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菲尼克斯电 - 在福克斯(Fox)播出了 13 年的动画情景喜剧《一家之主》(King of the Hill)中,有个名叫佩吉·希尔(Peggy Hill)的角色曾经称菲尼克斯(凤凰城)为“人类傲慢的纪念碑”。去年夏天气温打破历史记录、达到 46 摄氏度的那天,有人在社交新闻网站 Reddit 上发布了一组漫画,上面写着“亚利桑那州菲尼克斯本不应该存在”。

这只是人们对这座美国第六大城市的不满言论的冰山一角。

一位学者称菲尼克斯为“世界上最不可持续发展的城市”。新媒体 VICE 在一篇讲述为什么菲尼克斯是“最糟糕的地方”的文章里形容它是“一个杂乱无章地充斥着没有品味的建筑的臃肿城市,而且似乎从未停止过向外扩张”。即使是这里一家初创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对这座城市极度热爱的大熙·帕克(Daehee Park)也用了这样一句算不上赞美的文字来形容它,他说,“城市里满是带状购物中心”,再加上宽阔的马路和封闭社区,这里更像一个巨型的郊区,而不是一座传统意义上的城市。

从凤凰城凯悦酒店顶楼的 Compass Arizona Grill 旋转餐厅拍摄的市区美景。图片版权:Caitlin O'Hara/《纽约时报》

菲尼克斯发展到现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的地理位置——它处于一片广袤的沙漠中。它之所以发展迅速,是因为寒冷地区的人们涌到这里来买他们买得起的独栋住宅。菲尼克斯每家每户都装了空调,而且你不用专门在车库里腾地方放吹雪机。

但是曾经受到无数人诟病的菲尼克斯正在发生改变。这一切始于房地产泡沫的破灭,无数充作抵押品的房屋因房地产商无法赎回而低价进入了市场。城市官员找到了振兴这里的新方法,他们不再关注仍然有足够空间向外扩张的沙漠边缘地带,而是将视线转向了长期被忽视的市中心。

近年来,在这个城市的中心地带已经几乎没有一点空地了,而且现在还有许多公寓正在建设中或即将开建,所有这些建筑都是在 1996 年到 2008 年之间修建的。但是,会有足够多的人口住进来吗?这是一场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赌博,而菲尼克斯已经押上了全部。

市政府买下了整个街区的空地,以吸引三所州立大学在市中心建造他们的校园,这使得学生人数从仅仅十年前的 400 人增加到今年的 12000 人。它已经给开发商提供了各种税收优惠和其它激励,鼓励开发商们建建建。

图片版权:Caitlin O'Hara/《纽约时报》

在一个共和党州长靠铁口承诺永不加税才得以当选的州里,雄心勃勃的菲尼克斯市长格雷格·斯坦顿(Greg Stanton)去年冒着在连任竞选中失败的风险,决定提高销售税来筹建延伸连接城市中心和其它地方及其它城市的轻轨系统。而选民们批准了

可能对很多人来说,与其说菲尼克斯是一座充满活力的城市,不如说它是一座节奏缓慢、沐浴在阳光下的退休村。然而每隔一个月左右,城市大使们都会向那些被硅谷高昂的商业成本搞得焦头烂额的年轻企业家们大力推销菲尼克斯市区。已经有一些科技初创公司被说服了:去年,在一栋长期以来空着一半的大楼里,Uber 开了一家针对司机和乘客的支持中心。会议应用程序提供商 DoubleDutch 也将在附近开设它在旧金山以外的第一间办公室。

斯坦顿在一次采访中说:“我可不想大家都是因为我们这里有很棒的高尔夫球场和便宜的房子而搬到这里来。我想要的是因为看到未来的发展而搬来这里的东海岸的年轻大学毕业生,也希望我们自己的大学毕业生能因此留下来,我们有一个很棒的城市社区。”

27 岁的创业者帕克和他的大学校友、30 岁的约翰·托马斯·马里诺曾经是硅谷的软件工程师,现在他们将菲尼克斯南部边缘地带的一个旧五金店变成了他们的在线床垫企业 Tuft & Needle 的总部。

图片版权:Deanna Alejandra Dent/《纽约时报》

他们在新媒体 Medium 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引用沃伦·巴菲特的话来解释他们的决定,说巴菲特将自己的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涯锁定在了奥马哈,“尽量远离金融中心的喧嚣”。

在市区改建方面,菲尼克斯还做过其它尝试,但总是做得不太对。它曾经绑定酒店住宿和汽车租赁征收旅游税,用税款修建了 1992 年开馆的一座篮球场;它还用从全郡提高销售税中筹集的税款修建了一座棒球场,这是全国第一家拥有可伸缩穹顶和真草皮的场馆。这两座场馆还在不断吸引人流前往市中心,但这并不能成为人们想住在那里的原因。

还有一次,市政府购买了一家豪华酒店,好让去会议中心参加活动的游客能有一个舒适的休息地,然后在 12 月,政府就把它卖了亏了好几千万美元。

市中心的 Phoenix Public Market 咖啡馆。图片版权:aitlin O'Hara /《纽约时报》

一个自行车分享计划在过完第一个夏天之后幸存了下来,在一年之中的夏天骑车,或做其它任何户外活动,都可以算得上某种英雄行为。

怀疑者担心这段时间里修了太多的建筑,房地产再次崩溃也只是时间问题,因为众所周知,房地产市场空置房屋存量是经济繁荣和萧条周期的风向标。

很久以来,这里的夜晚一片荒凉,现在的市中心则变得时尚起来,入夜后,当城市一直以来的精神支柱——州、郡、市办事处的灯光熄灭后,酒吧、餐厅和小型演唱会场地让城市依旧灯火通明。但城市里也还有很多在晚上并不安全的黑暗荒凉地带。

这里正经历着一种在任何街区改造中都很普遍的重新规划。曾经颇受欢迎的墨西哥快餐馆 Paz 所在的矮楼被夷为平地来修建公寓,这里现在已经是这个城市最密集的一个居住区,而你现在只能从流动餐车里买到墨西哥玉米卷饼了。一栋新的大楼取代了原来的咖啡店 Songbird,它现在搬到了街道另一头的一幢迷人的百年老房子里——在这座年轻的城市里,它已经有资格称得上是老房子了。

上周日,带着孩子的母亲们围着野餐长椅聚会,而旁边则有八位穿着紧身裤和背心在练瑜珈的年轻姑娘,她们鲜艳的瑜珈垫伸展在草坪上,这是一幅不同寻常的景象。

菲尼克斯的官员找到了振兴这里的新方法,他们不再关注仍然有足够的空间向外扩张的沙漠边缘地带,而是将视线转向了长期被忽视的市中心。图片版权: Caitlin O'Hara/《纽约时报》

往西三个街区,在一家叫 Phoenix Public Market 的咖啡馆里,一名北亚利桑那大学(Northern Arizona University)市中心校区的理疗专业学生在和一大群同学共进午餐,他们喝着啤酒,庆祝一学年的结束。在菲尼克斯长大的 28 岁的山(Shan)说,“以前没有足够的理由让人来市中心”。

他说,现在物价飞升,他已经住不起市中心了。建筑业的拉动力仍然强劲,今年它仍然是亚利桑那州发展最迅速的行业。这里的政府官员还在尝试其它方法让经济多元化,其中包括开展训练营,教授中小企业如何与墨西哥做生意。

帕克和马里诺雇佣了一名保安来看守 Tuft & Needle 格兰大道停车场里的汽车。在街对面立着一个广告牌,承办离婚和破产申请只需 200 美元。它的隔壁是一栋无人居住的建筑,它曾经是棚户区,现在那些私占房屋的人已经离开。他们说在年底之前,这栋楼里会装满工作台,还会开一家质量控制实验室和一个半场篮球场。

一天下午,穿着短裤球鞋上班的马里诺说:“在硅谷时,光是支付房租我们就必须要筹资。而在菲尼克斯,我们可以拥有一个家、一个泳池,还有 3344 平方米的办公空间。”

翻译 熊猫译社 曾丹

题图来自 YouTub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