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恐怖分子正在跨国行动,欧洲情报机构却仍各自为政

Adam Nossiter2016-03-25 01:06:51

由于缺乏有效集中的欧洲反恐机构,现在只能依靠成员国相互合作。然而他们只是偶尔合作。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巴黎电 — 如果需要证明欧洲情报部门未能共享并应对关于潜在恐怖分子的情报,在周三进行的对前一天布鲁塞尔恐怖袭击案中袭击者的识别无疑提供了又一力证。

至少有一名袭击者——易卜拉欣·巴克拉乌依(Ibrahimel-Bakraoui)——去年因有明显迹象表明他是圣战分子而被土耳其驱逐到荷兰。

周三在安卡拉(Ankara)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告诉记者:“尽管我们已经发出警告,说这个人是外国恐怖分子,但比利时政府却没有将其与恐怖主义联系起来。”

现在大家都很清楚,为伊斯兰国而战的恐怖分子无视边界进行跨国谋划、合作和实施恐怖活动。欧洲反恐面临一个日益紧迫的问题:它们也能这样做吗?

前景不容乐观。周三,人们再次呼吁建立一个能让各国有效共享情报的泛欧洲情报机构。欧洲议会议员再次在广播和报纸上指责各成员国之间协调不力。

然而,阻碍因素却像民族自豪感和官僚机构的自我保护一样普通,专家指出,即使在一个国家里面,情报搜集机构之间(比如仅在法国就有 33 家情报机构)也很难达成合作。

“难道独占情报不是情报机构的本性吗?”最近刚接管法国专门审核这些情报部门提出的监视请求的机构的让-玛丽·杜拉里(Jean-Marie Delarue)问道。

杜拉里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情报就是力量,在情报界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跨国合作可能会有助于阻止周二的袭击。埃尔多安周三表示,巴克拉乌依是比利时公民,因此荷兰和比利时政府都已接到他已经被土耳其驱逐出境的通知。

至于两国的情报机构是怎么利用这一消息、以及他们是否与对方或其它邻国分享了这一消息,目前暂时还不清楚。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欧洲各国之间缺乏合作不仅让布鲁塞尔深受其害,而且也导致了 11 月在巴黎的大屠杀未能被避免 。

巴黎恐怖袭击的策划者在欧洲来去自由,他们先在一个国家(比利时)策划袭击,然后在另一个国家(法国)实施袭击。然后利用欧盟的开放性再次偷渡出境。

“我们是欧盟团结的受害者,”杜拉里这样评论巴黎恐怖袭击案

“我们认为应该合作是必要的,”他补充说,“我们得靠其它国家提供消息,我们依赖于他们的情报。而且我认为比利时没有给我们提供准确的信息。”

前法国国外情报部门高官阿拉·朱耶(Alain Juillet)说,我们得到一个“重大教训”,我们应该“重新恢复边界,并建立更好的合作”。

他补充说:“我们有必要与比利时建立永久联络。”

但是,如果有着共同语言、共同漫长边境线和共同敌人的邻国都不能合作,那么还有谁可以呢?

在过去的 10 年里,欧洲大多数时候都有一个“反恐协调员”,但在最近的法国议会报告中,这一真相调查机构却被斥为“软弱的”,而且“没有实际行动能力”。

由于缺乏有效集中的欧洲反恐机构,现在只能依靠成员国相互合作。然而他们只是偶尔合作。

例如很多官员抱怨说,虽然有大量的数据库,但它们包含的信息要么是不完整的,要么很难获取。

申根信息系统(SIS,Schengen Information System)是一个包含犯罪嫌疑人监控记录的系统,但它没有得到大多数成员国的太多支持。上月的法国议会报告说,法国国内情报部门“是唯一一个定期更新数据库的机构”,并批评其他欧洲国家“提供的信息质量非常参差不齐”。

法国情报专家弗朗索瓦·埃斯伯格(François Heisbourg)说:“申根信息系统没有自动信息收集功能。”他说,欧洲讨论了十年,却连记录飞机旅客的乘客姓名这么一个小小的工具都没有建立起来。

此外根据议会报告,欧盟规定禁止使用申根信息系统在申根国家边界进行个人抽查。

比利时艾格蒙特研究所(Egmont Institute)反恐专家托马斯·雷纳德(Thomas Renard)说:“一方面大家公认必须进行合作,另一方面却缺乏不同机构能够互补的信心。”

他补充说:“每个人都知道我们需要共同努力,但当落到实处,他们会说,‘我们不能透露这条情报,因为我们仍在调查中。’”

情报极度匮乏的不只是申根信息系统的主数据库。

目前已知大约有 5000 名欧盟公民曾经前往伊拉克和叙利亚加入了伊斯兰国和其他组织。然而反恐协调员在最近的报告中指出,欧洲刑警组织(Europol)的数据库中“对于已证实的外国恐怖分子,欧盟成员国只录入了 2786 名”。

周三,德国国际和安全事务研究所(Germa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nd Security Affairs)的圭多·斯坦伯格(Guido Steinberg)告诉德国公共广播联盟(德广联,ARD)说:“我认为最大的问题在于欧洲的安全服务中各国的专业性程度不同。”

斯坦伯格说:“我们有很多设备精良的国家,比如法国和英国,也有稍弱一些的国家,如德国,还有一些完全业余的国家,如比利时。”

反恐协调员指出,我们还有一个包含了 90000 份指纹数据的欧洲数据库,但它目前还不能进行检索。

“我们必须在欧洲层面实现永久性交换,”与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私交甚密的欧洲议会议员埃尔马·布洛克(Elmar Brok)周三告诉德广联。

二月的法国议会报告沮丧地承认,如果不指明具体的恐怖袭击,系统“在传递信息时会有差异,如果他们能及时获取正确的信息,也许能抢先阻止巴黎恐怖袭击”。

11 月巴黎恐怖袭击案充分展示了跨境合作的失败。

前情报官员说,比利时在袭击之前显然不知道袭击的策划者、欧洲头号通缉犯之一、恐怖分子阿卜杜勒-哈米德·阿巴乌德(Abdelhamid Abaaoud)就在他们国内。

阿巴乌德甚至曾经在伊斯兰国杂志上、以及在对他的一位表亲吹嘘时说过,他在欧洲溜进溜出易如反掌。

“这些人偷越边境,甚至从未被发现过。” 法国国外情报部门前负责人朱耶说。

法国国内情报部门前负责人伯纳德·斯卡尔西尼(Bernard Squarcini)问:“国外情报机构向我们提供了什么,比利时情报机构向我们提供了什么?”

他说:“我们如果不组织起来,就将走向毁灭”。

翻译:熊猫译社 曾丹

题图版权:Daniel Berehulak/《纽约时报》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