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西服的手工定制和工业生产可以结合在一起吗?

Paolo Ferrarini2016-06-02 15:23:19

以及,如何开发最适合当下人群的样式?

本文由 Coolhunting 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订制男装和批量生产究竟有什么不一样?通常人们认为这两者截然不同,甚至彼此对立。然而,有些人却将两者结合在了一起,也就是那些采用工业流程加工高档产品的公司,其成功算得上是手工技艺和精密仪器的结合。老牌意大利男装品牌 Pal Zileri 算是一个例子。

Gianfranco Barizza 和 Aronne Miola 1970 年在意大利东北部城市 Quinto Vicentino 创办了 Forall Confezioni 服装厂,并于 1980 年发布了 Pal Zileri 系列男装,专为钟情于传统缝纫和现代生活方式的男士打造。在最近的参观过程中,我们有幸见证了正统西装,尤其是夹克衫的制作流程。在那里,成千上百的工匠一起投入制作,对他们而言质量是终极目标。每件西服都经历了 140 至 180 道工序,包括裁剪、缝纫、熨烫、收边以及处理口袋和肩膀等。此外,还有缝制纽扣、拉链和商标的步骤。西服夹克的正面是整套制作过程最重要的部分,其中不为人知的细节非常令人震撼。大部分工序都实现了工业化加工,激光剪裁、缝纫机、熨斗以及传送带都被运用到制作过程中。诚然,还是有部分步骤完全手工制作,和传统裁缝铺并没有差别。

自从 2015 年 2 月以来,Mauro Ravizza Krieger 就一直担任 Pal Zileri 的艺术总监。在拥有了众多国际大牌工作的丰富经验后,Ravizza Krieger 如今已在 Pal Zileri 成功开启了职业生涯的新篇章。Pal Ziler 在男士正装方面颇有传统,不过几年前新的投资方加入了该公司。来自卡塔尔的 Mayhoola for Investments 投资公司(同时也是 Valentino 的老板)以及来自埃及 Arafa for Investments and Consultancies 都帮助 Pal Zileri 进行了重新定位。而 Ravizza Krieger 在此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首先我尽可能地去了解公司的运营状况。要把创意落实到具体的行业中,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Ravizza Krieger 对 CH 坦言。如今的男装订制行业正在经历一次复兴,有必要更新行业规则。正如 Ravizza Krieger 所言,“很有必要在缝纫的世界里重新激荡起热情,无需非要毁掉传统,而是关注当代世界的同时不失以往公司积淀的价值。”

服装厂所在地 Vicenza 是一片洋溢着手工艺氛围的艺术乐土,地标建筑出自 Andrea Palladio 之手,还因百年珠宝加工和上等皮革制品而扬名。Ravizza Krieger 乐于在艺术中寻找灵感。“我的想法往往和艺术世界关系密切。我们此前的系列曾受到艺术家 Joseph Albers 的启发,他毕生都致力于在方形材料上作画,不受传统束缚。他的活力,色彩的搭配总是能制造出不同的心情。此外,在创作期间,我总是参考意大利的本土案例。”

事实上,Pal Zileri 并不想仰仗传统意大利工艺标签,例如明信片式的风景图案之类已然不复存在的事物。他们更关注那些隐性的意大利风格,例如 20 世纪那些抽象、视觉系、悦动的艺术作品。“创意不应该被随意拼凑拿来展示,而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去实现。例如悦动感和视觉系的艺术成果激发我们打造出视觉印花精品系列,以及全黑白构成的夜间系列等。我们的色彩研究正源于意大利抽象艺术。色彩选择的范围非常关键,往往能打开肌理创造的打门。事实上,人们在 T 台上看到的 80% 的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

传统男装行业的演进有必要保持连贯性,这是一个有机而缓慢的过程。“我们不紧不慢,毫不夸张。不能忘记这是男装行业,并没有快消文化存在。我们无意打造另类、促使改变。我更愿意着眼于当代造服行业,改进已有的行业规则,使其更加具有实用性。缝纫行业的持续发展需要其历史价值不断演进,期间难免会有淘汰。”

在技术人员解释各种类型构造差异的时候,我们意识到有一个词汇经常出现,那就是运动夹克。众所周知(至少美国上下都知道),在缝纫的世界里,“运动”这个概念有个广博的内涵,而这里指的是休闲场合所使用的舒适型西服夹克。“正式的经典西服在当下并不受欢迎,因为世界不像以前那么严肃了,人与人的关系也更为随意。社交网络和移动媒介将每个人变得不正式,因此,我们可以赋予服装不同的含义。”

Ravizza Krieger 的想法十分清晰,实现正式与非正式的平衡。“我相信很多人的梦想是自由的工作,只用做自己就好。因此,我更多考虑的是自由职业者而非职业经理人,因为他们更为自决,为悦己而造型。我想为这些脱离了模式的人打造风尚,因为他们懂得如何诠释服装。”

翻译 国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