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布鲁塞尔幸存者说,爆炸让他们立即想起巴黎恐怖袭击

Dan Bilefsky, James Kanter and Anita Raghavan2016-03-23 21:38:09

没有一个目击者表示自己此前能想到会发生恐怖袭击。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布鲁塞尔电 — 西蒙·奥康纳(Simon O’Connor)是欧盟委员会的一名官员,他停好自己的车,正准备走去机场的出境航站楼,然后飞赴罗马出差。萨洛梅·科尔沃(Salomé Corbo)是来自蒙特利尔的一名女演员,她当时正在加拿大航空公司的柜台前准备托运行李。埃劳恩·普劳德(Elouan Preaud)和妻子安吉丽娜·森特诺(Angelina Centeno)正在吃早饭,等待登上美国航空公司的飞机,然后前去森特诺女士的祖国哥伦比亚。

接着爆炸就发生了。

快到早上八点的时候,布鲁塞尔机场办理登机手续的区域发生了第一次爆炸。几秒钟后,第二次爆炸在靠近机场星巴克咖啡店的地方响起。

爆炸响起后,人们大声嘶吼着:“趴下,快趴下!”普劳德先生和怀有身孕的妻子便顺势扑倒在地。 第二次爆炸之后,他抬起头来看到一个巨大的风扇(空调机组的部件之一)就落在两人身边。爆炸之前,他们正在 Délifrance 吃饭,讨论着关于巴黎恐怖袭击犯罪嫌疑人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Salah Abdeslam)的问题。经历了四个月的全球围捕之后,上周五他刚刚在布鲁塞尔被警方逮捕

普劳德先生说:“十秒钟之内,一切都变了。那是一个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到处都是斑斑血迹。”

像其他目击者一样,科尔沃小姐也说第二次爆炸比第一次爆炸强度更大。

她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我感觉自己像是被气浪推着前进一般。人们都趴在地上,天花板的一部分也掉了下来。有一些受伤的人躺在地上,而我看到了一只在爆炸中被炸断的脚。”

欧盟委员会官员奥康纳先生形容说,他在从停车场前往航站楼的路上听到“隆隆两声沉闷的倒塌声”。

他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我看到航站楼的玻璃幕墙被爆炸炸了出去,很多焦虑不安的人四散而逃。有些人脸上沾有血迹,还有些受伤的人躺在航站楼外面的地上。你永远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画面。”

周二,一名私人安保人员在布鲁塞尔的 Maelbeek 地铁站外帮助一位受伤妇女。图片版权:Michael Villa/法新社- Getty Images

早高峰刚过,布鲁塞尔市中心大约七英里之外的地铁也发生了爆炸。上午九点十一分,Maelbeek 地铁站内拥挤的人群遭遇了炸弹袭击。此时,医护人员、警察和其他处理紧急情况的工作人员都还在机场疏散成百上千的旅客,护送受伤的人们前去医院接受治疗。

31 岁的布莱恩·卡罗尔(Brian Carroll)是来自华盛顿的通讯系统顾问,他当时正乘坐地铁前去参加召开于布鲁塞尔市中心的一场会议。他说:“我乘坐的地铁正在驶入 Maelbeek 地铁站。突然之间,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了起来。到底都是浓烟,所有人卧倒在地。人们惊声尖叫,大声哭喊。我当时趴在地上不敢动。”

他接着说:“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们被恐怖分子袭击了’。据我所知,有一个持枪男子在车厢之间穿梭,不断向人群开枪。”

几分钟后,卡罗尔先生撬开了一扇地铁车厢门。他回忆道:“我告诉自己‘我必须离开车厢。’我朝着出口狂奔,路上发现满世界都是烟雾和尘土。爆炸把玻璃炸得到处都是。我当时好像跑过一团尘烟一样。”

他最终在新欧盟总部大厦(Berlaymont)附近遇到了自己的一个朋友。新欧盟总部大厦是欧盟执行部门欧盟委员会的总部。他说:“我有点站不稳,但没有受伤。”

机场航站楼和地铁站都成了屠杀现场。昨天晚间官方表示,大约有 10 人在机场爆炸中丧生,而地铁站爆炸则夺走了大约 20 人的生命。与此同时,还有 200 多人在恐怖袭击中受伤。官方警告称,恐怖袭击导致的遇难者数量还可能继续增加。

采访了的十几个目击者后,我们发现他们对一个问题的看法出奇地一致:没有一个目击者表示自己此前能想到会发生恐怖袭击。爆炸发生后,所有人都说他们立即想到了恐怖袭击,尤其是去年 11 月 13 日发生在巴黎和巴黎附近的那场恐怖袭击。恐怖分子主要在布鲁塞尔完成了巴黎恐怖袭击的策划,最后共造成 130 人丧生。

游客约翰尼·侯登艾肯(Johannie Hoedenaeken)说:“看到持枪分子出现后,我们都很惊恐。这和巴黎发生的恐怖袭击一样。我当时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像普劳德先生和森特诺女士一样,机场爆炸发生时他也在 Délifrance 吃饭。

卡罗尔先生从华盛顿前来布鲁塞尔是为了进行访问。他说自己一直留心关于比利时政府松散式管辖治理的新闻报道,也很关心该国政府对巴黎恐怖袭击的回应。

他说:“比利时政府的松散式管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全世界都在关注他们。我们都怀疑比利时政府是否能够处理好这样的局面。这个国家内存在太多个相互之间存在矛盾的语系,警察也不能很好地进行合作。”

但是在爆炸引发的混乱里,我们还是能看到乐于助人的利他主义行为。

伊拉里亚·鲁吉安诺(Ilaria Ruggiano)与自己的母亲以及其他五人在布鲁塞尔旅游。她说:“一个孩子从爆炸现场冲出来,身上流了很多血。我想用纸巾帮他止血,但是根本止不住。”

演员科尔沃小姐称,一位安保人员护送她和其他旅客前往了停机坪上的安全区域。

她说:“在恐怖弥漫的爆炸现场,有很多充满人道主义色彩的行为。有人给我们送来水喝。我当时很饿,一个陌生人给了我一些坚果充饥。人们都在互相帮助。”

即便余魂未定,人们还是设法去警告或者保护其他人。

爆炸发生时,穆拉特·尤尔尼麦斯(Murat Ueranuez)正在机场航站楼对面喜来登酒店的餐厅内上班,为一个欺诈审查师(fraud examiners)会议做准备。他说:“一位哭泣的女士大声用法语向我叫喊着什么。她非常恐慌。我告诉她,‘对不起,我不会说法语。’她便用带着浓重口音的英语和我交谈。她说‘不要出去,不要到外面去。有爆炸发生。’她边喊边哭,明显还处于爆炸带来的震惊之中。”

昨天晚间早些时候,比利时政府官员发布了一份监控摄像拍下的照片,照片中有三名男子。他说其中两个是自杀性袭击者,而他们目前正在追捕照片中的第三个男子。这名男子身上可能也携带了炸弹,但是未能成功引爆。照片中的三人看上去都很镇静。像很多恐怖袭击的遇难者一样,他们也推着机场的行李推车。

翻译:康平

题图来自 视觉中国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