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秒拍创始人韩坤说,“用户创造的内容没有价值?这多可笑”

娱乐

秒拍创始人韩坤说,“用户创造的内容没有价值?这多可笑”

王文雅 2016-03-25 15:00:15

“我们希望能生产优秀内容的人多生产内容,1% 创造内容的人来服务 99% 观看内容的人。”

韩坤 2011 创办了一家叫“一下科技”的公司,在 2015 年拿到了 2 亿元的 D 轮融资。韩坤在融资大会上宣布了这个数据,他还说,公司的估值已经超过 10 亿美元。

这家公司有两款主要产品:秒拍和小咖秀。公司官网的数据显示,秒拍装机量已突破 5000 万,每日视频上传量超过 100 万,日播放次数则达到 5.1 亿次。小咖秀日活跃用户量突破 500 万,注册用户超过 1500 万,并在去年 7 月的一天登上了 App Store 免费应用的榜首。

在短视频领域,这是个不错的成绩。和秒拍一起发展起来的带有社交属性的短视频产品,如 Blink、秒视、Biu、友约等,早已掉到在社交应用分类的 500 名之后,消失在公众视野中。互联网巨头腾讯创作的微视也已宣布解散。

秒拍活了下来,而且从最新一轮的融资和估值来看,活得还不错。公司副总裁陈太峰认为,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韩坤做东西接地气。他会提醒团队,在设计产品的时候要把用户喜欢明星、搞笑类内容的特点考虑进去。”

韩坤最近有点痴迷一款叫 periscope 的直播软件(这家公司在 2015 年 3 月以近 1 亿美金被 Twitter 收购了)。在 periscope 上,他发现了一位在中国做老师的美国人,每天把生活在中国的事情拍下来,与人分享。“这就比单纯地用声音讲故事有趣。人除了学习,还有一个需求就是乐。”韩坤说。

相似的创意,你很可能不久就会在秒拍上发现。韩坤的本领在于,他喜欢发现那些在国外最流行的东西,并稍加改动带来中国,它们转眼就变得更平易近人了。在他的办公室里,还摆着一个轮的手扶自行车,自动监控摄像头和迷你小音箱。他的工作伙伴说:“每次苹果发布最新版本的 Mac 本,他都会第一时间去买一个回来。他喜欢摆弄这种新玩意。”

秒拍的诞生也与此有关。最早的时候,这家公司的产品是一款叫“一下视频”的播放器,但并没有吸引到足够多的用户,韩坤那时候还被长视频的版权费和带宽费所困扰,这种捉襟见肘的处境让他很不自在。

韩坤的合作伙伴、现在团队的高管刘新征说,韩坤是一个偏草根的创业者。他做事情不会大笔一挥。他会拿着预算单子去淘宝上挨个查报价。已经被证明成功的事情对韩坤来说,可能更有把握。

2013 年,国外短视频应用兴起。Twitter 旗下的短视频应用 Vine 刚刚上线满半年的时间,注册用户就突破了 4000 万, Twitter 平台上分享 Vine 视频的次数超过了 250 万次。

这一年,这家叫“一下科技”的公司把重心转到了秒拍。这看起来像是一门好生意,但在原定于当年 9 月的 B 轮融资前,一家大型投资机构在最后关头宣布退出,造成了公司资金链的危机。韩坤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解释说:“他们的误解是,UGC 用户创造的内容没有价值,这多可笑!”

好在,这不是当时投资界的全部声音, Blink 在当时的融资数额和大张旗鼓的宣传就反驳了这种说法。

韩坤接受了来自新浪的一笔投资,这成为日后韩坤时常提起的一件大事。在一次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韩坤说:“我们从新浪得到初始用户和推广资源的支持,并帮新浪活跃了这部分用户,这是一个双赢。”

与新浪微博的合作对秒拍来说确实非常重要。2013 年 8 月,新浪微博客户端内置了秒拍。这件事就发生在 Twitter 推出 Vine 之后半年,在这以后,社交平台对短视频应用的价值被证明尤为突出,几乎找不到独立生存的短视频应用强势发展的例子。

就连秒拍将短视频的长度设定为 10 秒,韩坤也将其归功于和新浪微博的合作:“微博发图片的时候一般都是发 4 张,发 5 张的话会多一张。我们就通过压缩技术去比较,差不多拍 10 秒钟是 10 张照片的大小。这样用户发不用太在意流量,速度也会非常快。”

凭借新浪的流量支持,韩坤团队的秒拍和腾讯的微视、美颜旗下的美拍成为短视频领域的领先者。根据应用分析平台 AppAnnie 的数据,秒拍在 App Store “摄影录像类应用”中的下载排名自 8 月之后,从 1000 名左右上升至了前 5 名。

这很大程度上得归功于微博带来的明星。韩坤团队办公的地方,一进门就可以看到一面墙上挂满了明星的照片。比较显眼的中间位置是任泉、李冰冰、黄晓明、黄渤,他们都是投资机构 StarVC 的成员,并投资了这家公司。就在刚刚完成的 D 轮融资中,韩国三大娱乐公司之一 YG 也参与了投资。

明星带来了用户和流量,微博提供提供开屏广告、微博头条作为置换。合作因此没有花一分钱,韩坤为此感到得意。但这些钱隐含在秒拍和新浪微博的彼此承诺中:一般粉丝两三千万量级的大 V,他的粉丝头条投一次至少二三十万人民币,微博开屏一个开屏一天则需要支付 90 万人民币。

现在,韩坤似乎和娱乐圈形成了默契,一般的娱乐影视剧宣传都会找到秒拍和小咖秀。去年热映的电影《煎饼侠》的导演大鹏、《港囧》的导演徐峥、演员袁姗姗都用秒拍和小咖秀拍了视频。韩坤说,今年,小咖秀和秒拍将开始对影视合作推广收费。

明星们还参与了秒拍历史上一个重要的营销事件“冰桶挑战”。2014 年 8 月的时候,秒拍的团队发现了在国外流行的“冰桶挑战”的视频——参与者在网络上发布自己被冰水浇遍全身的视频内容,并点名要求朋友接力,被邀请者要么在 24 小时内接受挑战,要么就选择为对抗“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捐出 100 美元。

他们又一次受到了启发,团队在微博上找了一些大 V 参加,并邀请他们用秒拍录制发布。秒拍还特地更改了规则,让他看起来更像明星乐于加入的慈善行为:只要有一个人参与冰桶挑战并且用秒拍拍下发视频,秒拍就会捐 300 块钱。

最终,这次成功借助明星的营销积累了 2000 万用户和 51 亿次的播放量。秒拍在 App Store 上“摄影录像类应用”的下载排名冲到了第一。在此之前,它的竞争对手美拍则拥有更高人气。美拍通过顶级的滤镜、特效和音乐,让用户更乐于分享。同时,美拍的画质是所有短视频里最高清的,也对不同的网络环境做了优化。

韩坤认为,“冰桶挑战”活动带来的另一个启示是,国内用户不喜欢操作太复杂的东西,“看”是主要需求。“有足够的特点,够吸引人,用户会使用。但是使用厌倦了就不再用了。”韩坤说。他们开始在秒拍上发起各种主题活动,比如,随手拍、红包飞、带着微博去旅行。

这些主题活动的效果不错,但可能都不如在 2015 年 5 月推出的一款爆红产品“小咖秀”。“小咖秀”的模仿对象是德国的 Dubsmash 。用户只要从声音库里选择一个音频片段,并顺着镜头里的字幕提示,用“对口型”的夸张表演方式就能录制出一段好玩的视频。

2015 年 7 月 27 日,韩坤在微博中庆祝,“今天是历史性一天,小咖秀登顶苹果应用商店榜首!” 韩坤在微博中还透露,小咖秀两个月时间里下载用户已经达到 800 万。App Store 的数据显示,上线后总计70 天左右的时间里,小咖秀的评价数量达到 1.2 万余条,日活跃用户超百万。

尽管小咖秀依然颇受欢迎,但 AppAnnie 的数据显示,在去年 9 月之后 ,这款应用的下载排名出现了震荡的下滑。韩坤过去的担心的问题又一次出现了:有足够的特点,够吸引人,用户会使用。但是使用厌倦了就不再用了。

“创新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一块。”韩坤说,这些问题的解决也许可以寄希望于新产品:直播。韩坤打算把 D 轮融资拿到的钱用到这项新产品的开发上。毕竟,实时交互是年轻一代热衷的方式,除了 Twitter ,连 Google 都在悄悄地做一个叫 YouTube Connect 的应用,准备结合视频服务,再加入直播功能。

韩坤不会不知道,手机直播的先驱 Meerkat 已经宣告失败,这不是一个有成功先例可循的市场,原因很可能是直播对内容生产者的要求更高,而人们打开这些应用最容易想到的则是一些“秀场模式的直播,很多人打开就是想去看美女”。

他觉得远远不够。“我需要生活的直播。我想每个人都可以在上面找到感兴趣的事情,形成一种互动和交流。”就像韩坤最近着迷的 Periscope 那样。但遗憾的是, Periscope 的表现也不温不火。

投资人对韩坤最近的建议是,激励用户。“如果有很多人通过小咖秀的平台红了,有经纪公司签约,他们就会努力地拍东西。”韩坤转述道,他因此也会把这笔钱投入到“红人”的管理和营销上。

新浪仍是“一下科技”的新一轮投资者之一。这家大公司还为韩坤的团队提供了备用的服务带宽,在无法处理大数据时,微博的团队会连夜派工程师前来帮忙。

现在,韩坤的心力仍然大多花在产品上。“一下科技”的内部设立了员工使用产品的排名。“我经常看到它在前几名”,刘新征说。但在刘新征看来,现在这个阶段,韩坤原本应该更关注对外的合作。

以下 Q= Qdaily, H= 韩坤

Q:公司搬到望京新办公室以后,会有哪些变化吗?

H: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我们现在差不多是 200 多,要增加人手,人员会扩大百分之三十,主要是技术和市场方面。一个想做出创新型产品。我们现在是秒拍和小咖秀,后面想在直播上做更大的投入。我们过去的收入,自己公司的开支问题不大。但是我们现在想让秒拍和小咖秀里面的人一个一个更快成长起来,把整个红人经济发展起来。

Q:为什么要做直播?

H:我们在做短视频的时候,大家都在说这块意义不是很大。结果 2014、15年的时候,短视频行业有一个很大的爆发。这是我们在行业趋势做出的一个判断。然后直播呢,我们觉得它也是一个内容呈现的形式。

Q:你认为目前市场上直播的产品是什么情况?

H:现在有一些秀场模式的直播,很多人打开就是想去看美女是不是好看。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想做的是,那有一个自行车,别人不会骑,那我来拍一段视频教大家怎么骑。我怎么能够把我遇到的好玩的事情给别人看,讲给别人听。

Q:如何看待视频公司的盈利模式?

H:我们原来做长视频一直不能盈利。那是因为有一半的成本是版权,百分之三十是服务器带宽,技术投入也比较大。但我们也看到优酷、爱奇艺非常高的一个收入,一年都超过十亿美金左右。到了短视频,我们的版权(费用)就已经为零了。我们这块其实就不需要和投资人多说。见投资人的时候,我们需要告诉他们的是,这个市场有多大,只要有好的前景和未来市场,一切都好说。视频特别是短视频,有天生的广告优势,但又会区别于传统视频网站。总体来说,视频特别是短视频的商业模式是特别多元的。

Q:秒拍的用户量增长经历过哪些阶段?

H:2012 年年底,媒体在用秒拍。媒体人是有观点、有影响力的,他能吸引别人的注意。媒体人愿意去用,是因为功能性需求,当时拍的东西直接发到新浪首页。2012 年,各大媒体开始做新媒体网站,我们就帮它去发、审核。秒拍现在还有很多媒体在用。

2013 年 12 月份,普通用户群的爆发。过去不限时长。这时候,我们确定了时长为 10 秒。2014 年 5 月,冰桶挑战的事件营销,用户沉淀了下来。

Q:这个过程中如何培养起用户习惯?

H:我们强调用户可以拍的很好看。确实很多人在用,但是我们发现使用频率不高。想提高使用频率,首先得有需求。研究完我们发现,用户的需求一般就是拍和看。而且看是主要需求。我们就找了很多达人来拍好看的内容。用户可以每天看到不一样的内容。我们从一开始做工具,到后面做媒体的转变,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如果说我们坚持做工具,可能后面我都不存在了,早就死掉了。

Q:你如何看待短视频应用在中国一直没有做起来?

H:我们这个平台是中国最大的短视频平台。说中国的短视频没有做起来就是说我们没有做起来吗?

我们目前还是在发展用户,我们作为一个平台也会发掘更多的人。你比如说,很多人通过小咖秀的平台红了,有经纪公司签约。大家就会向这个方向努力,也更有动力去创作。除了产品运营这块以外,我们还有达人运营。我们要培养一系列的网红达人。我们希望能生产优秀内容的人多生产内容,1% 创造内容的人来服务 99% 观看内容的人。

Q:你很早就接触互联网了,在搜狐和酷六的经历对你创立这家公司有什么影响?

H:早期的互联网跟现在有很大不一样。过去大家都想做门户,是在做加法。现在对于移动互联网来讲,用户大都是 90 后,大家是在想做减法。这一点是需要适应的。 

题图及文内图片来源:papi酱微博fastcompany一下科技秒拍微博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