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两三千元一双的脏球鞋,为什么也能流行起来?

马梦涵 2016-03-21 18:52:50

“那种毫不费力的chic”,买这鞋的人心里想的是这些么?

最近,很可能你也被韩剧《太阳的后裔》刷了屏,微博上热度高居不下,所有的微信公众号也基本都用这个梗做了标题(有的还不止用一次)。

这样一部剧里,男女主在医院初次相遇的情节,就给了男主角宋仲基的球鞋一个大特写——你知道,热门韩剧里主角同款总是会快速流行起来——不仔细看,像是绿尾的 Stan Smith 或是匡威穿太久变脏了,但是因为看脸的缘故而“脏得很好看”。

但实际上这是意大利品牌 Golden Goose Deluxe Brand(GGDB)的“特产”。这种买回来就自带灰和磨损痕迹的“脏鞋”,售价四五百美元一双,也就是要花上 2500-3500 块人民币,才能入手这么一双脏得可能你妈会帮你扔掉的鞋。

而且这也不是 GGDB 第一次在韩剧里亮相了,2014 年的韩剧《匹诺曹》,男主角李钟硕连拍摄全剧海报都穿了一双;《太阳的后裔》上线前,占据热门话题的《奶酪陷阱》女主角也是穿过好几次。

《匹诺曹》海报

在街拍里,这双鞋更常见。近日刚刚成为 Instagram 上粉丝最多的名人赛琳娜(Selena Gomez)、裘德·洛(Jude Law)、《钢铁侠》女主角格温妮丝(Gwyneth Paltrow)、王菲、木村拓哉和几乎所有一线韩星——金秀贤、林允儿、李敏镐(包括上文提到的几位韩剧主角在内)等等,私下都常穿着。

GGDB 2014 年销售额达到 4800 万欧元,与 2013 年同期相比上涨了 60%,2015 年也预计有 49% 的销售额增长。

一直都有“脏的才好看”说法的匡威,2013 年还推出过脏兮兮的限量版,平时三四十美元一双的帆布鞋,这双要 310 美元。

2015 年 1 月,Saint Laurent 2016 春夏季的秀场上也推出了带有污渍的白球鞋。

2015年 3 月,匡威,“Made By You.” 也以此作过营销活动,纽约的 Flatiron Plaza 广场上开始面向公众开放的展览,把来自艺术家、歌手和消费者们穿了很久的脏球鞋上升到了艺术的层面。

在试图分析为什么“脏鞋”会成为一种时尚之前,还是来介绍下 GGDB 这个品牌,以及除了这个噱头以外的东西。

这是个由威尼斯的夫妻档 Alessandro Gallo 和 Francesca Rinaldo 早在 2000 年创建的品牌,出于对球鞋、时装和艺术共同的热爱,二人希望设计一些符合自己穿衣风格的产品。如果你看到其中丈夫的打扮,便会对这个品牌的 DNA 略知一二——有点长的头发乱糟糟的、留着络腮胡,穿着也是牛仔、皮衣、机车夹克为主——看起来是追求不修边幅的那种酷。

 左一:Alessandro Gallo

右: Alessandro Gallo

而 GGDB 的球鞋都是在意大利威尼斯制作,就拿宋仲基穿过的那双 Super Star 系列来说,柔软皮质构成的鞋身和绒面的鞋头,加上意大利制鞋的工艺,不管是轮廓还是缝线这样的细节都是它值钱的理由,在舒适度和质感方面也获得一致好评。

目前生产的款式中,帆布和皮质的球鞋都是高低帮兼有,也有无鞋带的一脚蹬、跑鞋形状的。鞋的一侧往往都点缀一颗缺了一角的五角星,缺角的大小和星星的大小、材质、颜色、位置都很随意,但正是这种随意的形式,反而更有辨识度。

再来说说做旧的事。据悉, GGDB 的鞋想要实现穿过的痕迹都是手工来的,所以每一双都脏的独一无二,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好笑——以前你会搜索“如何洗干净我的鞋”,而有了这种趋势出现之后,你搜的就该是“如何让鞋脏得自然”。

Net-a-Porter 的全球采购业务副总裁 Sarah Rutson 在接受 Yahoo Style 采访时谈到选择“脏鞋”的理由:“这种特殊的球鞋从一众小白鞋里脱颖而出,因为独特的复古效果。每一双都是手工刷洗和打蜡,以达到适度的穿着和磨损后的感觉。过去两季,我们见过太多双崭新的闪闪发光的小白鞋,而这种新的方式展现的新风格,看起来像是你最爱的一双旧鞋、没办法不穿。这让一切看起来更有型更珍贵,当然也舒适。“

就像有首歌《你的背包》唱的一样,“那个背包,载满纪念品和患难,还有摩擦留下来的图案”。球鞋也是,你穿着它走过千山万水,留下岁月的痕迹,看起来你“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但有的人肯定要问,即使走过千山万水,鞋脏了可以刷、刷不干净可以换,脏兮兮的是否有点不体面?

这其实是时尚的惯用“伎俩”,就像有个词叫做“海洛因时尚(Heroin chic)”,20 世纪末,时尚界有很多“假扮前卫”来吸引大众购买的设计,为了吸引注意力,而选择与传统审美完全相反的立场,用肮脏掩盖魅力。20 世纪 80 年代,日本设计师川久保玲就通过“故意破坏”机器来生产带有瑕疵的布料,再风干日晒很多天。

《时尚的哲学》一书中也写到:“当‘街头’元素被吸纳进高级时装之中,被时装设计师以某种神奇的方式改造之后,它已经不再是简单的‘街头’风格,而且它的价格贵了几百倍。经过设计师的魔术改造,街头服装中肮脏的东西已经不再是正常的污秽。污秽只是装饰,不允许有真正的污秽存在。“

做旧这件事由来已久,复古的皮鞋有做旧工艺,让原本锃亮的皮鞋不那么严肃,还多了些装饰性的细节。

而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很早之前也不被理解的“破洞牛仔”,同属于买回来你妈妈会帮你洗了帮你补上或者帮你扔掉的角色。

原本是做苦力的工人们长时间穿着而让牛仔裤呈现的部分发白、拉丝和破洞,演变到今天成为随处可见的时尚产物。人们研究出酸洗、砂洗、打磨等等各种专门破坏牛仔裤的方式,而很多人愿意以此付出高价购买。和花钱买一双做旧了的球鞋不就是一个道理。

值得注意的是,与那个 emoji 竞争 “2015 年度词汇”的候选名单里,有这么一个词 lumbersexual,是 lumberjack (伐木工人)和 metrosexual(都市型男)的混合。就可以用来形容 GGDB 创始人之一 Alessandro Gallo 的风格。

假如型男分为两种,一种是精致优雅、光彩照人的,那截然相反的另一种,就应该是 lumbersexual,“假装”不修边幅。可能胡子拉碴、穿格子花呢衫、头发也挺乱。有被认作流浪汉的危险,其中显示的就是不羁、嘻哈和阳刚之气。暗示一种粗糙的户外生活方式。这种审美里,一双“脏鞋”实在太应景。同样合衬的还有 boyfriend 风的牛仔、摇滚气质的皮衣、与“流浪”始终紧密联系的波西米亚风情。

运动休闲风高烧不退,人们又越来越追求个性化,加上各国“潮人”、明星的名人同款效应,尤其是韩剧的强大文化输出,和社交媒体的迅速传播。这样的“脏鞋”就这么走红了。

话说回来,对于很多不买纯白鞋子和衣服的人来说,可能是因为不好保养,担心变脏之后太难看。但起码这么一双本来就“脏”的鞋,买回来之后不用小心翼翼,穿久了也不会大变样,可能也挺吸引人。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