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超模时代真的一去不复返了吗?

张田小 2016-05-07 15:47:17

也不是。但是超模的定义发生了变化。

上周,美国女演员 Rebecca Romijn 喷了一个有趣的观点。她表示,她不认为红得发紫的 Kendall Jenner 和 Gigi Hadid 是超模。

“时尚杂志用这类社交明星来定义时尚和引领潮流,我很失望。“ Rebecca Romijn  说。她还说了,尽管这些姑娘在社交媒体上很吃得开,有上百万的粉丝,但和上个世纪 90 年代的超模们相比,她们完全不在一个重量级上。

这个说法是出于嫉妒吗?有可能。Kendall Jenner 和 Gigi Hadid 是超级明星般的存在。今天,时尚电商 Neiman Marcus 找 Kendall Jenner 推出一个联名系列服装;明天, Estée Lauder 再以她为灵感推一个副线 stée Edit by Estée Lauder。总之,Kendall Jenner 热度不减,2015 年还首次跻身了福布斯收入最高模特排行榜。 Gigi Hadid 也不差,翻翻 Instagram 吧,哪里都能看到她那张脸。

而1990 年代的超模时代又是怎么样的图景?那是 Cindy Crawford, Helena Christensen, Christy Turlington, Naomi Campbell 和 Claudia Schiffer 五姐妹的时代。

90 年代的超模群像
Cindy Crawford
 Naomi Campbell 

算得更宽泛一点,Kate Moss 、 Gisele Bundchen 也算是那个时代的产物,而且她俩到现在也很红。前两天,Chanel 在古巴走秀,作为 No.5 香水的代言人, Gisele Bundchen 亲临了现场。基本上,她从上个世纪 90 年代红到了现在,现在是全球收入最高的模特。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这一群人定义了“超模”,也把“模特”这个词的内涵从“衣架子”扩展到了“明星”。

从历史上看,模特这一职业是由面容姣好的女孩来担当,作为用来展示衣服的工具,人们一般不会了解他们的名字,而模特自己也不会被宣传推广。20 世纪 40 年代,瑞典女模丽莎·佛萨格弗斯开始声名鹊起, 她被认为是历史上第一位“超级模特”,不仅因为她当时身价最高,而且她的照片一共出现在了 200 多期 Vogue 上。

丽莎·佛萨格弗斯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说:“服装永远是第一位的,从来不是也永远不是穿衣服的那个女孩。我只不过是一个不错的衣服架子罢了。”

这句评价基本算是在超模来临之前,对模特和时装产业关系的准确概括——模特的自我认知还停留“衣服架子”阶段,她们和商业公司合作的模式还尚未树立起可供借鉴的范本。

20 世纪 70 年代,美国的模特在慢慢变成超级明星,开始往演艺界发展。劳伦·霍顿与露华浓签订了十分可观的代言协议,算是一个好的开始。到了80 年代,随着时尚与香水等电视广告和巨星广告牌的普及,公众很难忽略出现在广告中那些超级名模的模样。

不过,真正的超模的黄金时代就是在 20 世纪 90 年代。也就是 Cindy Crawford 五姐妹的时代。她们和电影明星一样,拥有财富,和著名的化妆品签约,出现在谈话类电视节目。数一数吧,1995年, Cindy Crawford 以年收入 650 万就成为了福布斯模特收入榜的冠军,她写过书,演过戏,当过主持人,出过自己的泳装挂历,创立了化妆品品牌 Meaningful Beauty。Linda Evangelista 的名言是“没有 10 万美元就不起床”,事实上,她也没虚张声势,她的日薪是 3 万多美元,走个秀也能入账 2 万美元。而  Christy Turlington 从 1988 年起就给 CK 拍了 20 多年的广告,她还推出过自己的服装线。

似乎这样的盛况再也不会出现了,再也不会有和当时一样的 5 人超模组合出现。

Gigi Hadid 
 Kendall Jenner

2016 年,貌美如花固然重要,但是已经不是成为模特的必要条件。在 90 年代的超模时代,一个模特的 T 台走步风格和广告表现就决定了她的身价了,尽管也拍电影、接广告,但仍然是围绕时装产业来发展生产力。说白了,她们就是最光鲜的“衣架子”,但至少是衣架子。

如今看看 Gigi Hadid 、Cara Delevingne、Natalie Westling 又或者 Binx Walton ,她们的确也是新生代的超级名模。还比如,霉霉 Taylor Swift 也有一个洋气的闺蜜团, Cara Delevingne、Karlie Kloss、Selena Gomez 等都在其中,看起来颇有点当年 Cindy Crawford 五姐妹的架势。 2016 秋冬纽约时装周上,DVF 还请来了这帮姐妹淘 Karlie Kloss、Kendall Jenner、Gigi Hadid 等做了静态展。

但这一辈超模还是和她们的前辈不太一样了。十几年之后,决定一个模特的身价的因素不是猫步,甚至也不是脸蛋,而是粉丝量——你可以说粉丝量是一个结果,但是看看这些姑娘的 Instagram 吧,哪些沙滩特写和居家照,哪个没有苦心经营出来的随意感?

如今的超模可能依然和她们的前辈一样,要为时尚工业的运转推波助澜,但是她们变得更像一个完整的人(而不是衣架子),并且还要经营自己的虚拟人格(社交网络形象)。

所以 Rebecca Romijn 的话得做个修正:超模时代不是真的一去不复返吧,只是 Kendall Jenner 和 Gigi Hadid 多了一些需要维护的“客户关系”。

题图和文内图来自:sheramagdailymailmtvwallpaperswordpressfashionista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