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你们马上要奔赴的音乐节,背后有一位洋洋得意的策划者|音乐节上的4个人

娱乐

你们马上要奔赴的音乐节,背后有一位洋洋得意的策划者|音乐节上的4个人

晏文静 2016-04-29 22:51:15

对沈黎晖和一些音乐节策划人来说,毫无疑问地,现在更时髦的方式不是学伍德斯托克,而是学西南偏南(SXSW)。

我们从 4 月 29 日至 5 月 2 日,会每天发布一篇和音乐节有关的文章。他们分别代表了音乐节的策划者、音乐人、参与者和商业伙伴。这是他们眼中的音乐节。

在刚刚结束的武汉草莓音乐节上,和往常一样凑了巧, 开场第一天就下了雨。这场音乐节请来了有武汉本土的乐队“AV 大久保”、两支法国乐队 Ko Ko Mo 和Le Villejuif Underground 、台湾“民歌”之父胡德夫、摇滚乐队二手玫瑰和舌头乐队、还有正当红的民谣歌手马頔、宋冬野、陈粒。参加音乐节的观众在泥地里疯玩,“跳水”、“插秧”、“挖藕”,弄得一身泥浆。

草莓音乐节背后的公司摩登天空已经成立了 19 年。2007 年,公司成立第 10 年时,摩登天空在北京海淀公园的大草坪上举办了第一届“摩登天空音乐节”。

公司创始人沈黎晖邀请到了当时正当红的美国摇滚乐队 Yeah Yeah Yeahs 作为音乐节的压轴乐队。那天, Yeah Yeah Yeahs 在暴雨中为整个音乐节谢幕,足足唱了一个小时。“底下的人全都疯了。”“重塑雕像的权利”乐队的主唱华东回忆说,当年他是在 Yeah Yeah Yeahs 前一个演出的。

2009 年,摩登天空更换了新的场地通州运河公园,全新的“草莓音乐节”在这里诞生。音乐节后,沈黎晖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很兴奋:“大家才刚刚知道音乐节是怎么回事儿,年轻人那么多,市场潜力太大了。中国一年可以容纳 50 个音乐节。”

话刚说完,第二年沈黎晖就发现他当时的预估太保守了。到 2011 年的时候,中国就已经能够有 100 个音乐节出现。除了北京、上海这两个音乐节消费的最大市场,音乐节也在往二、三线城市延伸。尽管受到今年 G20 峰会的影响,杭州的音乐节暂停,但一项数据显示,杭州这座城市每年举办的音乐节在 40 场左右。

这些音乐节的主办方都善于制造让年轻人着迷的矛盾修辞,来突出音乐节的无可比拟。开始于 2000 年的迷笛音乐节很长一段时间都拥有一个琅琅上口的口号:“生活好无趣,幸好有迷笛”。

音乐节摄影师高鹏则对 2015 年出现在草莓音乐节官方宣传片中的一句口号印象深刻:“缺的就是好的。”镜头里,这些独立音乐人被要求就着口号说上几句,听起来也没有太扣题,但就是一股子拧拧的劲儿。在那一年,单单是摩登天空就举办了 16 场音乐节,其中包括在赫尔辛基、洛杉矶、西雅图和纽约举行的四场。

创始人沈黎晖的野心比这个更大,他打算把自认为“缺的好的”都给补上。在解释摩登天空要做的事情越来越多时,沈黎晖说,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对于我们个人而言,让我们依然觉得生活在一个非常刺激的年代,自己可以实现欲望里的那些想法。”

这些想法正一点点地体现在草莓音乐节背后的这家公司身上。

今年,从武汉开始,摩登天空的“草莓音乐节”会开到全国的 20 个城市里。除了草莓音乐节,摩登天空旗下还有北京影响城市之声音乐节、西安张冠李戴音乐节、大理五百里城市音乐节等小体量的音乐节。

在武汉,草莓音乐节已经举办了 6 届。这个城市本来就有很好的音乐氛围,达达乐队、跳房子、小娟都是从武汉走出去的。

结合了哈萨克民谣和摇滚乐的 IZ 乐队今年出现在了武汉草莓音乐节上,这是 livehouse “麻雀瓦舍”的运营总监邵强最喜欢的乐队之一,但少有演出。邵强在腾讯视频上收看了这场音乐节的部分直播,直播内容由摩登天空旗下的“正在现场”制作完成。

直播可以让一些没有音乐节地区的年轻人也看到这个有意思的新事物。2015 年 4 月,摩登天空成立子公司推出了一款“正在现场”的 APP 来实现这个想法。

沈黎晖也开始改口,时髦地把摩登天空称为“互联网公司”。

很可能是因为这样听起来更酷。在 2010 年接受虾米音乐采访时,沈黎晖说,他特烦人们老拿伍德斯托克做比较。伍德斯托克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摇滚音乐节之一。它最早举行于 1969 年,4 个年轻人一起出钱办了第一场。他们标榜“音乐与艺术的结合”,同时也回避社会、追求梦幻。 1969 年那一年,他们聚集了几十万观众一起欣赏演出。

摄影师高鹏在早期的迷笛音乐节看到了这场音乐节的影子。在他看来,早期的迷笛更自由,不那么正式。有观众裸体跑上舞台,晚上点篝火唱歌,观众看起来就像打扮古怪的艺术家,还有拿着铁链子溜白菜的行为艺术。但之后出现的音乐节很快就变得不是这副模样。“现在年轻人小孩会“更漂亮一点。”

但沈黎晖认为这种比较没什么意思。“什么时代有什么时代的音乐节。”沈黎晖在 6 年前的一次采访中说。更何况,伍德斯托克也不全是美好的回忆。1969 年的那场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持续了三天。那期间,它引发了纽约州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交通堵塞,高速公路被迫关闭。之后,美国很多州县立法,禁止举办类似的活动。

对沈黎晖和大多数的音乐节策划人来说,毫无疑问地,现在更时髦的方式不是学伍德斯托克,而是学西南偏南(SXSW)。2016 年的西南偏南音乐节上,三星带来了还在原型机阶段的 VR 耳机,索尼未来实验室将《爱丽丝漫游仙境》做成了互动电子书……Facebook、Twitter 、多芬、佳得乐都来现场展示与科技数据相关的最新项目。10 天时间里,世界各地有 15 万人挤到这里,他们除了观看 100 支乐队演出,同时也是冲着 800 多场主题跨越科技、设计、音乐、艺术的演讲和论坛去的。

今年 3 月“西南偏南”音乐节准备期间,摇滚直播平台“野马现场”的创始人李宏杰飞往美国洛杉矶,打算和“西南偏南”音乐节的制作团队见个面,他准备在今年八月办一个类似的“ MTA 天漠音乐节”。

从某种程度上,草莓音乐节和西南偏南音乐节有些相似。沈黎晖并不想让它停留在躁躁的感觉上,他在几个不同的场合都表示,对音乐节来说,安全是首要的。同时,沈黎晖引入了大量的广告和赞助,像陌陌、高德地图、戴尔、京东,很多和音乐不相关的赞助商搭起展台,演出场中随处可见商业品牌的广告

尽管人们质疑草莓音乐节变得不纯粹,“开始拿观众骗钱了”。(实际上,商业化也可以让音乐节从和举办地政府的关系中稍稍松绑。)沈黎晖显然还是想在这样的“规则”下,做更多和年轻人有关的事。

他看起来较往常任何时候都更得意洋洋。

沈黎晖刚刚和 GMIC (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在鸟巢做一个 GMIC X , GMIC 也是很多科技公司蜂拥而至的地方,摩登天空要在大会期间做一场室外的大型科技音乐会。

“今天,科技就是摇滚乐。”沈黎晖说。这一季的草莓音乐节,官方宣传片一改往日的文艺风格,用极为抽象的影像提出了一个新口号:“世界是虚拟的,你才是现实。

沈黎晖认为,这句听起来像是贝克莱哲学的话表达了年轻人当下最关心的事儿,它最直接的表现形式就是“虚拟现实” (VR) 。

尽管音乐视频制作公司吉术斋认为 VR 技术还很不成熟,有时候它可能还不如 2D 的效果,但 2016 年的草莓音乐节,“正在现场”APP 推出了 VR 版本,支持乐迷在家里戴上 VR 眼镜观看直播。

沈黎晖认为,他知道年轻人想要什么。在 4 月摩登天空官方发布的一篇文章中,沈黎晖说:“90%以上的年轻人完全没什么意思,大部分都是在追随一些事情,很少有人真的去改变一些事情。这跟你是 80 后、90 后,还是 00 后没什么关系。“

在八九十年代,沈黎晖和他的朋友们算是少数有意思的那一群人。他们也多多少少改变了一些什么。1988 年,沈黎晖和几个朋友创立了“清醒”乐队。

乐评人爱地人评论说,“在‘清醒’之前,中国摇滚就像是计划经济下的一个行政单位,不说绝对的整齐划一,但一水儿的儿童金属、一水儿的披肩长发、一水儿穷凶恶极兼杀人越货的扮相,外加一水儿的拯救全人类的虚无口号”,直到‘清醒’在 1998 年发行《好极了!?》,才将中国摇滚从一味的虚无理想主义中解放出来,让中国的摇滚第一次有了人味”。

但另一件在日后产生更大影响力的事情是,沈黎晖在组建乐队 10 年后成立了一家叫“摩登天空”的公司。沈黎晖在 2015 年底接受 TechCrunch 中国的采访时说,成立公司的原因是他的骨子里“还是挺适合倒买倒卖的”。

人们提到沈黎晖,提到摩登天空都要说到钱,在过去一年,这种情况更甚了。

2014 年摩登天空的营收将近 2 亿,2015 年营收比这个还要高一些。 沈黎晖自己预测,2016 年还会提升一倍。在摩登天空的全部营收里,音乐节的营收占 40%,另一部分营收来自视频版权和音频版权的授权,且增长很快。“正在现场”里的内容将成为版权积累很重要的一部分。现在,这款 APP 的用户数已经达到了 800 万。

“音乐行业从来没有这样的人。”沈黎晖说。

“正在现场”成立的同时,摩登天空宣称,他们以千万级的价格签下了痛仰乐队。几乎 10 年的时间里痛仰乐队都保持着独立摇滚乐队的身份,过去没有属意任何一家音乐公司。

2015 年底,摩登天空又谈成了一笔投资。复星旗下的复娱文化向摩登天空投资了 1.3 亿元,双方在未来还有 30 亿的投资合作用于海外公司的并购和整合。沈黎晖说:“音乐行业从来没有拿过这么大的钱。”

紧接着,他描述了今年摩登天空的员工们去到普吉岛旅游的场面。他们在那里开了一个泳池派对,大家躁啊,闹啊,最后沈黎晖被大家逼得跳进了泳池里。

他一点儿也没谦虚,觉得恰恰是这帮又躁又闹的人做出了中国最好的音乐团队。“显然我们是中国最好的制作团队,不管是运营、制作、艺人、设计、视频都是最棒的团队,所以我也很为这个骄傲,他们是最牛逼的人。”

这群“牛逼”的人也有过害怕的时候。在 6 年前的第二届草莓音乐节上,沈黎晖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摩登天空应该要引领这个潮流”,而“困难主要是没经验,害怕”。

但现在,没有哪家公司看起来比拥有 200 人团队的摩登天空在这件事上更像模像样了。

今年,北京的“超级草莓音乐节”换了新的场地,会在河北省香河县的中信国安第一城举办。到时候,来自全国各地的乐迷们会聚集在这个 45 万平米的场地里观看演出。三天的通票价格为 600 元。而在去年,北京草莓音乐节的价格还是 400 元。可以参考的是,北京迷笛音乐学校创办人张帆在 2000 年刚刚创办迷笛音乐节制定的票价是三天 100 元,这是年轻人每月平均工资的十分之一。

到时候,二手玫瑰、万能青年旅店、舌头乐队、小河、左小祖咒等乐队和歌手在内 的150 多组艺人将参加演出。其中,还有摩登天空耗费巨资请来的乐队大腕 Disclosure 、The Prodigy。不过,除了他们,就像乐迷们抱怨的那样,大部分歌手和往年重合度很高,和其他音乐节的重合度也很高。而且要见到他们,可得花上不少时间。北京草莓音乐节的新场地距离北京建国门有 52 公里,也就是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

但这仍然挡不住年轻人蜂拥而至。主办方已经为他们准备了 6000 多个停车位, 1 万平米的地方露营。音乐节的三天里,乐迷们会加入这个派对,一旦进入这个派对,除了门票收入,还有大量的吃喝玩乐会在这里消费。

以下 Q = 好奇心日报,S = 摩登天空创始人 沈黎晖

Q:15 年 6 月的时候,您接受过《好奇心日报》的采访,到现在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您最大的改变?

S:就是我的时间越来越不够用。我没有生活,只有工作。但是还好吧,时间,即使没有那么多钱,你也会越来越忙。

对我来讲,我可能视野不一样了。更多的钱,更多的事情会让你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去看自己以前做的事情,会让你觉得这些事情越来越小。

以前我们觉得投资欧洲的公司,投资英国的公司离我们特远,在一年以前。而现在,我们投资英国的公司,会让这个世界跟中国的关联更高,会让摩登天空变成一个更加国际化的公司。

实际上这些想法我们在 07 年就有了。06 年、07 年我们就开了纽约的办公室。然后前年,14 年我们也开了纽约的摩登天空音乐节,去年第二年,今年已经是第 3 年。

今年我们又投资了海外的公司,跟这个世界更加的融合、混合。我们可以更多地和时尚、科技进行跨界。实际上我觉得最大的一个变化也是这些事越来越有意思了。

这些事情可能也没什么关系,通过一年,我们让这些可能。今天我们掌握的这些资源和机会,让我们可以想象未来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发生。以后,会变得更加刺激。

Q:为什么在海外投资这件事情很重要?

首先音乐是没有国界,全球的音乐市场我也是非常感兴趣的,包括英国美国。所以需要把中国好的音乐输出出去,把国外好的音乐引进来。通过公司的投资、股权的合作会让这个事情更加的根深蒂固,更实实在在,能够跟世界连接在一起。

Q:具体到一个歌迷,通过这种海外投资,他可以看到什么?

S:新的一年“正在现场”会直播很多全球的音乐节。不仅是音乐节,也有唱片公司,也有经纪公司。音乐产业的各个环节我们都会去对接,上游、中游、下游,我们都会去看。更多的艺人可以进到中国来。

过去我们觉得这个音乐人太大,他只能进到北京和上海,或者他定一个亚洲的行程会跳开中国。通过海外投资,让渠道集中在一起,我们集中去采购艺人,让中国成为其中一站。所以这样的话,让更多更大的艺人可以进入到中国市场。中国的艺人也更有可能走到海外。

Q:感觉摩登天空要做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从摩登开始的时候,我们只是唱片公司。(后来)我们就开了音乐杂志,开了 livehouse。livehouse 关门,杂志也关门,所以最重要的是这些事情都是有乐趣的。每个新创造的事情都是要源源不断地去寻找新的刺激,我们做新的事情是让自己找乐,让自己更开心一点,让自己干起来更刺激。

所以我们做电影,将来做游戏就是很有意思的课题。包括以前我们真的想要去做一个电台,去年我们就真的开了一个电台,在湖南广电。因为传统电台更酷,一个 FM 更酷,就好像现在我们觉得黑胶更酷,而数字音乐没有那么酷,所以我们也会生产黑胶,会做传统的杂志,这些目的就是让世界变得更有意思一点。

对于我们个人而言,让我们依然觉得是生活在一个非常刺激的年代,自己可以实现欲望里的那些想法。所以对我们来讲也始终保持那种激情。这种激情对于我们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Q:摩登天空要做电影?

S:我们投的第一个电影就是《董小姐》,其实立项是假的名字,剧情也是假的,但是我们已经开始立项了,跟一个电影公司已经开始合作,联合投资,然后宋冬野有参与,做类似艺术总监的角色。

将来摩登天空的电影也是跟年轻文化有关系,比较城市文化,比较年轻人,或者我感兴趣的是比较科幻的。

电影行业缺一个像摩登天空这样的公司。

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很多电影公司是什么赚钱拍什么。而我们是感兴趣什么,(拍什么)。当然我们也希望名利双收,就像草莓音乐节。它是国内最大的音乐节,也是国内营收最高的音乐节。我们希望它是一个商业片,但是它的内容跟我们的用户还是更有关系。

Q:电影行业缺摩登天空这样的公司,还有其他行业缺吗?

S:游戏,比如,……整个娱乐都缺。我们看到整个国内还是只有华谊、光线这些。其实摩登可能就是一个互联网的公司,年轻文化的公司。我们跟年轻人的消费、生活方式关联,同时我们进入到娱乐的各个环节。音乐、电影、游戏,我们跟他们也特别不一样,可能也没有可比性。我觉得恰恰这个也是比较有意思的地方。

Q:我们现在可以意识到摩登天空要做的事情很多,您自己什么时候意识到要做的事情那么多?

S:是在我初中的时候。我曾经有一个本子,我已经忘记那是我初中时候的想法了。我以为是后来我做了公司以后才有了这样的想法。后来我翻到以前我的一个笔记本,里面写到我未来要开很多公司,其中有唱片,有杂志,有电影公司,我现在还没有完成我初中时候的梦想。我大概就是在前两年的时候翻到这个笔记本的。

所以我们也在不断地破坏吧。没有人规定你只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没有人做这个规定。所以对自己来讲,不断地破坏这些工作。

Q:草莓音乐节要做 VR 直播,为什么要做这个?

S:可能大家都觉得它跟音乐没关系,是科技公司的事。有科技公司找来合作的话再说需不需要加入这项技术。但是摩登天空自己就是一个互联网公司,就是一个科技公司、内容制造者。我们就要自己去试一试新的事情怎么创造出来。

所以其他的互联网公司没做,我们做了。我们还有更多的跨界,今年我们会和 GMIC (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在鸟巢做一个 GMIC X ,有科技加娱乐的大型颁奖礼,还有室外的大型科技音乐会。

我个人觉得,今天科技就是摇滚乐。科技创新改变世界,就像摇滚乐改变世界一样,摩登天空要做生活方式的公司,科技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把科技融入摇滚乐和酒精。

中国的科技很无聊,像 IT 男这样。所以科技展会会变得更加摇滚。我们把墙推倒制造混乱,在混乱中制造摩登天空想要的东西。

Q:去年年底你们签了一些播客,打算做些什么?

S:这些播客和摩登的人群比较一致,都是多年比较熟悉的朋友,另外我们希望他们能整合在一起,比较酷的。另外有一些明星的播客可以视频化,对主持人做一些新的创意。

今天也宣布了,我们的票务平台 pogo 看演出要和“正在现在”合并,我们要打造整个年轻文化,显然这些播客是很好的内容。包括我们的第一个 UGC 项目,“宿舍音乐会”已经发布。正在现场以后会是一个集音频、视频、社交、票务、电商于一体的融合在一起的平台。

他们聊的可以不一定是音乐,就是他们感兴趣的事情,但就是在年轻文化的一个范畴里。所以,我们更像是一个潮流的制造者,一个生活方式的制造者。音乐实际上是一个连接的基础。

Q:摩登天空之后会签什么样的艺人?

S:我们当然会越来越多元化,电子音乐的、DJ,会签非常实验的音乐家,这个跟营收没关系,但是我们觉得很酷。民谣的会继续签,摇滚乐队也会签,海外的也会签。甚至在美国和英国我们也会签当地的艺人。

Q:这么多的事情,做得过来吗?

S:摩登不是一个小的团队,音乐行业几乎看不到超过 200 个人的公司。首先是这个规模。其次,我们要保持这个兴奋度。

像投电影,我们投小投。但是跟着这个电影,我们在想要不要投一个音乐剧,要不要投一个电影主题的音乐会。都可以做,通过电影推动以前的资源。我们要投入的项目是跟我们有强连接。

Q:这些事情里最花钱的部分是什么?

S:摩登是盈利的公司,所以不用烧钱做什么。理论上不需要那么多现金去弥补,而是可以正向循环。如果需要烧钱,就比较危险。

但正在现场还在烧钱,但是还好,可以接受。还好还好,对我们来说比例还是不高。新的可能会冒险,但是还是在控制范围内。投资海外的部分用的是投资人的钱,还没有用到自己的钱。

Q:这些事情里,你最期待的是哪个?

S:设计。因为我学美术的,所以我对视觉的东西比较(有兴趣)。

Q:2014 年摩登天空的营收将近 2 亿,2015 年的情况如何

2015 提升了一些,但 2016 年会提升一倍。现在音乐节的营收其实只占 40%,摩登天空是 18 年的公司,它过去积累的视频版权和音频版权,这些授权的部分开始增长得很快。

Q:最近,公司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S:管理。我从来没有管过 200 个人。一个公司发展那么快,管理很麻烦。反感管理,但人越来越多,需要更多高管。管理的同时还不能淹没摩登天空“混”的一面。这些恰恰是最近需要做的,我们也在逐渐积累经验。

举一个例子就是,摩登天空从来不打卡,不记考勤,工作都是靠自觉。但是现在需要改吗?答案是不改。而是靠其他方法改革。以前大家更多的是凭热情,但是现在激励机制会更详细一点。

Q:这 200 个人是怎么分配在各个部门的?

S:最大的是艺人经纪部门、我们有六七十组艺人,这里有 20 几个工作人员。然后是音乐节的制作团队。运营团队有十几个人,技术团队几十个人。互联网公司的部分有七八十个人。接下来就是 BD 部门,有商务拓展、版权、技术环节、财务、行政、法务、线下店,还有,纽约办公室有 3 个人,云南有十几个人,西安、上海都有分散的人。今年可能会开英国的办公室。除了合资公司,所有的加起来 200 人。

Q:您刚才说做新的事情是让自己更开心,那还有不开心的时候吗?

S:很早的时候,是当你发不起工资,付不起房租的时候。然后一堆人追着你还钱的时候当然会不开心。

现在当然也会有,我会慌张,会骄傲,会浮躁。都有。我觉得我还做不到这种平静,当然那是我的目标。当然我们已经比以前平静了很多。我们做这个音乐节经常会遇到做一个什么事情没批。有谁能来,后来他来不了。想在这儿做一个音乐(活动),但是报批不了,告诉你做不了。

大概 08 年、09 年,我们面临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情绪会大起大落。是我们到这个事情已经做了很多年以后,当我们再遇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就觉得嗯,可以,然后换一个预案。

其实就是我们心理承受能力变强了,或者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对,就是你反正又能怎样,再来一点吧。这种压力就会自我调节,以前不会,你觉得世界末日就要来了。

Q:融到更多的钱,会带来更多的平静吗?或者有联系吗?

S:我觉得融到更多的钱会加重平静的难度,因为你会干了一件更大的事情,就有更大的可能性,更大的风险,更大的目标。

所以会越来越不平静。然后又同样的平静值,如果它有数值的话,你需要更大的承受力才能达到更大的数值。所以我觉得它是一个更大的挑战。融到更大的钱会是一把双刃剑吧。但是我们选择了这样,用更刺激的方式过完自己的生命。

所以对我而言,来吧。生命本身就是一个游戏,为什么不让它更刺激一点呢?

图片来自: MASK9、asainmusic2009.pixnet 等网站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