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耐克说要起诉它赞助的一个运动员,被指责太强硬

董芷菲 2016-06-11 14:55:13

耐克不想再失去一个体坛新星了

耐克要起诉他的一个代言人—— 800 米短跑的世界冠军 Boris Berian

耐克在代言人制度上一直比较严苛激进。但起诉还是很少见的。 Boris Berian 这位不太为人熟知的短跑新星在 2015 年和耐克公司签了半年的合约,这份合约规定在 12 月 31 日之后的 180 天内如果耐克匹配其它运动品牌的报价,那么该运动员必须优先与耐克续约。这是耐克与运动员签订代言协议时惯用的条例。

Boris 在 1 月就和 New Balance 签约了,穿上了 New Balance 的服装参加比赛。他拒绝了耐克的合约,因为对耐克的一个附加条款不满意——代言人必须达到某一个比赛成绩否则赞助费会得到削减。

这让耐克很恼火。

右一为穿着 New Balance 的 Boris Berian

“耐克一直很重视自己和运动员的关系,我们希望他们能遵守自己在条款上的承诺,”耐克公司在一份声明上说,“当有必要的时候我们会采取措施保护自己的权益。”

耐克不是第一次在争夺赞助运动员的战争上表现出强势了。

耐克的运动总监(Director of Athletics)John Capriotti 将领导耐克来反击 Boris。John Capriotti 以强势、在竞争上不择手段手段著称。去年他曾当众威胁要杀死一个工作人员,被他威胁的对象曾经在耐克运动实验室工作(Nike's sports research lab)但是又跳槽去竞争对手 Brooks Beasts(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一个品牌)。

耐克在田径这一块的合作伙伴的确很强大,他们是肯尼亚、加拿大、德国和中国的国家田径队赞助商,他们和美国队的合约一直延续到 2040 年。这些强队都将穿着耐克的运动服。跑步类产品是耐克最大的收入来源,去年这一块的销售额达到了 49 亿美元。你大概能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紧张。

虽然 23 岁的 Boris 在田径界的名气并不响亮,但他有一段励志过去。

两年前,Boris 只是在麦当劳打工的辍学生。2014 年底他才开始进入一个训练营做短跑训练,因为成绩优异被选拔参加国家大赛。他在 2016 年国际田径联合会室内竞标赛获得了 800 米短跑冠军。Boris 是里约奥运会美国田径队的热门人选,耐克很担心会丢失这样一个新星。

说到耐克错失的体育新星,不免让人联想到斯蒂芬·库里。据说 2013 年,耐克和库里交涉时比较怠慢:在 PPT 里弄错了名字;而且给 Kyrie Irving 和 Anthony Davis 分配了帐篷但是没有给库里。这似乎指向这种暗示:他们觉得库里不足以成为大牌篮球运动员支撑起一系列款的球鞋。而后他被 Under Armour 签下。现在库里对 Under Armour 来说价值超过 10 亿,代言囊括了所有产品线,从球鞋、帽子到 T 恤等。

虽然耐克不算理亏,但是在比赛前找运动员“闹”,却让耐克成为了大家指责的对象。《华尔街日报》网站上获赞最多的两个评论都说这是耐克公司公关上的一个错误

据说 New Balance 也要掺和进来了,他们表示将发表声明支持 Boris Berian 的立场。

题图来自 视觉中国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