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人们对极简设计有哪些误解?可以看看这本新书

刘璐天 2016-04-30 15:15:00

可不是只有大片留白和赫维提卡字体。

说到极简,你会想到什么?

一些具体的形象也许会蹦出来:日系杂货、北欧家居。性冷淡风的办公室。苹果的所有产品。

不过提起“极简设计”,最常见的一个反应似乎是:“嗯,听上去挺容易的。什么都不放嘛。”

英国设计工作室 Transmission 的平面设计师 Stuart Trolly 在生活和工作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他还记得 1972 年泰特美术馆(Tate Gallery)购入美国极简主义艺术家 Carl Andre 的雕塑作品 Equivalent VIII 时,英国主流媒体的反应。Equivalent VIII 由 120 块标准家庭用砖组成,以 6×10 的长宽比砌成两层长方形。《每日镜报》(Daily Mirror)当时在头版上评论:“真是一堆垃圾(What a load of rubbish)。“

在新书《极简:平面设计中的新简约》(Min: The New Simplicity in Graphic Design)中,Stuart Trolly 正是想说明:极简并非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

它与其说是一种潮流,不如说是一枚存在已久的社会状况晴雨表,总在社会面临重要变化的时刻出现。“比如上世纪 50 年代,极简在平面设计中的应用是为了对抗消费主义的兴起。那时到处都是花里胡哨的商业广告。极简就像一股走上前台的遏制力量,在过度强调装饰、夸张炫耀的设计潮流中划开一道口子。”

虽然常被用来对抗矫饰,极简却不该仅被视为“繁复”的对立面——它是一种看似简单的丰富。“不是只有黑白对照、大量留白,再加上赫维提卡字体(Helvetica)。这些只是瑞士风格的极简设计,最近有点过于泛滥了。“

以下面这张香港设计师 Renatus Wu 创作的《异色的橙》(Ishoku Orange)小说封面为例。整体排版环绕着这个线条细如发丝的橙色圆圈,内侧用紫外线上光油(UV varnish)再次强化圆圈的存在感。神秘的圆圈就像给读者打开了一条通道,进入作者描绘的那个跳跃、混乱、古怪的世界。

简约的平面设计也可以让欣赏者专注于内容,而不会因好看的装饰分神。比如 The Vinyl Fatory 给歌手特雷弗·杰克逊(Trevor Jackson)出品的这套名为 Format 的歌曲集。每首歌分别被录制在唱片、磁带、迷你光盘上,仅留有最基本的信息,以此纪念实体音乐和那些可能已被遗忘的音乐形式。

Stuart Trolly 的这本新书分为精简(reduction)、创作(production)、几何(geometry)三个篇章,收录了 150 多位设计师过去 3 到 4 年中的极简设计商业作品。“我选的都是些好玩又带点实验性质的东西” Stuart Trolly 开玩笑地说,“放心,里面可不是空白的。”

题图、配图来自 transmission.design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