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身为女人,没有哪个建筑师在过去几十年比她更有影响力”

胡莹 2016-04-01 18:33:25

65 岁的扎哈离世,建筑界都纷纷说了什么?

在社交网络上看到有人感慨,“65 岁正是建筑师的好年纪。”

的确,年逾 70 的库哈斯、同为 74 岁的安藤忠雄和伊东丰雄、年近 90 的弗兰克·盖里、78 岁的伦佐·皮亚诺以及和扎哈·哈迪德一样同处于 60+年龄段的隈研吾和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这些大师都还活跃在建筑场上,新作频出。

但他们其中唯一一位杰出的女性代表扎哈,却因心脏病突然就离开了自己钟爱的“战场”。

几乎在 BBC 第一个爆出扎哈逝世的新闻后,建筑圈的各种声音就冒了出来。

身为扎哈的嫡传弟子,MAD 建筑事务所的创始人马岩松在微博上表达了对于老师的怀念:

我的恩师,Zaha 的一生就是抗争的一生,为了独立、平等和尊重而抗争,为了进步和改变而抗争。她对这个世界充满热爱,又充满批判和怀疑。她总是抱有坚决、鲜明的立场。她带给这个世界太多希望和美丽,让世人惊艳,让建筑被更多人关注与铭记。15 年前,作为她的学生,她的力量和视野给我开启了一扇门,如今依然给予包括我在内的无数人启发和激励。

美国建筑大师丹尼尔·李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也表达了惋惜的情意:“今天我们失去了一位伟大的建筑师和同行,她的精神会继续活跃在她的作品和事务所中,我们的心也会和她在一起。”

扎哈的建筑师好友理查德·罗杰斯( Richard Rogers )在接受《卫报》采访时坦言他听到这个消息时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身为一个女人,没有哪位建筑师在过去几十年比她更有影响力,”理查德·罗杰斯说:“她是第一位获得普利兹克奖的女性。我和她共同参与的第一个项目是在卡迪夫,但政府用了非常不光彩的方式拒绝了她,但她一直在战斗,分毫必争,失去她是我们的损失。”

的确,扎哈曾在接受《杨澜访谈录》采访时提到,卡迪夫歌剧院的确是她职业生涯里的最大挫折,对她来讲,那次竞标是极其黑暗的,虽然扎哈团队的设计是完全符合期望的,并且评审团也已经选择了他们的设计,但是政府官员们却只因为他们是外国人,就不愿将项目交给他们。

年近 90 岁的建筑老顽童弗兰克·盖里将扎哈形容为“我的好朋友和一个伟大的建筑师”,而同为女性建筑师的英国人 Amanda Levete 则称赞扎哈是“这个时代最不寻常的一位天才”,“她是一个非凡的女性榜样。她无所畏惧,是勇敢和激进的开拓者。尽管有时她的作品会被人误解,但她配得上她的声望。我会想念她的。”

法国女性建筑师 Odile Decq 称赞扎哈是一个在很多方面都很伟大的人物。Odile Decq 赢得了今年的 Jane Drew 奖,该奖项是《建筑评论》杂志(Architectural Review's (AR))设立的年度女性建筑师奖项,2012 年这一奖项也曾授予扎哈。

她告诉 Dezeen :“扎哈在建筑领域为女性打开了很多扇门,她在争取性别歧视问题上的反抗精神,她的自由与无惧已经成为她的代名词,就像她的建筑作品所呈现的一样。”

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主席 Jane Duncan 则在一份书面声明中写道:“扎哈·哈迪德是一位鼓舞人心的女性,她留下的作品从建筑、家具、鞋履到汽车,给予了这个世界很多惊喜。”

用 Jane Duncan 的话说,“今天建筑界失去了一位明星。”

题图来源:greenspace.static.media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