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最重要的迪士尼CEO接班人离职,这家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

James B. Stewart2016-04-11 15:56:25

无论促使斯塔格斯离职的动机是什么,有一点是非常明确的:如今,艾格成为了迪士尼不可或缺的关键人物。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2003 年的一天,时任华特迪士尼公司首席财务官的托马斯·斯塔格斯(Thomas O. Staggs)正与罗伯特·艾格(Robert A. Iger )以及另外几位迪士尼高管在董事会议室共进午餐,艾格突然被食物卡住了气管。

艾格挣扎着想要呼吸,他的脸开始变红,一位在场的高管开始使劲儿拍他的后背,但没有用。这时,斯塔格斯一跃而起,实施海姆利克氏急救法(Heimlich maneuver),他下手的力道之大,甚至折断了艾格一根肋骨,最终,一小块鸡肉从艾格的气管里蹦了出来。

当时的一位迪士尼董事斯坦利·金(Stanley P. Gold)给斯塔格斯发了一条讯息:“你真是一位英雄。”

但在好莱坞这个树大招风、“政局”风诡云谲的超级帝国里,即便是未来首席执行官的救命恩人,也未必就有免死金牌加身,稳捧铁饭碗。当年,前首席执行官迈克尔·艾斯纳(Michael D. Eisner)钦点了一批潜在接班人,但又把他们一一抛弃。宛如那段动荡岁月卷土重来一般,本周,斯塔格斯也被扫地出门。

一年前,各种历史遗留下来的烂摊子看似被艾格和迪士尼董事会收拾妥当了。12月,电影《星球大战:原力觉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完美首映,同样完美的一幕则发生在迪士尼公司的高层:一场权力交接仪式悄然展开,整个过程分寸拿捏得毫无破绽、无可挑剔。

2010 年,艾格任命斯塔格斯为迪士尼主题乐园的业务主席,一方面是为拓展他的管理经验,另一方面则意在让他与接替他出任首席财务官的杰·罗思乐(Jay Rasulo)一较高下。去年,斯塔格斯成为这场角逐的赢家,艾格任命其为首席运营官,而·罗思乐离开了迪士尼

这是一次格外平稳的掌门人交接。整个过程之顺利,让它成为一则名副其实的“教科书式案例”:斯坦福商学院教授大卫·拉克尔(David F. Larcker)真把这事儿作为一个事例写进了他的著作——最新版的《公司治理》(Corporate Governance Matters)里。

这周,拉克尔教授在交谈中对我说,迪士尼“经历了一个看似非常明智且有效的权力交接过程,然而这一切在一年之内全部土崩瓦解,这对董事会和整个公司来说简直是场噩梦”。

迪士尼方面透露,现年 65 岁的艾格自 2005 年以来一直负责迪士尼公司的运营,他打算如期在 2018 年——也就是说从现在起再过两年多一点——退休的计划尚未改变。但目前公司内部并没有现成的接班人,公司外部也没听说有哪个候选人。

六年的细心观察和悉心调教,随着 55 岁斯塔格斯的此番离开,一切努力均化作泡影。董事会被抛回了原点,一切都得重新开始。

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私底下,艾格和斯塔格斯两人的关系都很亲密。他们看起来确实有不少共同点:个性随和、风度翩翩,相貌年轻、热爱健身,而且都热衷于上等葡萄酒。

他们的孩子年龄也相仿。迪士尼幻想号(Fantasy)邮轮首航时,他们曾偕同家人一起登船度假,此外,两家人还好几次同游迪士尼乐园。

左起,华特迪士尼公司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格;迪士尼媒体网络联合主席、迪士尼-ABC 电视集团董事长本·舍伍德;华特迪士尼公司首席运营官托马斯·斯塔格斯。图片版权:Scott Olson /Getty 图片社

斯塔格斯对于“接棒”艾格这件事本来一直胜券在握。就在斯塔格斯出任“二把手”的这一年里,迪士尼算得上是风生水起、事业一路飙红:动画部迎来第二春,以一部《超能陆战队》(Big Hero 6)勇夺奥斯卡小金人;皮克斯工作室(Pixar)的《头脑特工队》(Inside Out)一上映,也是名利双收;《复仇者联盟》(Avengers)的票房大热充分证明了收购漫威(Marvel)乃明智之举;而《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的首映更是刷新纪录。

然后还有迪士尼最雄心勃勃的项目:即将揭幕的、耗资 55 亿美元打造的上海迪士尼乐园度假村。该项目是斯塔格斯担任主题公园运营主席期间的主要成就。而在斯塔格斯担任首席运营官的一年里,迪士尼第一季度收益上涨了 36%,至 29 亿美元,创下了历史新高。

诚然,迪士尼的股价连同市场平均指数眼下均呈下滑态势。在八月时以超过 120 美元的股价见顶之后,迪士尼本周的股价仅在 100 美元以下。但据艾格回应分析师的说辞,股价下滑是由于迪士尼的体育网络 ESPN 用户流失导致。而在此之前,迪士尼是 2015 年道琼斯工业指数中表现最好的一支股票。

艾格似乎也正在为自己的下一步打算铺路:他想率领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重新杀回洛杉矶,一补此前长达 21 年的空缺。艾格被授权购买奥克兰突袭者队和圣迭哥闪电队的少数股权,并且被任命为负责此次转移联盟回归洛杉矶、监督新体育场落成以及邻近区域房地产开发的控股公司的主席。

自 2005 年以来出任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mpany)首席执行官的罗伯特·艾格近几个月里有点忙,他在设法让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 football)重返洛杉矶。图片版权:J. Emilio Flores/《纽约时报》

今年一月,艾格在休斯顿约谈了国家橄榄球联盟的所有者。根据迪士尼《ESPN 杂志》(ESPN the Magazine)中的详细记述,艾格那一向倾倒众生的魅力到底没能成功征服“盟主”——1 月 12 日,他们敲定了迪士尼的竞争对手,决定与之联袂。艾格原本设想的特许经营模式泡汤了。

艾格选在这个时候和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接触可能仅仅只是碰巧而已。一位和董事会关系密切的内部人士称,这场交易的失败与艾格对于斯塔格斯的评估无关。他还说,艾格之所以开始与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接触往来,是出于一种公民责任感。就算能成功谈妥价格,这最多也只会是一项副业。

不管怎么说,接下来几周里,董事会对于斯塔格斯未来何去何从的讨论愈演愈烈。斯塔格斯不知道的是,其实一年前,董事会的一些成员就曾反对任命他为首席运营官,但当时艾格占了上风。只是这些争论异议时不时就会再次冒出头来。董事会争论的焦点在于,斯塔格斯是否是未来十年里领导迪士尼发展的合适人选——未来十年里,随着持续进行的数字革命和后电缆时代的到来,公司很可能会驶入未知的水域。

三月中旬,艾格把斯塔格斯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向他传达了一个出乎他意料的惊人消息:艾格和迪士尼董事会都对斯塔格斯信心不足,近来几场董事会会议上,他们一直在讨论斯塔格斯的工作表现。艾格告诉他,迪士尼准备扩大其继任者候选人的搜寻范围。

当时,艾格并没有明确说出斯塔格斯已经被淘汰出局了,但话里话外却清楚透露出了这一信息。艾格也没有努力去劝说斯塔格斯留在迪士尼。据一位和斯塔格斯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艾格并未提出什么具体的批评意见,他只是模糊地表示斯塔格斯缺乏一定远见。这位消息人士不愿透露姓名,因为他无权公开揭露迪士尼的公司事务。(斯塔格斯和艾格拒绝就此发表评论。)

接下来一周,斯塔格斯和艾格都离开公司,和他们的家人一起度过了春假。回到公司后,他们讨论了斯塔格斯的离职日期,并决定在本周一(4 月 4 日)宣布此事。发表声明时,艾格赞扬了斯塔格斯做出的贡献,称斯塔格斯是一个“很棒的朋友”。

斯塔格斯在公众面前表现得很有风度。他说,在迪士尼任职的经历对他而言是一种“荣耀”。周二,还有不少员工看见,他和艾格在迪士尼总部自助餐厅的中央大厅共进午餐。

如今斯塔格斯在迪士尼仍然广受赞赏。鉴于他在迪士尼的地位,人们普遍(对于他离职一事)感到相当震惊。券商考恩公司(Cowen & Company)媒体与娱乐高级分析师道格·克鲁兹(Doug Creutz)说:“华尔街上每一个人都很喜欢汤姆。”

根据合同要求,斯塔格斯需要担任六个月的顾问。位于中国的上海迪士尼乐园是他任职期间的一大标志性成就,但他将不会出席 6 月 16 日的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幕庆典。

人无完人。过去一年里,艾格很有可能对斯塔格斯持有保留态度。但是,无论他和董事会精心策划,促使斯塔格斯离职的动机是什么,有一点是非常明确的:如今,艾格成为了迪士尼不可或缺的关键人物。

在迪士尼的长期员工和长期关注者看来,这一幕可谓似曾相识。此前艾斯纳任迪士尼首席执行官时,他的继任者曾经很明显是杰弗瑞·卡森伯格(Jeffrey Katzenberg)。但是众所周知,艾斯纳违背了原先让卡森伯格接棒成为迪士尼总裁的承诺。之后,卡森伯格就跳槽加入了迪士尼的竞争对手梦工厂(DreamWorks)。

迈克尔·奥维茨(Michael Ovitz)是艾斯纳当时最好的朋友。他曾在迪士尼当过不到一年的总裁。后来,艾斯纳暗中削弱了他的力量,最终解雇了他。迫于董事会的压力,艾斯纳提出将娱乐业务高管巴里·迪勒(Barry Diller)作为继任者,但随后他又给董事会写了一封机密信件,表示:“虽然他是个同性恋,不过这应该没什么关系。”——实际上,这在当时几乎就是在保证迪勒绝不可能接过他的权柄。

此前,艾斯纳还曾暗中削弱艾格的力量,告诉董事会成员,艾格“境界”不够高。而就在这一期间,由华特·迪士尼(Walt Disney)的侄子罗伊·E·迪士尼(Roy E. Disney)牵头,股东们发起了反叛,迫使艾斯纳退位辞职。

之后可能还会有更多事实浮出水面,不过拉克尔教授表示,就目前而言,我们知道的情况“充分显示,艾格想要继续担任迪士尼的首席执行官。选定一个继任者,然后再逐渐破坏他们的名声,这种做法由来已久”。

迪士尼坚称,斯塔格斯离职的决定和艾格想要延长自己在任的时间无关。考虑到艾格在迪士尼的出色工作记录,他想在这一职位上呆多久都可以。和艾斯纳离开时的情况不同,迪士尼现在根本没有陷入什么危机。而且,公司的动画制作、电影摄制和主题公园这三部分业务目前可以说是在开足马力全速发展。

然而那位和董事会关系密切的内部人士告诉我,由于迪士尼的历史,董事会成员一直以来都对迪士尼首席执行官这一职位的继任事宜抱有热切的兴趣,并且对任职时间过长的首席执行官会给公司带来的危害怀有高度警惕。斯塔格斯离职后,既然没有其他明显可以接棒他的继任者存在,除了恳求艾格留下以外,董事会可能也没有什么其他选择了。

“如果你是迪士尼董事会的成员(你就会发现,)你的工作量增加了许多,而且你还要接受许多审查,”拉克尔教授说,“现在,他们得找个比斯塔格斯更好的继任者。这可是个很高的门槛啊。”

翻译 熊猫译社 周圆 钱功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