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24 岁的她,是如何成为 Instagram 健身明星的

Courtney Rubin2016-03-21 15:30:01

“如果你对自己感觉良好,就不会介意去帮助别人,让他们也对自己感觉良好。”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凯拉·叶钦斯(Kayla Itsines)是目前 Instagram 上最闪亮的健身之星,而她几乎可以说是从出生就开始为这一头衔接受着训练。当她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如果想要去朋友家、操场或沙滩等任何地方,她的父亲都会让她先做点什么,比如 10 个俯卧撑或 40 个仰卧起坐。

24 岁的私人健身教练凯拉·叶钦斯来自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她并没有觉得父亲的做法有何奇怪之处。她的父亲是一名教师和健身爱好者。她很开心地讲起这个故事,并反复说自己的父亲是“最棒的”。她还补充道,自己也从不被允许玩 Xbox 或其他任何类型的游戏机,因为她的父母都希望她能待在户外并尽情奔跑。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头脑中就有了要保持身材这一概念,” 叶钦斯说道。她从很小开始就打起了篮球。“我没有什么悲情故事。我身材很棒,我在一个美丽的地方和一个超赞的家庭里长大。”

此时她正在拜访纽约,目的是为了给自己的一些粉丝带来惊喜。坐在 W 酒店中,她花了整整七分钟津津乐道于自己的男朋友兼生意伙伴托比亚斯·皮尔斯(Tobias Pearce)。大约三年前,她(通过 Facebook 的帮助)在健身房遇见了他,现在她每一次出差他都陪着。

叶钦斯的生活就像田园诗般美好,但不同于社交媒体上的大部分人,她很少展现这一点。相反,在她已有至少 460 万粉丝的 Instagram 帐户上,她的动态消息里满是励志名言、傻傻的网络抒情小卡片(“真希望能给我的宠物发短信啊”之类)和自己的腹肌照片,而她对于六块腹肌的定义,犀利到可以直插你的心脏。

最重要的是,还经常有那些在追随她的 28 分钟高强度训练后,完成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大变身的粉丝照片。她的这套训练教程最初于 2014 年面世,冠名以《比基尼身材指南》(Bikini Body Guide, 在社交媒体上更以标签 #bbg 被熟知),是一套售价约 50 美元的电子书。

她唯一的任性之处,就是给自己的两条西伯利亚哈士奇拍照和打扫卫生,她也指出,自己发的那条戴森吸尘器的消息并非广告。然而女人们,尤其是 30 以下的那些女人们简直为她痴狂。(她的粉丝中包括演员艾莉森·威廉姆斯[Allison Williams]和模特坎蒂丝·史汪尼普[Candice Swanepoel]。)

在 Instagram 上,带有标签 #kaylaitsines 的消息有近 140 万条。另外还有 #thekaylamovement(1047385 条),#kaylasarmy (1070542 条),#deathbykayla (413861 条),#bbg(2814016 条), #bbggirls(1002222 条)和其他至少 6 个和她有关的热门标签。

从大学辍学成为私人健身教练的凯拉·叶钦斯最近到访纽约,来给自己的一些粉丝制造惊喜。图片版权:Hilary Swift/《纽约时报》

女性们纷纷晒出自己身着比基尼或内衣的健身成果照片(叶钦斯并不相信体重计,她的粉丝也很少会“掉秤”)。她们也晒写有“I <3 BBG”(意为“我爱 BBG”,译注)的车牌照片、涂着 #BBG 的凝胶美甲,以及绑着高马尾(叶钦斯的标志性发型)做深蹲的女孩照片。

一些 Instagram 的用户名时常带有 bbg:erica_bbg,lizbet_bbg,Danielle.bbg 和 ruby_does_bbg 等。去年夏天,当叶钦斯现身世界巡回免费训练营时(超过 2000 名女性参加了纽约的那场),参与者们纷纷尖叫并大喊(有视频为证),其分贝值足以媲美男生团体演唱会现场。

女性是如此迷恋她,甚至会滚动翻看她的动态消息,一直到最早的一条。那是她在 2012 年 8 月 28 日发布的。她们像跑完一场马拉松一样,上气不接下气地给这张照片留言:“在看完了两千多张照片之后,终于来到了第一张照片!”以及,“讲真,我花了大概十分钟才翻到这里。”

2014 年的某一个节奏舒缓的工作日,来自纽约州白原市(White Plains)的 24 岁的亚历克斯·西格尔(Alex Siegel)无意中发现了叶钦斯。自此,她彻头彻尾地投入了进去,甚至虽然身为某烈酒公司的社交媒体专员,她还是戒了酒(叶钦斯不喝酒,并把酒精称为“毒药”)。

“你关注她一天,就会想成为下一个被她贴出来的获得了惊人进步的人,” 西格尔说道。针对叶钦斯的个人魅力,她说:“我觉得她真的很淡然。她不追求那些名人光环。不像凯莉·詹娜(Kylie Jenner,美国真人秀女星,译注)那种“看这是我的美甲,这是我的车,这是我的口红”。关于她的一切都很真。”

然而,叶钦斯的这种看起来很真的邻家女孩形象是处于严格把控之中的。通过健身指南、泡沫轴和水壶的销售,再加上最近发布的手机应用,几乎可以肯定,她比一般的 24 岁的年轻人(或者是任何年龄的普通人)要富有得多,但她现在连自己的公司除了她和皮尔斯以外有多少位雇员都拒绝透露。(当初是皮尔斯在看到社交媒体对她晒出的客户变身照片的反应后,才鼓励她出了自己的健身指南。)

她的公司至少有两名公关,在采访期间总有其中一人或是两人均在场,这或许能够解释为什么叶钦斯都无法就有关她的最大的误解给出回答。

“我从不口是心非,也不做自己不该做的事,”她说道,语气像覆盆子茶一样甜美,这也是她在嗜甜的时候偶尔会喝的东西。

从叶钦斯的 Instagram 帐户,你几乎不可能看出她的房子内部是什么样子。粉丝从来看不到她的车,甚至连她吃的东西的照片都很稀少。相反,她经常发一些精美的切成块儿的水果的照片,甚至不一定是她拍的,但都小心翼翼地避开了那些稀有的水果品种。

“如果我发的是百香果、木瓜和芒果的照片,或者是我在澳大利亚盛夏的海滩,而你正处于纽约的寒冬,你看着照片会想,我没有这些东西,我没有感到被激励,我不要再关注她了,” 叶钦斯说道。她读了一年大学以后,便辍学成为了认证私人健身教练。

她的腹肌照片可以说是她贴的所有东西里唯一会让人产生自卑感的东西。在这些照片里,她很少露脸,一般只展现躺在床上或地板上的身体。

“我不是那种,你知道嘛,‘自拍一个!’的那种人” 叶钦斯一边说,一边嘟起嘴假装在拍照。“如果你对自己感觉良好,就不会介意去帮助别人,让他们也对自己感觉良好。我对自己非常自信,所以不需要一直晒我,我,我,我,我。”

说这番话时,她抬高了声音、身体前倾、双手压在沙发上,好像就要因为激动而跳起来。她戴着一块玫瑰金的 Apple Watch,穿着白色的、而且白得简直像荧光灯一样的耐克鞋和袜子,然而她还是指出了自己右鞋鞋舌上一块根本看不见的污迹,表示她差点儿因为这个而没穿这双鞋出来。

看起来,在她的 Instagram 动态中没有什么可以反对的东西,但是为黑而黑的人当然也永远存在。

首先是《比基尼身材指南》这个名字。批评者认为,这暗示了只有唯一一种身材可以穿比基尼,也就是她的身材。(在无数次对记者解释“比基尼身材”对她而言仅仅是“自信”的同义词后,叶钦斯最后还是放弃了争辩,把自己的应用命名为了无可辩驳的“和凯拉一起流汗”[Sweat With Kayla]。)

其次,叶钦斯在去年起诉了一名自称“香蕉女孩 Freelee”(Freelee the Banana Girl)的生素食主义专家,起因是后者在 YouTube 发表视频,声称叶钦斯开出卡路里含量仅为 1400 至 1600 的食谱来叫粉丝饿肚子。这些视频的影响不断扩散,引发了在叶钦斯和她粉丝的帐号下的评论大战。

叶钦斯表示自己并不在意别人怎么说她,如她所言:“你看得出来,我没有讲什么悲情故事。”她只在意会对自己的粉丝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我们不想让女性感到失去动力,”她说。“女孩子们哭着来找我说,看,别人这样说我们,真的让我们很难过。我们明明只是无名小辈。我们受不了这些。”根据庭外和解的条件,香蕉女孩必须道歉并撤下相关视频。

叶钦斯不愿纠缠此事,也是因为工作太多了。“但我的工作可以说很有趣,”她很快补充道。“不是说,呃,我坐在笔记本电脑前工作。比如我可以到处旅行、拍照、拍摄训练视频、遛狗。”当不在工作的时候——虽然她说几乎不存在这种时候——她和皮尔斯会和她的家人共度时光。“我们有时候会看看电视吧,”停顿了一下之后,她说道。

夜深了,一天的工作已尽数完成,叶钦斯和皮尔斯挤出时间去游览了一趟洛克菲勒中心。他们就像其他的年轻情侣一样在观光,只是有两名公关人员在陪同。当他们想拍一张合影时,中心的灯光灭了,没拍好。然而你在 Instagram 上完全找不着这张令人失望的照片的踪迹。相反地,叶钦斯贴了一张自己的腹肌,看起来甚至比平时那些更加轮廓分明。归根结底,她没有悲情的故事。

翻译:熊猫译社 Ariel Yang

题图版权:Hilary Swift/《纽约时报》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