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很久很久以前的颜色,被放进了哈佛艺术博物馆的小玻璃瓶里

陈思众 2016-03-25 15:30:01

连颜料也有故事,真好。

大概一百年以前,如果你要采集颜色,大概不是 iPhone 里随便打开一个画图软件这么简单,人们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方法才能提取出不同颜色。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环游世界,将他收集到的颜料都分装在一个个小玻璃瓶里,他意识到,这些颜料或许代表着某一段历史或是故事。他将它们保护起来,顺便作为鉴定画作的基础颜色。

图片来源:谷德设计网
Edward Waldo Forbes (右) 

图片来源:pinterest

这个人叫做 Edward Waldo Forbes,是福格艺术博物馆 1909 年到 1944 年的总监。该馆隶属于哈佛大学,不仅有米开朗基罗、毕加索等大师的艺术品作为馆藏,同时也从事古典艺术、文物修复、东方艺术、版画等领域的研究。

图片来源:FastcodesignColossal

这种把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颜料保存起来的想法,就是 Forbes 首先提出的,现在馆里的样品数已经达到了 2500 种不同的颜色,它们按照色系排列,被整齐地摆放在博物馆四楼一排排高高的架子上。

合成群青(Synthetic Ultramarine)

图片来源: Wikipedia

“这是 1826 年的一次试验结果。某种程度上来说,你可以将它比作是炼金。如此一来,当时的艺术家就不必再花重金购买从天然的青金石中提炼出来的群青颜料了。”

木乃伊棕(Mummy Brown)

图片来源:WikipediaFastcodesign

在这里,木乃伊并不是一个形容词,而是货真价实的从木乃伊身上提炼出来的颜料。这种棕色颜料由白色树脂、没药和碾碎的木乃伊提炼而成,从 17 世纪开始流行前,它还曾是一味药材。直到 1964 年,这种颜料才真正消失在市场上,据说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木乃伊供制造商提取颜料了。

龙血红(Dragon’s Blood)

图片来源:Wikipedia

这种名字很酷的颜料是用棕榈科植物 Daemonorops draco 渗出的红色树脂研磨成粉。也有一说是用龙血树(Dracaena angustifolia)的树脂制成的,因为这种树的树皮被割破时会自然流出红色的液体,因此而得名。

铬黄(Cadmium Yellow)

图片来源:tnartsupply

作为 19 世纪中叶被引进的材料,铬黄常被印象派画家所运用。

梵高的《向日葵》就用了这种浅铬黄色,据说由于浅铬黄受热或经年之后会变暗,现在的《向日葵》倒比当初的明亮的鲜黄色更有味道。

不过最为我们熟知的,大概还是 iPhone 自带的铬黄滤镜吧。

果红(Annatto)

图片来源:pinterest

胭脂树生长于热带地区,亚马逊河流域与西印度群岛的原住民取胭脂树的种子,拌合唾液,再用手掌搓揉,涂抹脸部、皮肤,做为身体的装饰,看起来就像涂上胭脂一般,因此得名。

胭脂虫红(Cochineal)

图片来源:DDW

“这种红色的染料来自于碾碎的甲壳虫,它还被相当广泛地应用于化妆品和食物中。”

现在,这些保存在馆内的 2500 多种颜料一般被用作科学鉴定画作的真假,通过颜料的特性来判断年代。当然,也有越来越多的合成颜料代替了它们,比如木乃伊棕......因此它们的存在,也是为了告诉我们,颜料也是有历史痕迹的。

题图来源:Fastcodesign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