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寻找纽约老房子里的“黄金屋”,成了他发家致富之道

Corey Kilgannon2016-06-18 15:02:07

纽约是一个不断进化发展的城市。在这里,建筑抢救行业得到了很好的发展。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康涅狄格州艾弗里顿市电——如果说纽约有一个雅典式的地方,那么很可能是在静谧的艾弗里顿(Ivoryton)。它在纽约东北,距离只有两小时车程。在这里的主干道上,有一栋老旧的综合建筑。

这座建筑以前是一家生产钢琴按键的工厂。如今,工厂旧址内却隐藏着大量从纽约市建筑中抢救回来的建筑部件收藏品。不过仅从表面来看,你找不到任何迹象。

59 岁的埃文·布卢姆(Evan Blum)是这里的主人。过去的四十多年中,他一直围绕着建筑残余部件开展业务。他既是喜爱建筑部件的收藏家,也是出售建筑部件的商人。卢布姆开玩笑说:“我这里算得上纽约的第六个区了(纽约市一共有五个行政区——译者注)。”

过去几年中,布卢姆一直将最近抢救回来的建筑部件存在这些建筑中。除此之外,他还在过去十多年中收购了大量存货。这些建筑部件装满了一栋又一栋房子。

图片版权:Christopher Capozziello/《纽约时报》

走进这些建筑,你能看到浩如烟海的建筑装饰品和室内陈设。这些都是布卢姆从即将拆除或者正在整修的建筑中挽救回来的宝贝。如今,他的大部分藏品都对外出售。

你能看到一对雕工精良的橡木横梁。曾几何时,这对横梁就悬挂在坐落于曼哈顿西 46 街的首个海伦·海耶斯剧院(Helen Hayes Theater)的正门入口上方。为了带走这对宝贝,布卢姆给每个横梁开出了 1.4 万美元的价格。当然,这包括了修复的费用。

图片版权:Christopher Capozziello/《纽约时报》

如果你肯掏出 1.5 万美元,那你就能买走从约翰·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位于新泽西州莱克伍德镇(Lakewood Township)家中回收来的精雕橡木壁炉。如果你还愿意再花 1.5 万美元,那么从玫瑰园舞厅(Roseland Ballroom)抢救回来的七个电话亭也就归你所有。据悉,玫瑰园舞厅在 2014 年正式关闭。

布卢姆的藏品内容丰富,由成千上万的各类物件组成。从小的建筑部件到整个建筑外墙,可谓应有尽有。图片版权:Christopher Capozziello/《纽约时报》

他的藏品中还有一件数百年历史的精雕橡木嵌板。这块嵌板曾经位于第五大道,是格特鲁德·范德比尔特·惠特尼(Gertrude Vanderbilt Whitney)府邸中的装饰品。(对外售价:7.5 万美元)

纽约是一个不断进化发展的城市。在这里,建筑抢救(从即将被拆除或正在整修中的建筑中寻找有价值的物品——译者注)行业得到了很好的发展。而在这个领域,恐怕没有人能比布卢姆先生更加熟门熟路。他在纽约哈莱姆区(Harlem)东 125 街的 Demolition Depot & Irreplaceable Artifacts 有一家内容博采众长的展示厅,受到了其他收藏家和设计师的热烈追捧。

这间展示厅规模宏大。但相比于布卢姆浩如烟海的整体收藏而言,这其中展示的物品只算是九牛一毛。布卢姆将绝大部分藏品都存在康涅狄格州,很少有人能一睹真容。即便是他很多最忠实的客户也未能一饱眼福。

布卢姆的藏品都静静地躺在七栋大型建筑内。他数年前买下了这些建筑作为仓库,主要是看中了建筑内部总计 15 英亩(约合 60703 平方米——译者注)的使用空间。他说自己拥有全国规模最大的建筑装饰品私人收藏,而且藏品的增长速度越来越快。如今的纽约市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各类建设,这其中产生的藏品多得让他都收藏不过来。

图片版权:Christopher Capozziello/《纽约时报》

他表示:“他们拆除和整修建筑的速度太快,我们都已经开始跟不上节奏了。今年年底之前,他们要针对 25 个教堂施工。这都是我可以前去淘宝的机会。”

布卢姆的藏品数量实在惊人。在他的仓库中,你能找到成千上万件建筑部件:窗户、门、马桶、浴盆、灯具、完整的雅座酒吧、建筑外墙以及装修华美的房间内饰。

布卢姆拥有大约 65 个这种房间内饰,其中一部分已经在博物馆展览这样的大型仓储空间中得到了复原。他的藏品中有一间内饰精良的房间,而这间房间此前属于纽约西 21 街的一栋公寓。那里是出版商迈尔康·福布斯(Malcolm Forbes)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他的仓库中还有接近 500 件华丽的壁炉,其中很多都是从豪华的曼哈顿宅邸中抢救出来的。不得不说的是,布卢姆有一个从康涅狄格州新迦南市(New Canaan)买回来的稀有法式大理石壁炉,它此前的主人是于盖特·克拉克(Huguette Clark)。克拉克女士是一位隐居的女继承人,她在 2011 年离开人世。另外,惠特尼女士曼哈顿府邸的壁炉如今也在布卢姆的藏品名单上。

布卢姆指着从广场饭店(Plaza Hotel)买回来的大理石壁炉说:“我从那里找到了 90 个这样的壁炉。”这些壁炉做工精美,细节部分均涂有金色油漆,实在是光彩夺目。布卢姆先生形容这是“伊凡娜式风格”的体现。伊凡娜·特朗普(Ivana Trump)曾经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参与了广场饭店的经营管理。那时候,他的丈夫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 Trump)正是广场饭店的老板。布卢姆先生介绍说,这些壁炉的售价从 6500 美元到 1.95 万美元不等。具体价格还是要看壁炉的尺寸和类型。

其他壁炉则具有古董风格的表面颜色和裂纹式喷漆。这种外观吸引了一些高端设计师,使他们成为了布卢姆的客户。布卢姆介绍说,他在纽约豪斯顿街(Houston Street)一个废弃数十年的酒店中发现了 30 多个壁炉。

壁炉旁边是一些陈旧的都铎式彩色玻璃窗格。这些窗格以前位于纽约 57 街的一个顶层公寓内,而那里曾经是演员埃罗尔·弗林(Errol Flynn)的故居。布卢姆告诉我们,这些窗格很快就会出现在即将于费城开业的一家 P. J. Clarke’s restaurant 餐厅内。通过手中的藏品,布卢姆能为餐厅、酒店和其他场所提供设计服务。

说到海伦·海耶斯剧院的横梁时,他停顿了一下。1982 年,人们将这个横梁拆除了下来。在当时,很多文物古迹保护主义者对此举持激烈的反对态度。

布卢姆回忆说,当时他受雇于纽约市地标保护委员会(Landmarks Preservation Commission)。他的主要任务是拆除剧院,然后将这些建筑部件交给该委员会的抢救藏品项目处理。后来这个项目停止运作时,他买下了很多库存,这其中就包括了剧院的横梁。

有些文物古迹保护主义者对布卢姆和其他建筑部件抢救者展开了抨击,认为他们销售回收再利用的建筑部件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在保护主义者眼中,这样的举动会促使开发商出售建筑的原始部件,进而创造出一个生机满满的建筑部件买卖市场。实际上,这些建筑部件应该在博物馆中得到更好的保存。

但是布卢姆认为,他只在建筑拆除之际才前去进行收购。通常而言,他会与拆除或者整修建筑的公司达成协议。有的时候,他还可以免费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说:“我不喜欢看到有建筑被拆除,但我也没权力阻止这件事的发生。所以我只能收购建筑部件,从那些即将进入垃圾堆的建筑废墟中里尽可能地挽救更多宝贝。”

他补充说:“从背景来看,我也是一名文物古迹保护主义者。我从不洗劫建筑,我也不需要那样做。”

在一栋充当仓库的大楼内,他指给我们看了原属于吉诺餐厅的酒吧前台设施和酒吧后台饮料柜。这家餐厅从前一直坐落在纽约莱克星顿大街(Lexington Avenue),直到 2010 年才关门歇业。仓库内还有 21 Club 的接待台以及部分展示柜。另外,你还能看见大量用于浴室的家具陈设。布卢姆说,这些陈设只是自己全部同类收藏的 5% 而已。

他说:“我收藏有全世界规模最大的老式水管系统。”

一边游览,他一边给我们指出贴有摇滚乐团贴纸和涂鸦的电话亭。这些都是来自于玫瑰园舞厅的“古董”。布卢姆回忆说,他手下有个工人曾经问他需不需要将电话亭上贴着和画着的东西全部清理干净。

他说:“我告诉工人,‘不,别碰它们!这些贴纸和涂鸦才是最棒的部分。’”

在旧钢琴按键厂大楼前面的草丛中,许多完整的外墙静静地躺在那里。这些都是工人一片一片从建筑上拆卸下来的。你能看到一面赤褐色的建筑外墙,它以前是布鲁克林贝德福德大道(Bedford Avenue)上萨沃伊剧院(Savoy Theater)的“门面担当”。一条小溪边,从曼哈顿东 14 街 RKO 杰佛逊剧院(RKO Jefferson Theater)拆除下来的外墙安静沉睡。

在曼哈顿第二大道(Second Avenue)和豪斯顿街的交汇处,布卢姆有一间展示厅。2000 年,那里出现过局部坍塌。从那以后,他的展示厅就陷入了无限的争议之中。官方当局认为,局部坍塌的原因在于建筑质量存在问题。随后,有关部门以疏忽过失为由对他提起了诉讼。

布卢姆否认了这项指控。坍塌事故发生后,当局不允许他接近展示厅内的财产。这助长了一名公务员偷窃他藏品的行为。为此,他针对纽约市提起了法律诉讼。在他看来,有关部门这次的控告是对他此前行为的打击报复。展示厅最终逃不过被推倒拆毁的命运,但布卢姆先生却从最严重的罪名中脱身。不过法庭认为他还是犯有一项轻罪:鲁莽危害他人行为。

布卢姆说,多年以来他一直牢牢把持着自己的藏品,拒绝了开发商提出的很多利润丰厚的合同。他计划开设一家陈列建筑艺术的博物馆,并启动一个保护建筑的教育项目。

他说:“过去多年里,我拯救了很多建筑部件。这一次我要做的事情和以前没什么不一样,只不过规模更大了一些而已。”他还补充称,艾弗里顿市的巨大仓库使他能够认真清点全部藏品。这为他完善博物馆的设计提供了帮助。

布卢姆说:“我要给后人留下一笔宝贵的遗产。同时我的这一举动也能唤起公众的注意,让他们关注建筑的历史和文化。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在建筑彻底消失之前对它们进行保护。”纽约市拆除老旧建筑的速度实在令人叹为观止。说到这个问题,他补充道:“我们失去了大量老建筑。我只希望自己有更多员工和更大面积的仓库,这样才能尽可能拯救更多的建筑部件。”

翻译 糖醋冰红茶

题图来自 www.gizmodo.com.au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