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那些减肥真人秀节目里失败的人,可以告诉我们关于减肥的什么真相?

Gina Kolata2016-05-07 15:13:54

一项关于减重的研究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这么多人无法阻止减重后的身材反弹。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在飘落的五彩纸屑中,丹尼·卡希尔(Danny Cahill)站在舞台上,表情略显茫然,在观众的欢呼尖叫中,他的家人激动地冲上舞台。他赢得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电视真人秀《超级减肥王》(The Biggest Loser)第 8 季的冠军,在 7 个月期间成功减重 108 公斤,比其他参赛者的减重量都要多。

2009 年 12 月 8 日的晚上,当他在观众面前踏上体重秤时,他的体重仅为 87 公斤,而在参加节目之前,他的体重为 195 公斤。当时,他穿着 T 恤衫和及膝短裤,身材修长、健壮,如模特般英俊潇洒。

他宣称:“我的生活又重新回到了正轨上, 我感觉好极了!”

离开好莱坞的节目舞台后,卡希尔直接飞往纽约参加了一系列脱口秀节目,与杰·雷诺(Jay Leno)、里吉斯·菲尔宾(Regis Philbin)和乔伊·贝哈尔(Joy Behar)等著名脱口秀主持人交谈。当听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支持声时,他沉浸在无比的快乐之中。

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附近的教会担任贝斯手的丹尼·卡希尔成功减重 108 公斤,赢得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热播真人秀节目《超级减肥王》第 8 季的冠军。然而现在,他的体重又增加了 45 公斤。图片版权:Ilana Panich-Linsman /纽约时报

但这些年来,尽管他竭尽全力努力克制,身高 180 厘米的他依然在不知不觉间复胖了 45 公斤。事实上,那个赛季的 16 名参赛者中大多人都遭遇了体重反弹的问题,即使体重没有参加节目前重,但也增重了不少。甚至有部分参赛者的体重比参加节目前更重了。

这些经历虽然对他们个人来说令人难过和失望,但对科学研究来说却是一份礼物。一份对第 8 季参赛者的研究取得了关于肥胖生理学的惊人发现,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这么多人无法阻止减重后的身材复胖问题。

来自联邦研究中心的科学家凯文·霍尔(Kevin Hall)博士热衷于观看电视真人秀,并由此产生想法,在《超级减肥王》决出冠军后,对这些参赛者进行为期六年的跟踪研究。这是第一项针对靠高强度节食和锻炼大幅度减重人士长达六年的跟踪研究项目。

“我不会复胖的。因为我已经战胜过肥胖。”——丹尼·卡希尔,46 岁,演讲家、作家、土地测量师及音乐家,来自俄克拉荷马州布罗肯阿罗。

体重:参加节目之前 195 公斤; 节目最后一期时 87 公斤;现在 132 公斤。新陈代谢率:现在每天消耗的热量比同体型的人预期消耗的热量少 800 卡路里。

左图︰参加节目之前。版权:Chris Haston/NBC Universal/盖蒂图片社;右图:节目最后一期时。版权:Trae Patton/NBC Universal/盖蒂图片社

研究人员称调查结果令人震惊,这些结果表明,一旦减重之后,身体会作出激烈的反抗。

新陈代谢专家霍尔博士所在的国家糖尿病、消化系统疾病和肾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Diabetes and Digestive and Kidney Diseases)隶属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他说:“这是一项既可怕又令人欣喜的发现。研究结果让我十分意外。”

人体的静息代谢是其中的关键因素。静息代谢决定了一个人在休息时会燃烧多少卡路里。当节目开始时,参赛者虽然都超重了,但他们拥有与体重相对应的正常代谢率,也就是说,他们燃烧的卡路里与他们的体重相对应。到了节目结束时,他们的新陈代谢率快速放缓,他们身体燃烧的热量不足以保持其减重后的体重。

研究人员早已知道,即使是在正常体重或体重过轻的情况下减肥,但在节食结束后,几乎所有刻意减肥的人身体的新陈代谢率都会变得更缓慢。所以,当他们看到《超级减肥王》的参赛者在节目结束后新陈代谢变慢了时,也并不觉得惊讶。

令研究人员惊讶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随着时间流逝,参赛者的体重上升,他们的新陈代谢率也没有恢复。相反,他们的新陈代谢甚至变得更慢,体重也不断上升。就好像他们的身体正在加强努力,将参赛者的体重恢复到他们原来的重量。

卡希尔是参赛者中情况最坏的一名了。当他的体重反弹了 45 公斤后,他新陈代谢速度大幅度减缓,因此,为了保持他目前 132 公斤的体重,他每天要比同体型的人少摄入 800 卡路里的热量。否则,多余的卡路里都将会变成脂肪。

“基本的生物学常识”

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成年人受肥胖问题困扰,而参赛者这些艰难的经历有助科学家解释为什么在解决肥胖问题上一直难以有所进展。尽管花费了数十亿美元研发减肥药物和节食计划,但即使是最有动力的人,在减肥时也需要与身体生理本能作对抗。

《超级减肥王》对抗减慢的新陈代谢率:针对《超级减肥王》参赛者的一项研究发现,参赛者的新陈代谢率在节目期间和结束后减慢,导致他们很难保持减重后的体重。

资料来源:《肥胖》(Obesity)杂志;个人参赛者

他们的经历表明,减重后身体将会在之后多年努力反弹回来。华盛顿大学医学专业教授和肥胖症及糖尿病研究专家迈克·施瓦兹博士(Michael Schwartz)表示,这是一项“全新的重要发现”。

施瓦兹博士说:“你可以上电视,你可以减掉大量的体重,你可以持续 6 年保持体重,但你无法逃摆脱基本的生物学事实。只要你的体重低于你的初始体重,你的身体就会努力把体重升回来。”

该节目的特邀医生罗伯特·休伊曾加(Robert Huizenga)表示,他知道参赛者的新陈代谢率在节目结束后会下降,但他预期只会下降很小的幅度。但他也提出质疑,测量 6 年后的数据是否准确。他表示,维持减重后的体重并不容易,这就是为什么他告诉参赛者,他们应该每周至少锻炼 9 个小时,并注意他们的饮食以保持体重。

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不幸的是,很多参赛者都无法找到运动锻炼医生、心理学家、睡眠专家和教练,经济上也无法负担以获得持续的支持,而这也是我们需要努力改变的现象。”

这项研究的调查结果在周一发表在《肥胖》杂志上,并有助于解决肥胖研究领域最根本性的问题。研究人员正在努力弄清楚,为什么肥胖会导致这么多人患上糖尿病和其他疾病,他们也正在寻找新的解决方法来阻止过多脂肪带来的危害。他们目前已逐渐发现为什么减肥手术(bariatric surgery)能帮助大多数人减掉大量体重,而节食却常常以失败告终的原因。此外,他们还在重新审视对肥胖人群的医疗护理问题。

这项工作的目标是最终发现新的疗法,将肥胖作为一种慢性疾病治疗,帮助肥胖人群有效控制体重,维持正常生活。

那些曾试图减肥的人都知道,要保持体重并非一件容易的事。而当体重反弹,他们中大多数人都会责备自己。但肥胖研究表明,靠节食减肥者其实都是受自己身体支配的,因为身体会通过激素和改变了的新陈代谢率,努力将身体恢复至原来的体重,不管曾经减掉的是几十公斤的重量,还是很多人试图减掉的几公斤。

加利福尼亚州科默斯市,黛娜·梅尔卡多(Dina Mercado)与她的儿子耶利哥(Jericho)在家中。图片版权: Emily Berl/纽约时报

“不容易。对食物的渴望时时都在。”——黛娜·梅尔卡多(Dina Mercado),35 岁,维修工人,来自加利福利亚州康默斯市。

体重: 参加节目之前 112.5 公斤;节目最后一期时 78.7 公斤;现在 93.4 公斤;基础代谢率:和同体重的女性相比,她现在每天少代谢 437.9 卡路里。

左图:参加节目前 。版权:Haston / NBC Universal/盖蒂图片社;右图:节目最后一期时。版权:Trae Patton /NBC Universal/盖蒂图片社

每个人的身体都能不费吹灰之力地维系某个特定体重。虽然如今我们还不知道,为什么在较长的时间跨度里,这个重量值会发生改变——可能是年纪的变化——但在任何一个时间点上,都有那么一个可以轻易保持的体重,这就是你的身体在努力维系的重量。科学家们正在努力寻找能破坏这一机制起作用的途径。当然,他们首先正试着从更细节的层面来理解这一机制。

大卫·路德维格(David Ludwig)博士是波士顿儿童医院新百伦基金肥胖预防中心(New Balance Foundation Obesity Prevention Center)的主任,他没有参与上面提及的研究,但他认为研究结果在提示人们,应该寻找新的方式来进行体重控制。他提醒人们注意说,这项研究的样本量很小,而且研究中没有控制组——也就是肥胖但没能减重的人。但他补充说,研究结果仍然有其意义。

“这是最成功的一批”节食者,他说。“如果他们在新陈代谢方面并没有表现出向正常值的回归,其他人还能指望什么呢?”

不过他还补充道:“我们也不能认为,在与我们与生物机体斗争的过程里,自己是注定失败的,或者我们注定要保持肥胖。它只是告诉我们,得去找找别的办法。”

更瘦而且更饿

部分科学家认为,体重控制应该被当作一个单独的问题,与减重区分开来。他们认为,只有当这个挑战有了解决办法的时候,对抗肥胖才可能真的有所进步。

“我们还有很多基础性的研究要做,”玛格丽特·杰克森(Margaret Jackson)博士说,她在辉瑞制药(Pfizer)领导着一个项目。她的项目组正在测试一种药品(至少在进行动物测试),它的效用比较接近瘦体素(leptin,一种控制饥饿的激素)。瘦体素水平会随着体重的下降而下降,因此人们会感到饥饿。这种药物的机制是骗过减重者的大脑,好让他们不会因为缺乏瘦体素而变得极其饥饿。

为了提升健康状况,很多参赛者都减掉了足够多的重量,同时进行了更多的体能活动,但是,他们吃力维持的低体重却在离他们远去,除了来自肯塔基州凡尔赛市、全职照顾自己母亲的艾琳·爱格伯特(Erinn Egbert)。为了减重,她做了非常多的努力,因为和自己同体重的女性相比,她每天的代谢量要少 552 卡路里。

“人们不知道的是,大餐一顿就跟吸毒一样,”爱格伯特说,在参加节目前,她的体重是 119.3 公斤,节目结束时体重刚刚降到 79.8 公斤,但现在,她将体重控制在了 68.9 到 71.2 公斤之间。“两顿大餐可以变成持续三天的暴饮暴食。我就是在和这个做斗争。”

第八季结束后 6 年, 16 名参赛者中的 14 名在去年秋天来到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进行了一项为期三天的测试。研究人员担心这些参赛者会试图在进行这项测试之前疯狂减肥,于是在事前给他们寄了检测体能活动情况和体重的设备,并将这些数据远程传回了研究院。

这些参赛者上周收到了自己新陈代谢情况的报告结果。他们都震惊了,但也有了进一步的思考,他们这些数据解答了很多问题。

“我所有的朋友都喝啤酒,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增加很多体重,”卡希尔说。“但从我开始喝啤酒算起,我又长了 9 公斤。我说:‘这不对。我的身体肯定有哪里出了问题。’”

来自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的肖恩·阿盖尔(Sean Algaier)今年36岁,他感觉自己被骗了。在节目中,他从 201.4 公斤减到 131 公斤。但他目前的体重已经反弹回了 204 公斤以上,与同体重的人相比,他每天的代谢量要少 458 卡路里。

“这就像听到自己被宣判了无期徒刑,”他说。

关键激素缺失

然而,更缓慢的新陈代谢并不是参赛者复胖的唯一原因。他们一直在和饥饿、进食的渴望和大吃大喝作斗争。调查人员至少发现了一个原因:瘦体素水平的暴降。参赛者一开始的瘦体素水平是正常的,而到当季最后一期节目时,他们体内几乎不存在任何瘦体素了,这让他们一直都保持在极度想吃东西的状态。随着体重的反弹,他们体内瘦体素的水平也再次回升,但也只有比赛开始前水平的一半。研究人员发现,这才是他们总是想吃东西的原因。

瘦体素只是控制饥饿感的一系列激素中的一种,尽管霍尔和他的同事们并没有研究其他种类的激素,但另一组研究人员在另一个项目中对此进行了研究。在一个由澳大利亚国家健康与医疗研究委员会(National Health and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资助的、长达一年的研究中,墨尔本大学的约瑟夫·普罗伊托博士(Dr. Joseph Proietto)和他的同僚们招募了 50 个体重超重的人,他们同意在 8 或 9 周的时间里,每天只摄入 550 卡路里的热量。他们在这段时间里平均减重近 13.6 公斤,但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他们减去的重量又开始往回长起来。

肖恩·阿盖尔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的天意路天主教堂(Providence Road Church of Christ)参加圣餐仪式,他是那里的牧师。图片版权:George Etheredge/《纽约时报》

“这不像知道自己有病那么震惊,但也差不多。”——肖恩·阿盖尔。36 岁,牧师,来自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

体重: 参加节目之前 201.4 公斤;节目最后一期时 131 公斤;现在 204.1 公斤;基础代谢率:和同体重的男性相比,他现在每天少代谢 458 卡路里。

左图:参加节目前。版权: Haston / NBC Universal/盖蒂图片社;右图:节目最后一期时。版权:Trae Patton /NBC Universal/盖蒂图片社

普罗伊托博士和他的同僚们研究了能让人拥有饱腹感的瘦体素以及其他四种激素。在大部分研究对象的身上,这些激素的水平都下降了。他们还研究了一种让人想吃东西的激素——它的水平上升了。

普罗伊托说:“让人吃惊的是,这是一种协同效应。身体里的多种机制会让你长回原来的重量,维持体重的唯一办法就是一直饿着。我们非常需要一些可以抑制饥饿感、同时长期使用也能保证安全的中介物质。”

168,181,208,220

46 岁的卡希尔说,他的体重问题在他三年级的时候就出现了。他从那时起开始变胖,而且越来越胖。他先是会饿着自己,然后再用勺子吃一整罐的糖霜蛋糕。后来,他会蜷缩在远离厨房的柜子里面,心中满是羞愧。

多年以来,他无法满足的进食欲望不断地战胜了他,而他的体重也直线攀升:168 公斤、181、208、220。

他说:“我以前常常会看着自己然后想:‘我太可怕了,我是个怪物,根本不是人。’”他开始睡在一张躺椅上,因为他太重了,没法平躺下睡觉。他走路会受伤,上下台阶很痛苦,买衣服的时候,68 英寸的腰围也让他觉得是一种羞辱。

“我记得有一天我坐在更衣室里,没有我能穿的衣服。我看着外面街上的车,想:‘我干脆跑出去跳到车轮子下面算了。’”

最后,他把参加《超级减肥王》当作了减掉体重、过上正常生活的最佳机会。尝试了三次之后,他最终入选。

在节目开始之前,参赛者要进行医学测试,以确保他们能承受得住之后要进行的严格训练日程。整个过程确实非常严苛。卡希尔和其他参赛者都要待在与世隔绝的《超级减肥王》专用农场里,他每天要锻炼 7 小时,根据节目组给他的一个热量记录器,他每天燃烧掉的热量有 8000 到 9000 卡路里。他还要吃电解质片来补充随着流汗流失掉的电解质,同时摄入比以前少得多的热量。

最后,他和其他人被送回家里待四个月,以尝试自己坚持减重。

卡希尔设定的目标是每天减少 3500 卡的热量,也就是一天减重一磅(453.6克)。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辞掉了自己土地估价师的工作。

他当时每天的日程是这样的:5 点起床之后在跑步机上跑 45 分钟,然后吃早饭,一般是一个鸡蛋、两个蛋白、半个葡萄柚、一片发芽谷物吐司。接下来再到跑步机上跑 45 分钟,休息 40 分钟,再到健身房里踩 9 英里的单车,并锻炼两个半小时。然后去冲澡、骑车回家吃午饭——一般是吃烤好的无皮鸡胸肉、一小盆西兰花以及十根芦笋。随后休息一小时,再开车到健身房继续锻炼一轮。

如果没能燃烧掉足够的热量、没有达到目标,他会在晚饭后回到健身房多锻炼一会儿。有时候,他会在黑夜里绕着家附近一直跑,一直到午夜时卡路里消耗指示器归零为止。

在《超级减肥王》当季最后一期称重的那天,卡希尔和其他人在穿衣服时都很小心,因为他们要遮住自己在减掉赘肉之后身上松垮的皮肤——这让他们既吃惊又害怕。为了把皮肤缩起来,他们都穿上了紧身内衣。

卡希尔当时就知道,他无法保持自己在最后一期节目时 86.6 公斤的体重。在宣传巡演结束之后,由于身心俱疲,他有两周时间都几乎没怎么动。但作为有史以来减重最多的人,他把做鼓舞人心的演讲作为了自己的新职业。在接下来的四年时间里,他通过每天锻炼两到三个小时,把自己的体重控制在了 102 公斤以下。但两年前,他又做回了土地估价师的工作,体重也随之开始回升。

阿曼达·阿劳斯卡斯正在她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罗利市的家附近溜她的狗狗 Jax。图片版权:George Etheredge/《纽约时报》


“我觉得我的身体出了状况,我知道是我的新陈代谢的问题。”——阿曼达·阿劳斯卡斯(Amanda Arlauskas)。26 岁,健康教练兼社交媒体顾问,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罗利市

体重: 参加节目之前 113.4 公斤;节目最后一期时 73.9 公斤;现在 79.8 公斤;基础代谢率:和同体重的女性相比,她现在每天少代谢 591.1 卡路里。

左图:参加节目前。版权:Haston / NBC Universal/盖蒂图片社;右图: 节目最后一期时。版权:Trae Patton /NBC Universal/盖蒂图片社

很快,卡希尔的体重就到了 120 公斤,于是他再次开始称量自己吃的东西并加强了锻炼。于是他的体重又回到了 106.6 到 108.8 公斤左右,但随后又增长到了 124.7 公斤,后来又到了 133.8 公斤。

这其中的部分原因来自于他缓慢的新陈代谢,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对食物的渴望。打开一袋薯片的时候,他想的是只吃几片。“一开始我只吃 5 片,然后我就控制不住自己、把整包薯片吃完,然后说:‘我刚才干了什么?’”

大脑负责设定热量

李·卡普兰博士(Dr. Lee Kaplan)是哈佛大学的肥胖研究人员,他说,人的大脑会设定我们摄入热量的数值,但人们很容易就会忘记一点:吃多少并没那么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身体想保留多少我们摄入的热量。

迈克尔·罗森鲍姆博士(Dr. Michael Rosenbaum)是哥伦比亚大学的肥胖研究人员,他曾在之前的研究中和霍尔博士合作过。他说,当人们没有在竭力控制体重、或者努力维持每天减掉大量体重的状态时,我们身体里负责规定摄入多少热量、燃烧多少热量的各个系统会一起发挥作用。尽管如此,体重还是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慢慢攀升。

罗森鲍姆说:“我们每年大约要吃进 90 万到 100 万卡路里的热量,然后再把它们全部燃烧掉,不过其中会有 3000 到 5000 卡路里的热量导致我们的体重每年增加一到两磅。热量摄入和消耗之间存在的这一丝差别,平均到每天也就大约 10 到 20 卡路里,比一块 Starburst 的果汁软糖含有的热量还少,但随着时间积累下来的结果却可能很吓人。”

罗森鲍姆说:“目前还不清楚这种微小的不平衡、以及我们大多数人因为变老而增加的体重是否是因为生活方式、环境的改变,或者它只是衰老的生理现象。”

霍尔博士说,当人们有意减重时,摄入和消耗热量之间微小的不平衡就会变得显著起来。体重的增加是一个信号不假,但他想弄清楚人们在欲望的驱使下多摄入了多少热量。他因此想了一个办法。

鲁迪·保尔斯和他的妻子贝思正在他们位于贝尔彻敦的农场上给一只刚出生的羊羔消毒。图片版权:Nathaniel Brooks/《纽约时报》


“《超级减肥王》确实改变了我的生活,但改变的方式却是大多数人想不到的。它让我明白,肥胖并不只是因为爱吃东西,而是因为代谢系统失调。”——鲁迪·保尔斯(Rudy Pauls)。37 岁,电气工程师,来自马萨诸塞州贝尔彻敦市

体重: 参加节目之前 200.5 公斤;节目最后一期时 106.1 公斤;2014 年时 176.9 公斤,现在做完减肥手术之后 120.2 公斤;基础代谢率:和同体重的男性相比,他现在每天少代谢 516 卡路里。

左图:参加节目前。版权:Haston / NBC Universal/盖蒂图片社;右图:节目最后一期时。版权:Trae Patton /NBC Universal/盖蒂图片社

他分析了从一次临床试验中获得的数据,在这次临床试验中,一部分受试者服用一种名叫坎格列净(canagliflozin)的糖尿病治疗药物,它会让患者每天通过尿液排掉 360 卡路里的热量,另一部分受试者服用的则是安慰剂。这种药对大脑没有已知的影响,而且受试者也不知道自己的尿液里会排掉这么多热量。那些服用坎格列净的人的体重慢慢变轻了,但他们每减重 5 磅,就会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每天多吃进 200 卡路里的热量。

霍尔说,和变慢的新陈代谢相比,这些多摄入的热量是体重增加的更大诱因。他还说,如果人们抑制摄入这些热量的渴望,他们就会觉得饿,“除非他们一直忍住不吃,否则还会复胖。”

但专家也说,这并不意味着适当减肥完全没有希望。各人对于饮食控制(比如低碳水化合物或低热量饮食)、锻炼、减肥药物以及其他干涉措施的反应是不一样的。

但路德维格说,简单地降低热量摄入并不是个办法。他说:“毫无疑问,一定会有一些天赋异禀的人能忽略原始的生物信号、通过限制热量摄入长期保持减重状态,但对大多数人来说,连续保持饥饿以及让代谢放缓则会导致体重再次增长——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少有人能把每天减重这件事坚持几个月以上。”

罗森鲍姆也同意这一观点。他说:“持续减重的难点在于生理学,而不是三分之二的美国人所认为的病理性意志力缺乏。”

卡希尔现在明白这个道理了。看到霍尔团队给他出具的报告上显示自己的新陈代谢有所放缓之后,他也不再因为自己体重增加而自责了。

“我肩上的羞耻感没了,”他说。

特蕾西·尤基奇会经常到北卡罗来纳州罗利市的约翰逊湖公园走走。图片版权:George Etheredge/《纽约时报》


“我的饮食非常清淡,也不吃糖,还会吃点营养片。我想知道现在我们该做什么,因为我是个行动者。”——特蕾西·尤基奇(Tracey Yukich)。44 岁,运动生理学家,来自北卡罗来纳罗利市。

体重: 参加节目之前 113.4 公斤;节目最后一期时 59.9 公斤;现在 80.7 公斤;基础代谢率:和同体重的女性相比,她现在每天少代谢 211.7 卡路里。

左图:参加节目前。版权 Haston / NBC Universal/盖蒂图片社;右图:节目最后一期时。版权:Trae Patton /NBC Universal/盖蒂图片社

翻译 熊猫译社 李秋群 刘昉 葛仲君

题图来自 iowapublicradio.org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