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看了这个人的作品,你会大笑、沉思,或许还起鸡皮疙瘩

刘璐天 2016-05-06 18:18:56

“我喜欢把时间浪费在看不到未来的创作中,它让我起鸡皮疙瘩;而只有在起鸡皮疙瘩的时候,我才会觉得开心。”

“X.0”已经被用烂了。网络 2.0、营销 2.0、工业 4.0、商业 5.0……这个原本在互联网世界里形容软件升级的词,忽然变成了所有公司新闻发布会的惯用语,接着又变成一种社会共识:求新、求快,越快越好。这背后似乎还透露出上瘾和焦虑两种心理状态,一方面觉得“升级打怪越快越好”,另一方面又觉得“世界变化这么快,不 follow 怎么跟得上时代”。

如果我们倒回到 0.0 呢?世界会不会整个都不好了?

意大利艺术家 Fra.Biancoshock 最近在意大利中部的一个小村子做了 12 个顽皮的城市装置系列(urban interventions),就叫“Web 0.0”。

这个叫 civitacampomarano 的村子只有 400 位居民,大多是老人,虽然历史文化丰富,却离互联网世界有些遥远:手机在这儿打不通,移动数据连接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 一般来说,这样的村子会是大型科技公司做 CSR 的好对象:建个通信基站,或者安装一批电脑,表达“科技赋能于人”的含义。

不过 Biancoshock 卷了卷袖子,说没事,我来吧。接着就出现了下面的场景。

看到这里,你大概已经了解 Biancoshock 要表达的观点。“Web 0.0”,其实就是退几步,拨开所谓科技进步的外皮,看看人类社会原本的样子。

我们总说,没有手机哪里活得了。然而人类的基本需求其实从未改变过。我们需要搜集信息、了解知识、与人社交、沟通情感,即使不透过小小的手机屏幕,社区交流也能以如此简单朴素的方式,在真实时间和空间中完成。真正变化的只是手段而已。

Biancocoshock 不是第一次做这种略带讽刺、又让人会心一笑的城市艺术(urban art)。他的成名作,是 2012 年在米兰做的另一个城市装置“Antistress for Free!”(免费解压!),在 24 小时内被 Twitter、Facebook 疯狂转发。

你猜是啥装置?答案简单得令人发笑。

没错,在车站备了三种泡泡纸,供等车等得心情烦躁的人随意捏。有 3 分钟、5 分钟、10 分钟版可供选择。

“啊等得好烦啊!”“咦这是什么?”

“哦好好玩~ 我捏捏捏。”

车来不来好像已经不重要了……(顺便提一句,有两个专门供你在网上戳泡泡纸的网站,分别是 virtual-bubblewrap.comsnapbubbles.com)。

这个装置看上去简单,其实背后也有心理学理论支持——等待原理(occupied time),没被占用的时间比被占用的时间感觉长,而焦虑会使等待的时间变得更长。几年前休斯顿机场曾经也干过差不多的事情:为了减少乘客关于等待行李时间太长的投诉,他们把到达口与行李提取处的距离拉到了普通的 6 倍,这样乘客走到的时候行李已经到了。没人抱怨走得太久,投诉率迅速降为零。

Biancocoshock 本人的故事比作品还有趣。他从 1997 年开始玩街头涂鸦,玩到 2004 年突然觉得涂鸦无法完全表达自己,于是取了 Biancocoshock 这个名字(赋予自己新生的意思),开始做城市装置——每周一次,把一些普通的事物放在不同的场景中,让它们自己产生“化学反应”,诠释出新的意义。截止 2014 年,已经做了 430 多个。当年还在米兰办了个展。

这些作品原本只短暂存在于 Biancocoshock 在世界各地去过的地方。因为城市艺术的真谛,在于将公共空间作为传递信息的舞台,重要的是想传达的信息,而不是艺术家本人。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涂鸦的人不署名的原因。

《有些人》(Someone),2014年,米兰。这个作品是把涂鸦用搅拌机搅碎后贴成的,含义是“艺术比艺术家重要”“向所有街头文化背后的无名氏致敬”

不过 2012 年捏泡泡装置的走红,让 Biancocoshock 开始意识到,走上前台可以让艺术影响更多人。所以他给 10 年来的这 400 多个作品取了一个共同名字“Ephemeralism”(蜉蝣主义),称自己为“蜉蝣”,意思是作品在现实生活中只会短暂存在,但它们可以通过视频、照片、新媒体等各种媒介获得永生。这些作品还有三个共同的原则:

  1. 欢乐或悲伤,深邃或肤浅,必须有话要说,有信息要传达(have a message to say);
  2. 完美的创意(the perfect idea)应该是简单易懂的,无需复杂;
  3. 每个人都可以是蜉蝣,无论是欣赏者还是创作者;

如果你有时间到他的官网上看看……嗯,根本看得停不下来。

有时是温柔讽刺流行文化对人的绑架:

《快乐流行病》之一(Epidemic Happiness)

2012 年,维也纳

《时尚让我们过的更好》,2007 年,米兰

(Fashion Help Us to Live Better)

有时是单刀直入的幽默:

《被偷的车》(Stolen Car)

2013 年,米兰

《别再说。开始做》(Stop to Say. Start to Do It)

2014 年,卢布尔雅那(斯洛文尼亚首都)

有时是反讽城市生活压力对人的碾压:

《边缘人生》(Border Life)

2016 年,米兰

《全球化“下”》(In-Globalized)

2013 年,布拉格

有时是真情流露:

《我们少的是途径,而不是勇气》(We Lack Means, Not Courage),2013 年,米兰

《要不是想干些无用的事,我就去当画家了》(If I wasn't looking for useless annoyances, I would be a painter),2013年,米兰

从始至终贯穿他作品的一点是:通过创造不同寻常的体验,让你拨开外皮,坦率面对自己的内心和问题的本质;让你了解,没有什么可以绑架你,无论那是科技(比如 Web 0.0)、流行文化产物(比如那只 Hello Kitty)还是生存压力(比如那个嵌在地下装修精美的铁盒子)。

题图、配图来自 biancoshock 官网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