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扎哈·哈迪德十几年前设计的房子,最近终于盖好了

Joseph Giovannini2016-04-29 20:36:38

随着哈迪德的离世,揭幕典礼也成为心怀感激的市民们与这位建筑师告别的机会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意大利萨勒诺电 — 游船会定时载着无数的游客靠岸,好让他们去参观码头之外的各处景点。但在萨勒诺这个那不勒斯以南、只有 13.3 万居民的古老而友好的意大利小城中,情况变得有所不同,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这里的首个必看景点就会变为海运码头本身——它由建筑师扎哈·哈迪德所设计,已经在周一正式揭幕。

从海上慢慢靠近码头时,人们一眼就能看到这个全混凝土结构的建筑流线形的水平轮廓,它的前后两端都有着倾斜的墙体,在海滨走廊沿线的古典风格建筑群中显得十分惹眼。为了考虑从海上看到的远景、设想到各种可能,哈迪德在设计最终定型前还乘坐警察用艇出海观察过,最终这个设计获得了 2000 年的一个竞赛大奖。

意大利萨勒诺,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设计的海运码头细节图,该码头已在周一进行了揭幕。图片版权:Helene Binet

意大利总理马泰奥·伦齐上周日参观了这个码头,并称赞它是一个杰作。65 岁的哈迪德在今年 3 月 31 日去世,没能看到码头最终完工,她的缺席在这两天里尤其令人在意。作为告别,也为了悼念她,萨勒诺把她的肖像画贴满了全城;而且作为团体悼念活动,她的设计工作室的 400 人团队中也有半数员工从伦敦飞来庆祝这一作品的完成。

几个世纪以来,意大利的各个地区和城市都形成了自己鲜明的特性——不久前刚刚升任坎帕尼亚区区长的萨勒诺前市长文森佐·德卢卡(Vincenzo de Luca)曾经一直想要为这个小城建造一个可以彰显个性、有着强烈而独特风格的标志性建筑。当然,作为一项城市规划政策,美观也是很必要的。

码头外观图。图片版权:Helene Binet

当地官员把这个海岸码头形容为城市环境规划的关键所在,同时也是以旅游业为目标的财务规划重点。一旦港口加深,就可以期待在游船的班次中加入渡轮和水翼艇,这些船已经连通了传说中的小镇阿马尔菲(Amalfi)以及游客较少的奇伦托(Cilento)海岸。

从海面上和曲线状延伸的新月形海湾的沿海走廊往岸上看,哈迪德把屋顶设计成了平行于水平面的起伏形状,从而营造出了一种动态的流动感。这栋长形建筑的两端都向外倾斜,就像船首一样,可以让人联想到船只,为它的轮廓赋予了活力。到了晚上,码头灯火通明,像一只发光的灯笼。

从内部看,这栋建筑就像是一曲复杂的法国加伏特舞蹈,各类功能区彼此交叠、坡道和阳台相互并行。

项目建筑师保拉·卡塔林(Paola Cattarin)说:“我们都觉得这栋建筑像一只牡蛎,它上下都有硬硬的壳,内部却是软软的、流动的有机组织。

哈迪德的工作室以前常常设计博物馆和文化中心,它们都是在设计理念上宽容度比较高的建筑类型。但一座航运码头从功能上来看就像一个机场,会有比较特定的需求,比如登船和上岸的区域、行李专用的二级通道,以及行政办公室和建筑设备

出示过护照和车票之后,要离岸的游客就可以登上坡度较缓的通道,它们十分显眼地贯穿了洞穴一样的入口大厅,把上层与下面的码头一层连接了起来。这些通道都带有导向性,引导游客靠的是倾斜的坡度以及视线方向,而不是指示牌。码头的坡道和墙壁相互联接,曲线的对撞形成了丰富的空间感,是这个诞生了巴洛克式空间的国度中经典的景象。

建筑师们充分利用萨勒诺可靠的风力为码头内部设计了天然的通风设备,码头内部的装潢则采用了暖色调的金色木头。

然后,时断时续的建造过程就开始了,这一建就是十几年。卡塔林把不断的延期归因于承包商破产、投标阶段延长、资金延误以及慢吞吞的官僚主义作风,这倒是能让人更加理解那句古话: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公司表示,哈迪德在中国设计项目的时候,比萨勒诺码头更大更复杂的建筑不到两年就完工了。)

德卢卡说:“法律条文太多,官僚主义太严重了,在这里时间间隔都很长,资金到位也特别慢。”这座占地 5 万平方英尺的建筑花费了 1500 万欧元。

码头外形被形容为像一只牡蛎,上下包着硬硬的壳。图片版权:Helene Binet

事实上,这个海运码头代表了哈迪德工作室较老一代的作品,虽然电脑正在被引入建筑设计中,但当时建筑师还在用实体模型和手绘效果图来做设计。

哈迪德曾经以棱角分明的设计而著称,那些设计呈现出了一种爆炸感,仿佛各种碎片被穿越能量场的力量推动着爆发出来。萨勒诺码头的设计则正好处在她的转型期,当时她放弃了那种破碎感,受到电脑的影响,开始喜欢流动形态与空间。

哈迪德赢得竞赛大奖时,正处在充满了成功的非同寻常的一周中,她同时还赢得了澳大利亚滑雪跳台以及德国科学博物馆的设计,这些建筑都为她在 2004 年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奠定了基础。

卡塔林回忆道:“那是工作室的紧张时期,当时我们规模还小,只有 15 到 20 个人。”

哈迪德曾经有超过十年的时间只建造了很少几个项目,但这一周让人明白,她在建筑理论上的调查与研究以及那些具有远见的提案都终于实现了。

这座码头尽管在形式与概念上对这个比较传统的城市来说太过独特了,但其设计理念也充分考虑到了周围的环境。卡塔林说:“我们研究了怎么把海水也加入到景观中,也对文化环境进行了呼应。”

屋顶的水生形态被设计成了一种贝壳结构,使得它的褶皱、坑洼和曲线可以填充到整个宽阔的、没有围栏的跨度。建筑师团队设计了码头的内部,让这里的空间可以体现萨勒诺中心的中世纪老城区依着山势起伏的感觉,那里有狭窄的小巷,通向了广场和海边的街道。这个团队中包括了帕特里克·舒马赫(Patrik Schumacher),周一的揭幕仪式上,他在倾盆大雨中代表工作室发了言。

卡塔林说:“我们想要创造一种收缩与膨胀的效果。”

这座码头的建造过程有点像一个缓慢进行的市民活动。在建造中,市民对此开始感到好奇,有些人还把施工现场当成了晚上散步的场所。晚饭前后,总会有一群人聚焦起来,见证着为屋顶灌注混凝土的通宵作业。

在这个古典主义的中心,古希腊人的聚居处,这座完全现代化的码头作为地区的永久性纪念之一,却可以与帕埃斯图姆(Paestum)的神庙、甚至庞贝古城中的古罗马废墟很好地融合在一起。

随着哈迪德的离世,揭幕典礼也成为心怀感激的市民们与这位建筑师告别的机会,她带给了这座城市一个意想不到的永恒的美好作品。画有哈迪德画像的海报在城市里散布得到处都是,上面这样写道:“再见了,扎哈·哈迪德,现代主义的天才。灵感转换,光可以成形。萨勒诺会带着自豪,喜爱并珍惜这座海运码头。”

翻译 熊猫译社 乔木

题图来自 archdail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