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在米兰,这两处地方眼里只有年轻人|米兰设计周

宁卉2016-04-17 16:10:59

活力四射、充满热情的年轻设计师们,都在这里。

米兰设计周上的这两个去处,告诉你活力四射、充满热情的年轻设计师们,是怎样的模样。

Wandering School

荷兰阿姆斯特丹 Sandberg 机构的“Dirty Art Department”(一所开放学院,将各行各业的学生聚在一起,进行不设边界的创造)将一群 20 多岁的学生送到了米兰东边的一栋废弃的楼里面。

这栋楼本是一家屠宰场。邀请了这些学生的是屠宰场现在的“主人”,Macao,意大利的一家独立艺术机构。Macao 的成员——数百名坚信文化是公共产物的艺术家们——在 2012 年曾经占据了米兰市中心一家废弃的摩天大楼,他们很快被赶了出来;之后,这家屠宰场成了新的基地。

“Dirty Art Department”的“头儿”,Jerszy Seymour 与 Macao 相熟,后者于是邀请了这帮擅于异想天开的学生们,在 4 月米兰设计周期间,把 Macao 改头换面、做些什么事情。

一众人来到米兰。他们吃住在屠宰场,大楼有些像北京四合院,中间有着大大的中庭,尽管头顶的天花板着实破旧,但一切大有可为。他们于是清理出了大楼房间,加以设计,并计划了整整 15 天不间断的活动项目,与本地人互动,包含诗歌、电影、表演、工作坊等等……从傍晚 5 点开始,一直到深夜。

这些学生甚至把其中三间放置了他们自己的家具设计的房间,直接在网站上变成了“酒店”,可以出租使用,单间 50 欧元一晚上、宿舍间 25 欧元或 30 欧元一晚——必须强调一下,在米兰设计周期间,这个城市要接纳 30 万访客,所有酒店都会加倍的贵,屠宰场里的这几个房间,几乎是玩笑般的价格。

设计周那么多事件在发生,这可能唯一一个,将展览活动做成了一个可自我维系的社区,他们管这叫做“Wandering School”。

1991 年出生的 Eurico Sá Fernandes 便是这些学生中的一员,他说:“设计周总是与买卖联系在一起,但对我而言,最年轻的设计师,才是最有趣的,只是,很难会有机会,让几乎毫无预算的年轻人们也能来到米兰。”

Ventura Lambrate

对于渴望得到关注的年轻设计师而言,米兰设计周上另外一个去处则是 Ventura Lambrate。也是由一个专注寻找年轻力量的机构发起,Ventura Lambrate 占据着米兰东北面的一大块废弃工业园区,今年带来了 29 个国家 159 场展览(并没有来自中国的展厅),绝大部分是刚刚起步的年轻设计品牌或设计系学生的作品。

这里是米兰设计周的另一种可能性:节日般的轻松愉悦,展出的作品甚至可以是未完成或只有雏形模样的,工业园区里还聚集了街头小食摊位(这在欧洲城市相当难得遇到),展厅并不完美却人头攒动……

这里有一种年轻的可能性,大大小小的展厅里不乏优秀作品系列,也很可能是对颜色、材质、某种概念的展示。也就是说, Ventura Lambrate 用十分非正式的方法,聚集了在寻找生产者的设计师,寻找新设计的制造商,寻找认同的起步者,寻找人才的画廊,寻找独一无二设计的博物馆馆长,寻找新项目的工作室,寻找合作机会的品牌……人们轻松的聊天,社交,从而诞生了许多年轻设计师尤其需要的机会。

设计周之于年轻人的意义在哪里,如何加以发挥和放大?Ventura Lambrate 的案例很快赢得瞩目,Ventura Projects,也因此走进了柏林和伦敦。今年的米兰设计周上,Ventura Lambrate 收到了 600 多份申请。

这是 2015 年该项目的视频,可以来感受一下

米兰国际家具展本身,也在尝试给年轻设计师更多的空间,从 1998 年起设立的米兰设计周卫星展(Salone Satellite),还设立了奖项,鼓励新晋设计师的参与。今年,来自北京的周宸宸设计工作室在卫星展奖项评选中获得了一个“特别鼓励奖”(Special Mention)。

图片来源:现场拍摄、Dezeen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